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二十二章:以其之道。还施彼身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王麼麼爬起来就想往外跑,却和焦大迎了个正面。

    焦大习武之人,身法何等利落,早就一拳向王麼麽眼眶迎了过去。

    同时嘴里骂道:“烟了心的老娼妇,这样小的小孩儿你也出得了手,看我不打死你!”

    “哎哟!”“咚!”

    王麽麼像根树桩般仰面跌倒,头发卷儿却碰到了火红的炭盆,立刻升起了一股焦糊味!

    “哎哟,娘呀!”

    王麼麽又痛又吓,一边嘶喊着,一边就地翻了个身。

    同时她也明白要是再起来,只怕还会被打脸,因此她竟爬着往外窜去,速度之快如猪狗窜行!

    贾环愕然,没想到女人也可以如此无赖!

    而焦大显然没有过瘾,口中恶毒妇、老娼妇的叫骂着;脚下连踢带踹着;如驱赶猪羊一般跟了出去。

    其后王麽麽‘杀猪’般的惨叫声渐去渐远!

    “三爷!”、“三爷!她会不会去夫人那里……”

    见事情有些大发,吉祥和如意都露出了怯怯的神色。

    “会是一定会的,不过也没什么事,你们先洗洗脸吧!”贾环怜惜的说道,心中却想:“是该掀底牌的时侯了!”

    对于如何对王夫人,此刻他己胸有成竹。

    “这老娼妇跑的倒快!哈哈,痛快!”

    随着笑声,帘子一掀,焦大走了进来。

    “焦大爷还有一件事非你不可!”贾环一边说着,一边递给了焦大一壶酒。

    听到‘非你莫属’,焦大立刻挺直了腰板,两眼煜煜生辉。满面荣光的说道:“环哥儿,什么事,你说!”

    “事情是这样的……”

    贾环咳嗦了声,说道:“前几日我与王夫人有过节,所以王夫人才派了你来,想借你的手来教训我,也就是把你当枪使……”

    说道这里,贾环停了下来,《从红楼梦》里他就知道焦大这人眼睛容不得沙子,为人不平则鸣,听到这番话,必定会有所动作。

    果然,听到这里,焦大立刻双目圆睁,破口骂道:“我说当‘常随’这等好事怎么落到我头上,好毒妇,竟然把你焦爷爷当枪使,当猴耍!也不看你焦大爷是什么人!环哥儿,你说你要我干什么?”

    见一切都在意料之中,贾环微微一笑说道:“焦大爷,也不叫你干什么,只叫你站在垂花门口骂两句;把利用你这事骂出去。”

    “正和我意!我这就去!”焦大咬牙切齿,迫不及待;想到自己不知觉间竟被别人当傻子对待,焦大感到了巨大的侮辱。

    “好,焦大爷,你骂两句,别忘了喝两口酒。”

    “好!”焦大提了酒壶就往外走。

    见此,贾环随意的坐在了火盆旁边的靑缎靠背椅子上,静静地等待好戏的到来。他是估计让焦大堵在垂花门口的,他估计王夫人一定会派人来叫他,然后趁机管教他。但门口堵了,金钏儿等使唤丫头就进不来了,那么王夫人就会亲自来,就会听到焦大的骂声。

    焦大的骂声实际会揭穿王夫人恶毒的手段,坐实她‘苛待庶子‘的恶名,如果王夫人来继续’管教‘他,那么这恶名只怕会坚实的像石头一样了!

    封建规则实际上是一把双刃剑,看谁用的好而已!

    片刻之后,垂花门出就传来了焦大的叫骂声:“我要哭老太爷去,唐唐荣国府怎么出了这么一个恶毒的娼妇……”

    “三爷,你这样……”如意一边给贾环递了杯茶,一边说着。

    如意虽然单纯,但毕竟在这高门府第生活了几年,深知这府里规矩的厉害,见贾环不想着怎么灭火,反而加油,她不由得担心起来。

    “没事。“

    贾环随意的摆了摆手,心里却在暗笑,王夫人自己引狼入室,一会儿人肯定会后悔!

    贾环所居偏僻,王嬷嬷的叫声没让王夫人听到,却先传到了赵姨娘的屋子里。

    赵姨娘的雕花花梨木架子床上,贾政正在炕桌上饮酒,赵姨娘在身边倒酒、夹菜的侍候着,王嬷嬷杀猪般的声音传了过来,贾政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什么声音,乱吵吵的!“

    贾政这人是最烦俗事,最喜清净的!

    “小鹊、小鹊你去看看!“赵姨娘急忙喊了句。

    听外室小鹊‘嗯’了一声,赵姨娘变一变给贾政倒酒,一边唠叨着:“老爷,没想到环哥儿在经济上竟是个有头脑的,今儿个老太太还夸他了呢,我还听夫人说,老太太要把屋里的丫头放出来给环哥儿一个,照我说呀,环哥儿在经济上这么有头脑,识几个字就行,老爷你……”

    贾政最喜欢赵姨娘的小唠叨,也更喜欢在赵姨娘面前显示男子的气概和见识,听此,把筷子‘啪’的往炕桌上一放,训斥道:“妇人之见!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不读书怎么行!”

    赵姨娘被吓得一哆嗦,但因为她有儿有女的,不是一般的姨娘,因此她低声下气的反驳道:“我是妇人,当然是妇人之见!”说着赵姨娘暗暗的撇了撇嘴。

    贾政见了却是笑了,他和王夫人之间像是公事公办,像赵姨娘这样,既温柔,又耍赖,又浅浅的反抗,这样家人的味道却是没有。

    “倒酒!”贾政故作严厉的喝了句。

    而在这时,就听外面小鹊说道:“回姨太太,是焦大爷在环三爷那里喝醉了,在,在在胡乱骂!”

    小鹊也不敢当着贾政的面说焦大在骂王夫人,只好含混的说着。

    “他怎么到内院来了,招惹他干什么?”

    听了小鹊的话,贾政本能的皱了皱眉,焦大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自然清楚。

    “还不是因为老爷你!”

    “因为我?”贾政愕然了一下。

    “是呀!前几日环儿病了,你说是他不注意骑射,身体弱的缘故,不知怎么传到了夫人耳里,夫人就派了焦大来教环儿……”

    “乱弹琴!东府那边推都推不出去,她反而请来,这不是自找麻烦吗!环儿怎么说?”

    贾珍的眉头皱得很深,他感到请神容易送神难。

    “环儿没说什么,看样子倒和他很合得来,只是今天不知怎么了?”

    “咦!和他合的来?那算了,小鹊你赶紧告诉夫人,让她找琏儿把他先请出去!倒酒!”

    贾政喜欢清净,不喜欢俗事,对于俗事是能少做一件就少做一件的!何况焦大这样的刺头,他更是不喜欢见的。

    赵姨娘听到是在焦大是在贾环处叫骂,不知贾环和焦大肚子里买的什么药,心里有些担心,本来想去看看的,但贾政这么一吩咐,她到嘴的话只好留在了嘴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