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十八章:铜臭与词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黛玉听到脚步声,便知是宝玉来了,急忙擦了擦眼泪。

    而这时宝玉一边拿掉披风,一边叹道:“我刚才真被环老三那铜臭气给熏坏了!”

    说完,见黛玉倚在桌子旁,一手拿着纸,一手作抹眼泪状,肩膀一耸一耸的,弱怯如风中之竹.宝玉不胜怜惜,急忙问道:“妹妹,你怎么了?”

    紫娟接下披风,宝玉见黛玉未答,就从黛玉身后走到了她身前,望了望黛玉的眼晴,红红的,诧异的问道:“妹妹,谁又惹到你了……姑父来信了?”

    说着便去拿黛玉手中的纸卷,展开一看……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衫,独上兰舟……”

    宝玉感到一股清水般的女儿气息迎面扑来;读着读着,却又有淡淡愁丝让他陷入柔情缱绻中。

    “妹妹真是惊才绝艳!竟写出如此绝世好词,真是让我高山仰止!只是妹妹以后还是不要太多愁善感了,还是要顾惜身子。”

    震惊之后,宝玉温柔款款的劝慰着。

    劝慰完之后,宝玉又啧了啧嘴,好似像品尝好茶一般,不由自主的说道:“真是越读越有味道,妹妹真是大才,真是大才!”

    “噗嗤!”黛玉再也憋不住,笑了一声。

    这一笑却如崖顶雪梅破冰绽放,无尽娇柔,却又冷冷清清、美艳绝纶。

    宝玉看得一呆,随即问道:“妹妹笑什么?”

    “我呀!我笑你有眼不识泰山!我哪里能写出这么好的词儿!”黛玉掩着嘴,轻轻的讥笑道。

    “哦,不是你写的!那写这词的‘泰山’是哪位妹妹,可否让我认识一下?”

    宝玉被黛玉讥讽惯了,对黛玉的讽刺不以为意,相反,他心里兴起一股渴望,渴望见到写出这绝妙佳词的妹妹。

    宝玉认为女儿都是水做的,只有女儿才有一颗水做的心,文如其人,在他心里能写出这清水丝雾般佳词的,一定是一位如清水一般的妹妹!

    而黛玉听了宝玉的话,却再也忍俊不住,‘嘻嘻’笑道:“你心里只有妹妹,不过你这回可猜错了……”

    说到这里黛玉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话里有语病,心挑破不禁加速了些,害羞之下脸色也微微的变得红了。

    “哦,他是谁?”

    宝玉好奇地问了句,望着黛玉脸颊上淡淡的胭脂色,他心里突然兴起一股淡淡的酸意。

    看宝玉一幅好奇宝宝的样子,黛玉再也忍不住,戏谑道:“这位泰山呀!正是你说的满身铜臭之人!”

    “什么!环老三!”

    贾宝玉目瞪口呆,手中的纸片飘然而落。黛玉信手抄了过来。

    但宝玉还是很机灵,立刻反应了过来,他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妹妹又来捉弄我,愚兄愚顽,竟信以为真了!妹妹你快告诉我,这是哪位妹妹写的?”

    “咯咯……”这下,犹如风吹修竹,黛玉笑得前仰后合。

    “妹妹,你怎么了……”宝玉一头雾水,两眼茫然。

    “你呀,咯咯咯……你还真是愚顽!你也不看看笔迹,可像女儿的字体!”

    宝玉听了一愣,这才想起刚才眼光全被词吸引了,却没注意笔迹,于是再次从黛玉手里拿过纸片,拿起来一看,只见上面的字迹宽大粗豪,确实不像是女儿般的娟秀。

    “真的是环老三写的?!怎么可能!”宝玉瞪大了眼睛,喃喃自语,难以置信。

    “我还能骗你不成!前几天我听雪雁唱里面的词,很好听,但却只有一句;我问雪雁,雪雁说是听如意唱的,也只是会一句,今儿个雪雁刚从如意那拿来,这纸呀,却是如意求着环哥哥写的,今儿个雪雁刚从如意那哪来。”

    听了黛玉的话,宝玉禁不住瞄了雪雁一眼。

    雪雁漫无心机,见宝玉瞧她,急忙说道:“是的,二爷,我早上拿来的。如意还说三爷唱这词时可好听了,但可惜三爷是低唱的,她没学全,三爷最近忙,又不唱了。”

    “难道真是环老三写的,这怎么可能?!他那么愚顽,不,他不愚顽了,他变得满身铜臭了!但他满身铜臭怎么能写出这般绝妙好词……对了,他一定是抄袭人家的!也不对呀,他要是抄袭人家的,那这词一定是流传了,我怎么没听说过,而且他这等满身铜臭之人抄词干什么……”

    呆立在书桌前,一瞬间,宝玉心里千回百转,怎么也难以接受这词是贾环写的这个现实,可是心里却越想越迷茫。

    而在这时,黛玉哼唱了句花自漂零水自流,却伸手将那纸片拿了过来,看了下词,似颦非颦细眉蹙了蹙,说道:“这词曲儿也是奇怪,并不是‘一剪梅‘的声律。但却是好听,也不知全曲是什么?哎,这些小迷糊!“

    见黛玉几乎句句不离贾环,宝玉何尝受过这样的冷落,又想到刚才黛玉的泪水,宝玉只觉肚里一股酸气翻腾,他下意识的握紧腰间的通灵宝玉就想摔下,这是他的大杀器,不论是气恼、耍赖、胡闹,只要摔出,事情往往立刻就会反转,无往而不利!

    而就在这时却听窗外秋纹喊道:“二爷,甄家有客来,二老爷叫你快些去。”

    宝玉听了,顿时唬的脸色发白,‘噗’的一声放了个屁,肚子里的酸气儿也随之跑出去了。

    黛玉螓首急转,素手掩鼻,口中吃吃笑道:“还不快去,小心舅舅扒了你的皮!”

    ……

    当贾环来到‘赵记’绸布店的那条街,突然发现本来空荡荡的街道竟然繁华了起来,路两旁的榆树上几乎栓满了马车、牛车。呼呼风声里,一些青衣小帽的杂役,笼着袖口,或站或立的偎在车旁。

    “二十八了,都来置办置办年货了!以后越来越热闹喽!”焦大拉了长腔,声音里隐隐约约的露着兴奋。

    “看来这世界过年还挺有魅力的!这样看来,今天印社的生意还会好!”贾环心里思忖着。

    到了‘赵记’门口,便听到了吵吵嚷嚷的人声,贾环往里面一看,店铺的柜台前,人已经围的水泄不通。

    “这些人销售理念不行呀,明天让把柜台摆在外面!”

    贾环心里默默地想着,见人太多,便去了印社。

    还没到印社,就见沿途停了一顶顶小轿,密密麻麻的,把路都堵死了。

    “咦!今天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人?”

    焦大奇怪的问了声,同时老眼一亮,他是越热闹越高兴的性子。

    贾环摇了摇头,紧接着说道:“可能是来印刷的吧!走,看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