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三十二章:匕现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初七,立春,空气里有了些暖意,飞檐上的冰溜开始往下滴水,在阳光的照射下五彩缤纷。

    街道上人来人往,大多数是闲散的,只是比以往多了些,人流挤了些。

    贾环到了后院刚坐下,韩山就来了。或许是新年的缘故,他穿了一身崭新的棉袍,头上的玄色四方巾也是嵌新的,不过整个人看上去还是像张嵌新的烟白照片。

    “三爷,我打听出来了,‘兴必隆’的掌柜说钱海来找他了,说‘瑞丝祥’东家谢思贤定在初九也做承接广告业务,想请他捧个场!”

    韩山一边说着,一边随意的拱了拱手,多日的相处,他己经感觉到贾环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

    “初九?”

    贾环反问了一句,他没想到什么谢思贤的动作意然这么快,竟然连十五都等不到。

    但转而一想,商场本来就是求快,瞬息万变。如此一想心里也就释然了。

    “是的,三爷!”韩山又肯定了一句。

    “哦,我知道了。”

    贾环端起了茶杯,心中却想:“你定在初九,我也在初九吧!大家热闹一场!”

    见贾环举杯,韩山告退。

    随后,贾环温书。

    ……

    下午贾环还是像以往一样,早早的回去了。

    到了房里,贾环就铺开了一张宣纸,拿起了毛笔。

    晴雯她们以为贾环要练字呢,谁知却见贾环却迟迟没有下笔,而且拿的还是小号的毛笔。

    “他要干什么呢?”

    晴雯侧了下头,想看贾环的表情。不知为何,越是接触,晴雯便越感觉贾环与贾宝玉十分不同。

    他不像宝玉常与女孩子说笑,说些可心的话儿,当然偶尔也会说两句玩笑;更不会腻在女孩儿身边吃胭脂。

    他只是淡淡的、平常的认真做事!

    “他好像很有男子汉味道哟!”

    晴雯倚在床柜旁默默的想着,不知怎得,想到贾环并不与她谈笑,她的心里掠过一层淡淡的失落。

    而就在这时,外面走廊传来‘扑扑’的跺脚声,“有人来了!”晴雯急忙站直了身子,而贾环听到声音也放下了笔。

    随后帘子一掀,却是彩霞。她也穿着一见崭新的粉红绣荷百褶裙,外面套了件葱绿丝绸小夹袄,找你个人看起来十分清秀,只是素洁的瓜子脸上修长的黛眉微微蹙着,仿佛带着淡淡的焦虑。

    进了屋子,彩霞径直走到贾环声旁,细长高挑的身子微微一顿,随即说道:“三爷,夫人让你过去一趟!”

    “哦。”

    贾环愣了一下,自从焦大事件后,王夫人还没找过他,这突然的邀请,让贾环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这么快又要有所动作了?我没出什么纰漏呀?”

    贾环一边自疑着,一边问道:“彩霞,你可知道夫人找我是什么事?”

    “三爷,我也不知道,不过琏二奶奶也在那里,你要小心!”说着,彩霞脸上浮出一层忧虑。

    “哦。”

    听到这话贾环心里也是一沉,这王熙凤可不像王夫人那么简单,王夫人实际上是很蠢的,只会一些拿捏、打击人的上不了台面的手段,但王熙凤却不同,她思维清晰、逻辑严密,不但有手腕,而且还有谋略,这一点从她毒设相思局,害死贾瑞就可以明显看出来。

    “三爷,走吧,你到时小心便是!哎!”

    听着彩霞无可奈何的叹息,望着眼前娇俏的人儿,知道她的心思,不知为何心里感觉古古怪怪的,而在古怪中却有一点怜惜。

    “嗯!走吧!”

    贾环一边答应着,一边站起了身,而晴雯早已拿起了白狐大氅,但走到彩霞身边是,轻巧的鼻翼却微微翕动了一下,‘哼’了一声。

    ……

    墙头,房顶的璃瓦不断有水滴滴下,像一颗颗小石头,没入贾环的心湖,让他的心涟漪不断……

    “王熙凤在哪里干什么?我没得罪她呀?难道是……”

    贾环想到这里,心里悚然一惊,他突然想起了王熙凤爱财如命的性格,为了钱,她甚至不惜违法,从她放印子钱就可以看出,到后期更是为了钱而收人贿赂,替人办事。

    “难道他们是想合伙谋夺我的印社?”贾环猛地停住了脚步。

    “三爷你不用怕,要是她们罚你,我就悄悄告诉老爷去!”

    听贾环停下脚步,彩霞转过了身,娇小的嘴唇紧咬着,一脸坚毅的安慰道。

    贾环心里有些感动,他摇了摇头,说道:“没事,他们奈何不了我!”

    “哟,三爷真是涨本事了,也涨胆了!”

    彩霞明眸流转,无限少女情怀却在一转之间乍现。

    贾环看的一呆,而彩霞见贾环的样子立刻飞红扑面,娇嗔的一转头说道:“走吧!到时候再看!”

    王夫人的房子,是五间上房,琉璃明瓦,飞檐斗拱,下面雕梁画柱,巍峨壮观。从模模糊糊的记忆里,贾环想起以前的贾环在八岁之前,王夫人也做做样子,经常把他带在身边,当然这样做也方便‘管教’他。以至于后来贾环见了她如老鼠见猫,性格也变得扭曲、胆小、猥琐。

    但在八岁以后,贾环就有了自己的屋子,除了晨昏定省,一般也就不在她身边了。

    来到房子高高的门槛前,靠近朱红大门的西侧,贾环弯腰拱手道:“孩儿拜见母亲,母亲安。”

    话音刚落,就听里面传来一阵清丽而爽朗的笑声:“哟,环兄弟呀,进来吧,姑妈正等你呢!”

    贾环跨步而入,迎面左右是各四把金丝楠木椅子,上面铺着银红撒花椅搭,最上方则是一张烟檀八仙桌子,左右两把太师椅,上面怪着一副松下问道图,左右的额对联则是: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东侧是一个烟檀框的云母屏风,屏风上画着一枝红艳艳的腊梅。而在屏后后面隐隐卓卓的有人影晃动。

    “来里面吧!“

    屏风后面响起了往夫人沉稳而略带阴柔的声音。

    “孩儿遵命!”贾环答应了一声,我那个里面走去。

    里面地面铺着猩红的洋毯,迎面东南角是一对高几,几上茗碗瓶花具备;东北侧则是一个红漆小几,小计上放着一个小鼎。

    正中间则是一个青铜火盆,或是正旺,火盆的正南这是一个贵妃榻,王夫人和王熙凤正坐在上面。他们的而左右则是金钏儿、银钏儿、平儿、赵姨娘、周姨娘等则分左右站在两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