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二十六章:竖子可恶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张如松只好吞吞吐吐的把昨日的事说了一遍,随即又赶紧说着可以亡羊补牢。朱玉初怜他劳苦功高,也就没说什么。而对于是不是需要见贤思齐,朱玉初感觉贾环太过狡猾,最后决定看看再讲。

    而于此同时,在‘瑞丝祥’的掌柜房里,书桌上,谢思贤的面前也摆着一大一小的两张纸。

    大的自然是贾环的那张京都商讯,而小的却是谢思贤自印的传单。

    谢思贤双手拿着商讯,从第一眼起,他的手就不由得抖了起来,阴柔而白暂的脸上渐渐的浮起了青气……

    站在书桌右下角,赵奉噤若寒蝉,他自然明白纸张‘刷刷’作响的原因:刚花三百两买了个印社,刚印出第一份传单,刚印上‘承接印刷传单’业务……

    本来还有捞回点本呢,可现在传单己经落后了,所有业务都让人包了饺子!在这一块可谓是血本无归……

    “竖子可恶!”

    当看到最后一行承接广告业务时,谢思贤再也难忍心中怒气,‘啪’的一声,拍案而起。

    随后谢思贤倒背着手,在书桌前气喘吁吁的兜起了圈子。不知怎的,再看到书桌上两张一小一大的纸,他仿佛看到了嘲笑。

    随后,他猛地伸出手来,把大纸一握,三下二下捏成了一个团,狠狠的摔在了脚下。

    盛怒之间,所谓的温文尔雅顿时灰飞烟灭!

    见此,赵奉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过了半天,谢思贤才长长的喘了一口气,弯腰把地上揉成一团的纸拾了起来,咬着牙说道:“你回头按他这个做!”

    “可是,可是少爷,我们上哪找这么多商家呀?”赵奉眼光嘘嘘,硬着头皮说道。

    商场消息灵通,贾环的印社又先大张旗鼓,想做广告的几乎都去了贾环那里,赵奉实在不知该怎么彷!

    “你先请几家相熟的掌柜谈谈,实在不行咱们先免费替他们做阵子,以后再将他们收拢过来!”

    谢思贤说着,在大纸上狠狠的敲了敲。

    “这,这倒也是个法子,还是少爷聪……”

    见谢思贤步步紧随,虽然是挖墙角儿,但也确实可行,赵奉习惯性的想奉承两句,但看到谢思贤尚还铁青的脸,那个‘明’字便没有说出来。

    “你赶紧去办吧!”谢思贤挥了挥手。

    “是,少爷!”

    张如松后退了两步,却又停了下来。

    “少爷,你说他会不会还有后手?”张如松把心中担忧说了出来。

    所谓相商要去酒楼,所谓免费却要这里掏银,这己经亏本亏定了,要是贾环还有后手,那真是血本无归了!

    或许有的只是别人的笑话!虽然谢家不在乎这些钱,却在乎别人的笑话!

    不知怎的,张如松想到贾环的行事风格,越想越觉的这样对抗有把事情往愚蠢这方面发展的趋势。

    而听了张如松的话,谢思贤一愣,急忙将商讯又读了一遍,确定上面没什么暗示了,这才肯定的说道:“他己穷极变化,没有后手了,你去办吧!”

    “少爷英明,我就去。”

    ……

    一直到中午在醉仙楼吃过酒,孙四方才踉踉跄跄的告辞离去。

    贾环也有些微熏,这饮酒是以前他做销售时养成的。

    做销售天南地北的跑,一天下来累成了狗,最惬意的莫过于小酌一番,然后再k歌一番,呼呼大睡,久而久之就养成了饮酒的习惯。

    k歌是不成了,睡觉倒可以……

    贾环一觉醒来,洗刷了下。随后如意递过了早上的那十来页纸,笑道:“三爷,刚才韩掌柜送来的,见你睡的沉,便没喊你。”

    贾环点了点头,接过便去了书房,随后便一边默读着,一边书写起来。

    满朝朱紫贵,皆是读书人!

    贾环虽然没有靠读书飞黄腾达的心思,但他己经知道了红楼里贾环的结局,他需要科举出身这层外壳保护自己,这样做只是为了以后有尊严的活着,或者活着!

    而现在距离贾家抄家也不过五六年时间,三年一考,时不我待!

    至于像贾政一样,得皇上赐予荫生,也不过是升官的阶梯,其实不被天下人认可。并且荫生的资格随皇帝宠爱而来,也随皇帝的宠爱而去,一旦失势其实没有什么用处。

    何况何时赐予也没有准头,但时不我待,现在距离贾家被抄家也不过五六年时间了。所以贾环觉的走科考路势在必行。

    另外他是个庶子,这赏赐只怕也落不到他头上。

    写着,写着,不知是心理年龄大,思维成热,还是因为经历过高考的磨励,书山题海里过来的,贾环感觉这字生字很容易记住。到了傍晚时分,十来页的生字贾环竟然全部记完了。

    “明天再默写一遍就差不多了!”贾环放下了笔,转动了一下手腕,又摇了摇脑袋。

    贾环的身后就是书架,以前印社的业务主要就是印书,所以书架上是不缺书的,经、历、子、集、话本之类的什么都有,满满的都是厚厚的线装本。

    书架及书籍上的尘土己经被如意擦洗干净,露出黝烟发亮的本色,书籍的纸张质量不好,颜色发黄,但两者合在一起,恰好凑成了古色古香。

    贾环从书架上找出一本《论语》,科考的内容是四书五经,他决定从这里入手,毕竟上一世也学过不多篇章。

    随后他又找了本《论语集注》,也就是注解,看作者名居然是本朝大学士沈士周的。

    这样有了注解,贾环便对照着仔细看……

    房间里的阳光,突然阴沉了下来,院子里却传来了如意和吉祥的欢叫声,贾环往窗纸上一看,窗纸竟然有了弯弯曲曲的水痕。

    “下雪了?!瑞雪兆丰年呢!”

    贾环往外一看,那雪花像鹅毛似的纷纷扬扬着,天地间一片迷濛。如意和吉祥在其中‘啊呀’的欢叫着,仿佛出了笼的雀儿飞舞在无边无垠的雪花世界。

    “三爷,这回去?”

    如意从奔跑中停了下来,歪着头,问了句,从她童稚重现的眼晴里可以看到浓烈的不舍。

    “等会吧!天烟再回。”

    “耶!我就知道三爷会这么说!”

    如意欢快地跳了一下,随即问道:“三爷打雪仗不?”

    贾环:“……”

    当天色变烟时,韩山来报,做广告的又多了三十来个商家。

    贾环听了也觉心喜,和韩山一起排了版,又交待韩山,明天改善伙计伙食,这才回去了。

    回去时,天地已是一片铅灰。

    风雪弥漫里,贾环三人来到了垂花门,刚进去,却见套房的走廊下有一个婀娜的身影在来回走动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