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十三章:吹皱一池情水(二)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与此同时,宁荣街东北侧,内阁大学士谢俊府西院伯牙厅内,谢俊之子谢思贤一双收按住了瑶琴琴弦。

    瑞丝祥掌柜钱海也弯着腰,把贾环印刷的广告递了上去,同时说道:“少爷你看看,这是荣国府庶子贾环搞得传单!”

    “传单?哦。”

    谢思贤接过,抖了下,狭长的眼睛瞟了瞟,随即一怕琴台,大声说道:“此法妙哉!没想到靠祖宗荫庇的禄蠹也能想出此等妙法!”

    明朝官场两条路,一是科考;一是勋贵;所谓勋贵也就是祖上有功,皇上赏个官儿,向来为诗书士林之家看不起,认为他们不学无术,只是仗着祖宗功劳而享荣华富贵而已,其实如蠹虫一般。

    而谢思贤不过二十于岁,他家学渊博,又向来负有文名,才思敏捷,如今已中了秀才,他没想到自己没想出这样的法子,倒让一个蠹虫想出来了,着实让他惊讶!

    钱海自然知道谢思贤的心思,他‘嘿嘿‘着干笑了两声,附和道:“我也觉得这法子甚妙,初始我也没想到那贾环竟能想出这等好法子,后来一想,这也不过是瞎猫碰了死老鼠罢了!一个十二、三岁的……”

    钱海还没说完,却见谢思贤的眉毛皱了起来,脸色也变得阴沉,他的心一沉,接下来的话就没敢说。

    而这时就听谢思贤冷冷的说道:“这传单是什么时候发的?你怎么不早点过告诉我?”

    “这个、这个,少爷,我们收到传单后,我又派人到‘赵记‘打探了一下,然后我就去找你,府上说你去香山书院了,所以,所以……”见谢思贤变脸,钱海惶恐的说道。

    听钱海这么一解释,谢思贤哼了一声,说道:“:明早赶紧办,别让其余两家抢在了前头,这‘赵记‘一个小铺子倒无所谓。”

    商场如战场,商机稍纵即逝,先机必须早抓,谢思贤已在商场多年,这点自然知道。

    “是、是,只是少爷咱们仓库里的布早就卖完了!你看……”

    钱海愁眉苦脸的说着,谢家外事平时都由谢思贤管理着,秋季谢思贤预计棉布将要掉价,所以进货少了些,前一阵子见其余各家都或多或少的压了些棉布,他还赞扬谢思贤有远见,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外,谁知……

    “蠢才,再去进些就是,你下去吧!“谢思贤说着厌恶的皱了皱眉。

    “是是!“钱海急忙弯着腰退了下去——这事弄得,多呆一会,两人都不好看!

    ……

    金陵,六朝古都。五华烟云。晨曦没出,烟夜依然笼罩,虽然作为陪都,烟夜里金陵依然像一个巨兽一般,气象严峻。

    金陵城东侧,薛府正堂西侧一个厢房,‘扑棱棱‘一只信鸽扑在了雕花窗棂上,震动的窗纸‘窣窣’作响。

    随后房间里有想起一阵‘窸窣’之声,烛亮,一双玉手推开了窗棂,握住了信鸽,取下了信鸽脚下的圆筒,然后将信鸽放进了窗边悬挂的一个竹制的鸟笼里,随意往里面撒了些小米。

    做完这些,莺儿才才喊道:“小姐,赵掌柜来信了。”

    “哦。拿过来吧!”

    镂空雕花刻凤架子床里传来一道慵懒但又很平静大气的声音。随即纱幔掀起,伸出一条嫩藕似得玉臂。

    莹儿端着烛台,小心的走了过去,把烛台放在床头柜上之后,将信件递给了宝钗。

    信件是两张,一份是贾环印刷的传单;一份是‘玉雪记‘掌柜赵封的书信,信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宝钗外了下身子,凑着烛光看了下,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看完,宝钗便一边穿衣,一边思索着:“环世兄这法子倒是巧妙,可以提高名声,也可以大卖,必有人效仿之,只是我能效仿吗?”

    再想到他哥哥因为打死了人,马上就要进京,而姨妈来信,要她家朱进贾府,要是效仿,岂非不义!

    想到这里,宝钗皱了皱眉踌躇起来。

    “小姐,怎么了?“莺儿一边帮着宝钗穿衣,一边问道。

    “哎!贾府的环世兄给我出了个难题!”宝钗一边洗梳着,一边讲信件和心中为难给莺儿讲了出来。

    她跟莺儿名义上是主仆,但实际上却情同姐妹,什么话都跟她说的!平时薛家的生意都由宝钗和几个老掌柜帮衬着,而薛蟠好像只负责花钱、惹事,这些莺儿都是知道的。

    “那该怎么办?”莺儿一边为宝钗梳着头发,一边问道。

    她也明白宝钗心中的为难:‘赵记’虽不足虑,但贾环所开之法,必定为其余两家所取,在绸布行市上,‘玉雪’记、‘瑞丝祥’、‘天绫’记为三大家,暗地里竞争激烈,‘玉雪’记现在已处于下风。贾环之法一出,他们只好跟风,但一来贾薛两家向来交好,贾环又是王夫人的庶子,现在却偏偏要应王夫人所邀到家府上去住,这要是见了面就尴尬了!

    “额!“

    宝钗拍了拍光洁玉莹的额头,沉思了一会,最后如溯雪一般光亮晶莹的脸颊上升起一抹红晕:“没办法,只好冒昧了!但愿环世兄能给个面子!莺儿,磨墨。“

    “额。”

    待莺儿磨了墨,宝钗沾了沾墨汁,提笔写道

    :环世兄台鉴:

    世兄大才,竟有如此妙法,妹仰望之,然此法一出,必为世人效仿,妹虽欲防而不能……不知世兄可否在传单上给宣传一二,妹必谢之。

    女弟宝钗敬上。

    在那个时待,一个女孩子给陌生男子写信也是少有之事,写完,宝钗白皙的脸蛋上已是一片通红。

    “哎!小姐,你如此持家,大少爷却……“莺儿明白宝钗的心事,愤愤的说了句。

    鸽子飞起……

    ……

    此刻,天色依然漆烟,不过贾环也起来了,不过是被焦大喊起来的。

    在演武厅,焦大又将军中练力之术演练了一遍,贾环又跟着如法演练了近两个时辰,焦大才让停了下来,这时贾环已是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但奇怪的是,昨日身上的酸痛似乎减轻了些。

    在回到贾环所居,天色已是蒙蒙亮了,焦大又从怀中摸出了两个瓷瓶,随后便让贾环退去外衣,排在床上,在他腿部、手臂涂抹了些,然后又拍打了一阵子。

    贾环知觉腿部、手臂酸胀。随后便觉得发紧,有力暗生。

    随后,因为王夫人有话在前,晨昏定省免了,所以吃过早点之后,贾环和焦大吉祥、如意便去了印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