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十二章:吹皱一池春水(一)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黛玉正想着,只听帘子‘呼’的一声,扭头一看,正是雪雁正蹦蹦跳跳的走了进来。

    “小姐,老太太让你过去!”

    “哦。”

    黛玉答应了一声,随手将书放在了红绸绣鹊被上,然后问道:“雪雁,这歌词你从哪里学的?”

    “哦,我跟如意吉祥他们学的来着,嘻嘻,昨天你去宝二爷那里了,他们来找我来着。”

    “只这一句吗?好像应该还有吧,你念给我听听。“

    黛玉一边说着,一边下了床,站在床侧的紫鹃急忙蹲下身子,给黛玉穿了鞋。

    “哦,好像还有,我也问了,如意和吉祥说,三爷唱时声音很低,她们没记住。“

    听到雪雁的话,黛玉一愣,两道细细的笼烟眉蹙了蹙,心里暗忖:“难道真是他填的不成,以前人都说他愚顽呀……”

    “小姐,你要是喜欢,我明天再去问问如意去?”说吧,雪雁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儿望着黛玉。

    “你是想去玩吧!”

    看着雪雁这幅孩子气的面容,黛玉伸手在她圆圆的额头上轻轻地指了指,然后说道:“可要问清,不要再迷糊了!”

    ……

    从西侧门进了贾府,穿过穿堂,贾环和如意吉祥三人刚过垂花门,就见门口隐约站着一个红影。

    “是赵姨娘?她站在这里干什么?”

    虽然贾环从赵姨娘身上感觉出浓浓的母爱,但他却不想见,原因只有一个——别扭!

    贾环正思忖着,却听赵姨娘尖叫一声:“嚼了蛆的孽障,你死哪去了?害的我担心了一天,那烟了心的老虔婆把你祸害的怎么样,给我看看。”

    赵姨娘一边说着,一边用手绢檫着眼泪,大步奔了过来。

    贾环看了心里颇为感动,急忙小声说道:“娘,我没事,咱们到屋里说话。”

    “你怎么没事,你看你走路都不成样子,那焦大那等凶人!我的儿啊!”

    说着,见贾环走路拖拖拉拉的样子,赵姨娘哭了起来。

    “娘,屋里说话,屋里说话!”

    ……

    “你是说你是自愿的!”

    坐在靑缎靠背椅上,赵姨娘的手绢停在了眼睛旁。

    “是的,这样做对身体有好处,还望娘你在王夫人那里掩饰一下!”

    “那是,那是,军中的人都很壮实!那烟心肝的本想祸害你的,嘿嘿,她绝不会想到竟好了你!”

    说着赵姨娘抿嘴一笑,神态像极了偷吃鸡的狐狸。

    然后她又问道:“你这一天上哪去了,我早上就听说你被打的不利索,却陪那烟心肝的烧了一天的香,真是急死我了!”

    “我去店里了。”

    “哟,真去做正事了,那布能卖动吗?”

    见贾环没事,赵姨娘也安了心,她接过如意递来的茶盏,一手托着底座,一手掀开茶盖,随意吹了吹,然后小心的抿了一口。

    “绸已经卖完了,布已经卖了一半,明天……”

    “噗……”

    赵姨娘一口茶喷出,随即骂道:“嚼了蛆的孽障,就会骗你娘我……”

    “额。”

    贾环被骂的愣了愣,随即在肚子里苦笑。

    而这时窗外传来丫鬟春鹊的喊声:“姨娘,姨娘,老爷来了。”

    听到这话,赵姨娘急忙站了起来,把茶盏往如意手里一塞,说道:“我去侍候你老子去。回来再扒你的皮!”

    说着,摇摇摆摆的出去了。

    草草的吃了一点,贾环觉得疲倦,便睡了。然而这一晚其他人却并不平静,这张传单像是一颗炸弹在了表面平静的水面!

    ……

    紫禁城东南角,宁荣街后侧,宁王府,静雅轩暖阁内,猩红洋毯,梅花洋漆小几,铜鹤烛台,粗重但雕工精美的蟠龙椅。让整个房间奢华而庄重,但窗外几根竹影映在窗纸上,给房间增添了几分清幽。

    宁王朱瑞躺在摇椅上,身后两个衣着艳丽,容貌俊俏的丫头给他捏着肩膀,而他嘴里则哼着昆曲。

    见此‘天绫记’掌柜张如松不敢多扰,他小心的将贾环印刷的传单递了上去,同时说道:“王爷,这是‘赵记’印制的传单。”

    朱瑞伸出白皙肥厚的右手,接了过来,抖了下,看了看,然后说道:“哟,这倒是个好法子!这‘赵记’是谁的铺子?“

    “回王爷,我打听过了,这是荣国公府一个姨娘的铺子,这个法子却是荣国公之弟贾政的庶子做的!”

    张如松望着腰,毕恭毕敬,仔细的回答着。

    “哟,这四王八公一窝蠢蛋,没想到这小子倒有些小聪明!但这等小铺子不过是打酱油的,掀不起什么大浪,随他去吧!”

    说着,朱瑞将传单随手一放,端起了茶杯。

    这是端茶送客的意思!意思是他可以滚蛋了。

    见朱瑞没有看出这张传单蕴藏的门道,张如松是又急又为难。

    遵命离开吧,会耽误商机,生意下降,这宁王又爱财如命,知道了,最低会送他一顿板子;

    抗命解释吧,这宁王刚说四王八公一窝蠢蛋,自己再解释,又有说宁王连蠢蛋都不如的嫌疑。

    “这个,这个……”

    张如松低着头,支支吾吾着,想着怎么组织语言,避免宁王认识到他比蠢蛋还不如。

    就在这时,就听宁王‘哎哟’一声,随即便是‘咯咯’的轻笑声。

    张如松微微抬头一看,原来是宁王的独生爱女玉初郡主。

    此刻她一双凤目闪烁着狡黠的光芒,晶白玉莹的鹅蛋脸上笑颜如花,白皙的小手作掐花状,捏着的却是一根胡子!

    “你这丫头!”

    宁王坐起,捋了捋胡须,乐呵呵的斥了句。见张如松还未走,脸色微微一沉,说道:“怎么,你还有事?”

    见宁王脸色变了,张如松立刻慌了,他指着螭龙夺珠腿茶几上的传单,说道:“这个,这个……”

    “这是什么?”玉初郡主将传单拿了起来。

    “荣国府庶子搞的小把戏!这还要告诉我,真是小题大做!哼!”

    这一声‘哼’让张如松心胆俱寒,心想打屁股挨板子这事还是能拖一会是一会的好,反正自己提醒了!

    如此想着,张如松正想退下,却听玉初郡主脆声说道:“父王,你老糊涂了,这可不是小把戏,里面门道多着呢!”

    “你这丫头……哦,里面有什么门道?”

    听玉初郡主这么一说,朱瑞脸色郑重了起来。

    “父王你想想,他若天天这么宣传,名声自然就大了,以后这绸布岂不是他一家独大!而且他这么宣传了,其余几大家难道不会这么做,我们若没有动作,岂不落了下风!”

    玉初郡主一边捏着宁王的肩膀,一边说着,声音清越灵透,如珠玉落盘。

    “哎哟喂!还是我乘女儿聪明!”

    朱瑞一边赞着,一边拍了下光亮的脑门。随即问道:“乖女儿,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咯咯,当然是见贤思齐了!他怎么办,咱们就怎么办!”

    “哈哈,对!初儿,我看贾府那庶子有点鬼点子,你帮称张如松一下,你几个哥哥不行!”

    “嗯。嘻嘻,我正闷的慌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