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三十六章:海客与元宵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这就有些明知故问了,贾环说了声:“是孙兄呀,进来吧!”说着贾环起身到了中堂。

    孙四方这时己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深红绣金福字袍,头上却戴着烟色的四方巾,可能是过年的缘故,胖胖的脸上油光又亮了一层。

    “这人什么审美观点呀!真是怎么俗气怎么打扮!”贾环心里暗笑着。

    而在这时孙四方身后人影一晃,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从孙四方背后闪了出来。

    年青人穿着一身玄色锦袍,身材瘦屑,脸若刀削,双目炯炯有神,整体给人的感觉干练而刚毅。

    “怎么还带了个人来?”

    贾环一边想着,一边举起宽大的袖子,拱了拱手,说道:“孙兄新年好呀!”

    “拖三爷的福,今年过的不错!”

    孙四方满脸堆笑,头微微一低,宽大的袖子聚过了头顶,竟遮住了头部!

    “这里的衣服实在是废料呀!那拿到这就是绸布行业兴盛的原因!”

    贾环愕然愣了一下,猛的想起了前世女士们窄窄的包臀裙,虽然尽显自然美,但却只用少许几片布!

    寒暄了几句,分主宾落座,如意端上了茶。

    然后孙四方便介绍起来客。来客福建人,名郑行,用孙四方的话说是一名海客,来这儿却是因为手下有一批香料想出手,因此想到贾环这里做个广告。

    “三爷,不知可否借贵宝地一用,我这货物占不了多少空间!时候必有后报!”

    郑行的京话半生不熟,说的别别扭扭,但贾环以前走南闯北还是听得懂的,他点了点头,说道:“可以!”

    “多谢三爷!只是我在这里没有铺子,因此在做广告时,可不可以写上来贵宝铺联系我!嘿嘿,只是还要三爷提供一间房子!”

    说完,可能是感觉不好意思,郑行又‘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双目炯炯有神的瞧着贾环。

    贾环听了却是心中一亮:“这是要把我这当场商品交易中心了!哦,这条路子不错,来货仓储,旅社、饭店,信息发布,真是潮流推人进呀!这是需要的地方大了些,城外倒是可以……倒是要谢谢这人的启世!”

    一瞬间贾环心思百转,越想便越觉得此事大为可行。因此他笑着答道:“来着是客,我怎会退却,我这印房西侧到有两间空房,郑大哥不嫌寒酸,我教伙计收拾下就是,只是还望郑大哥将南方的朋友介绍过来。”

    “三爷,真是高义!”

    郑行刚毅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起身,向贾环弯腰长鞠了一礼。贾环也急忙起身回礼。

    再次落座后,孙四方却在旁叹道:“三爷真乃高人也!不但精通经济文章,而且性情又如此大义,飞黄腾达指日可待也!”

    孙四方摇头晃脑,拽文嚼字,奈何一副粗俗样,看的贾环两难,他急忙摆了摆手,说道:“孙兄谬赞了。”

    “哈哈,这倒是没有!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衫,独上兰舟,三爷好才情呀!”

    贾环愕然一怔,没想到这‘一剪梅’竟会从孙四方嘴里唱出。但随即明白了,这一定是从贾府流传出去的,在这个娱乐极少的年代,这曲子如此优美,又带有流行的元素,朗朗上口,一旦传出自然成野火燎原之势。

    “孙兄谬赞了!这词不是我写的!”贾环再次无可奈何摆了摆手。

    “呵呵,三爷藏拙了!贵府里也是这么流传的,到让他人议论纷纷,不过,哈哈,贵府里除了你,谁还有这等才思!”

    孙四方笑声里有些有些得意,一副我已看穿一切的表情。他已被贾环的传单所折服,更对传单里的连环组合推崇备至,所以推而广之……

    说真话竟然没人相信,贾环也真的是无语了!

    而见贾环不出声,孙四方更加肯定自己看穿了一切,他向前探了探身子,笑道:“三爷,在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三爷成全!”

    “哦,孙大哥客气了,有什么事真说。”贾环放下了茶盏。

    孙四方刻意结交,这段时间两人已经很熟了,他倒是不好推却。

    “这个,嘿嘿……”

    孙四方脸色微微一红,说道:“那日我去怡红院,偶然见到李诗诗一面,惊为天人,仰慕不己。十五灯会在即,届时青楼各院将举行诗词大会,还请三爷为她赋词一首,我再送些花红,助她夺魁,到时我俩就能得她招待,哎!这等美人,若能单独得她招侍,听她一曲,死也甘愿!还望三爷助我!”

    “我靠,这里也有忠粉呀!”

    望着孙四方痴痴的带着恳求的脸,贾环突然想起了网红与粉丝,以及粉丝对网红的疯狂,一掷千金。

    “帮还是不帮?”

    贾环沉思了一下,又细细思索诗词大会的来历。

    哪知可能是以前‘贾环’年龄小的缘故,脑中并没有这方面的信息,有的只是热闹,舞龙舞狮,灯花俱放,锣鼓喧天,摩肩擦踵,万民同乐!

    “这个,还请孙大哥讲讲这诗词大会是怎么回事?”

    “啊!三爷竟不知道!”

    孙四方胖胖的脑袋往后一缩,他先愕然了一下。

    但随即揄揶的笑道:“我倒是忘了,三爷这年龄!哈哈,这诗词大会也叫诗会或词会,是这么回事……”

    ……

    原来这诗词大会很早就有了,正月十五闹元宵,元宵之夜是年的最后一夜,也是年的高潮。

    起先这一天为了热闹,也为了拉客,便在这一天在院外搭个棚子,让院中最漂亮的请馆歌舞,慢慢地各院就有比较的意思。

    而各大达官贵人附庸风雅,对有喜爱的自然打赏,然后得一番招待,显其名流姿态;而其中又有文人自然词赋一曲,一来传唱得文名;二来得美人青昧。

    所以这事得名的得名、得钱的得钱,对各方都有好处!

    只是这事在京都,不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名士骚人都有了党争之嫌!士林、勋贵;东林、浙党、晋党、鲁党彼此之间都暗中较劲,都想压对方一头,让对方灰头土脸。有时各方甚至不惜请名士助阵。

    听完这些,贾环沉吟了起来。对于诗词一事,作为一名本科生,他脑中名篇是颇多的。但该不该亮出来却是一个问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