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二十章:反思维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听了点了点头,然后对着人群说道:“具体事宜,各位东家可与韩掌柜商议,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到了后院,贾环才感觉不对,按照赵国基的身份与个性,他只会巴巴的赶来,怎么还在后院请?

    “难道是王夫人娘家的?”

    思忖之间,贾环己到了后院中堂门后,往里一瞧,中堂东侧椅子下方,一个青衣小仆正垂手弯腰的站在椅子后面。

    中堂里却有一个中年人正倒背着手,慢慢踱着步。

    中年人大约四十来岁,头戴玄色四方巾,穿着金丝绣万字绛红绸袍,上圆下方脸,面目依稀和王夫人相似。

    “哦!这人应该是王子京,只怕是来打秋风的!”

    贾环啧巴了下嘴,《红楼梦》里王子京正是王子腾的兄弟,宝玉的二舅,按照封建法则,却也是他的二舅。

    听到贾环的脚步声,王子京抬头往外瞧了瞧,看到贾环,身体猛地停住了,三角眼里掠过一丝迟疑的目光,迟疑地问道:“你是环儿?”

    “看来是王子京了!哎,入乡随俗吧!”

    贾环心里嘀咕着,弯腰拱手行了个礼,同时说道:“正是环儿,可是二舅?”

    王子京听了,捋了下下巴稀疏的胡须,说道:“正是。”

    “二舅上坐,我给你倒茶。”贾环虚让了一下。

    “免了!好伶利的孩子,我那妹妹真是有福的!”

    王子京微微颔了下头,一幅满意的样子。

    “舅舅谬赞了,不知舅舅来此有何吩咐?”说着,按礼节,贾环微微欠了下身子。

    见贾环言语得体,形态恭敬,王子京又满意得捋了捋胡须说道:“你那传单宣传之法甚好,我有一个胭脂水粉铺子,要你宣传一二。”

    “果然是为这事!”

    贾环己隐约料到王子京来此是为这事,听此,贾环笑道:“舅舅何必亲来,让掌柜的与我说一声便是。”

    听贾环这么一说,王子京对贾环的好感又多了一层,他也微笑着说道:“却是郑掌柜喊我一起来的,你看你可否如‘玉雪’记一般,在你那传单上给我添上?”

    “果然是打秋风的!《红楼梦》里这人视财如命,常拉王子腾的名头招摇撞骗,看来是不错的!”

    贾环心里腹诽着,口中却说道:“一切但凭舅舅安排。”

    见贾环如此恭谦有礼,王子京心里异常舒坦,他禁不住赞道:“好懂事的孩儿,过年可随你母亲到王府来玩儿。我去让孙掌柜来,先走了。”

    说完,王子京起了身。

    “恭送舅舅。”贾环一边站起,一边说道。

    “你忙去吧!”王子京随意的摆了摆手。

    王子京前脚刚走,贾环一杯茶还没说完,就听外面传来孙四方的声音:“三爷在呢!”

    贾环扭头一看,却见孙四方正站在门外,身后两个仆从抬着一个四四方方的红盒子。

    “孙兄,你这是干啥?”贾环说着,赢了出去。

    “哎呀!我这趟是专门来谢三爷你的,按三爷你的法子,我昨天把库存的棉布全放了出去。我看三爷是个读书人,些许微礼,不成敬意!“

    孙四方说着,抱了抱拳,打了个哈哈。

    随着孙四方的话音,一个仆从打开了盒子,里面露出一块黝烟的而发亮墨台,约有蒲扇那么大,一看就非凡品;墨台一边放着一块绿莹莹的镇尺;另一边却是一个小纸盒子,露着毛笔头。

    “这礼看样子不轻,这孙四方倒是会做人,只是我连字都认识不全,这读书人的称呼还要往后放一放。“

    贾环心里思忖着,口中急忙说道:“孙大哥客气了,这只是举手之劳,当不得如此大礼,还请快快收起来。”

    “三爷看不起孙某吗?我诚心诚意而来。”

    “我倒是没有看不起你,只是你确实不好看!”

    看着孙四方变得严肃的胖脸,贾环心里暗笑,但口中却说道:“孙兄言重了,只是无功不受禄。”

    ……

    如此推脱了一番,贾环见孙四方之心甚诚,估计他是有意结交,伸手不打笑脸人,贾环也就收了,随后进入中堂,分主宾落座后,寒暄了一番,两人便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孙四方十分健谈,也见多识广,上至朝堂争斗;中到东林、浙、鲁、京乡党,党同伐异;下到南北风情,勾栏瓦舍、花街柳巷竟无所不知。

    贾环好奇的聆听着,而孙四方作为生意人也异常健谈,一上午不知不觉间如流水而过。

    中午,贾环便喊了孙四方,以及韩山、焦大去了醉仙楼。吃过午饭,孙四方才拱手道别。

    到了下午,各商家的广告词儿都陆续送来了。于是贾环又在书房里和韩山商议了下排版的事儿,考虑到‘四王八公’的交情,贾环又吩咐把王子京的‘玉香记’、西平郡王的‘宝和号’、以及薛家的‘玉雪记’分别排在了四开纸的头版头条。

    随后,贾环又提笔在四开纸的中间写上了‘新都商讯’四个大字。

    从传单到报纸,这是贾环深思熟虑的结果。在前世当然可以先办个报纸,然后拉赞助、找广告,发行量大了,钱也就来了。

    但钱是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那是社会上竞争观念强。商家有宣传,人们有订阅的意思,而现在却没有,或者说还没被挖掘,所以贾环才随便用传单引发商家的竞争意识,同时为这报纸培养第一批客户。

    写完,看着韩山迷惑不解的样子,贾环也情不自禁的笑了——他也为自己的反思维感到沾沾自得!

    “过了节就可以实施下一步计划了!”

    贾环把笔一放,望着窗外偏西的太阳,贾环长长的喘了口气,感到本来摇晃的心,又踏实了不少。

    到了傍晚,新找来的账房杜凡来报帐,加上定金,一天居然收银一千二百余两。

    “还是富人的钱好赚呀!”

    听到这个数目,贾环心里惊叹着,《红楼梦》里王熙凤放一年的高利贷也不过是这个数目!

    而在外间,焦大听到这个消息,嘴巴擦点掉下来,“这来钱也太容易了吧……这小子没干什么呀?只是让人发个字片儿。”

    焦大既震惊又疑惑不解,最后想到:“这小子是有大本事似的人,我以后就跟定他了!”

    这一刻,焦大像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随后贾环又吩咐了一些杂事,让韩山告诉韩国基明天把柜台拉出来。随后看天色晚了这才带了焦大回府。

    毕竟是接近年关,虽然是傍晚,寂寞夕阳下,街道上依然是人流不息,熙熙攘攘;而各家铺子也都贴上了对联、红福、门联,挂上了红灯笼。喜庆的年味迎面扑来。

    已经好久没感觉到这种味道了!感觉这种味道好像还是在幼时,贾环左看右看着,丝丝冷气从村边升起,飘飘渺渺的飘散在夕阳里,贾环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在人多时候最寂寞,在万丈红尘中找个人爱我……”

    不知为何,来来往往的人群里,这首词突然出现在贾环的脑海里,贾环突然间感觉无尽萧索。

    ……

    带着焦大,进了穿堂,眼看要到垂花门,焦大却转向了游廊,同时说道:“环哥儿,我去要两壶酒咱们喝喝,小如意去只怕又不成!”

    贾环知道这贾府里一个个都是势力眼,焦大说的有理,于是便点了点头。随后便独自回去了。

    谁知刚到垂花门,贾环突然听到房内传来抽抽搭搭的哭泣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