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九章:所行所见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正堂东西两侧有两排椅子,共四张,当中有个茶几,都有些残破。

    贾环也不在意,随意在西侧下首的椅子上坐下,然后将手中的传单递向了韩山,同时说道:“韩师傅,你看这个好印吗?”

    韩山拱了拱手,接过传单,同时说道:“三爷以后直呼韩山即可,‘师傅’却是折杀小的了!”

    贾环听了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他知道这些人上下尊卑思想严重,却是不好改变的!

    “还是入乡随俗,先改变我自己吧!”

    如此想着,贾环下意识的去茶几上端茶盏,却端了个空。

    “明天带如意来……靠,我这么快就习惯当大爷了,这潜移默化也太快了!”

    贾环正对自己的转变感到惊诧,韩山却一边看了看传单,一边说道:“只这几个字,倒是简单,只是需要重新改版,费些功夫,不知三爷要印多少张?这有什么用?”

    “这个,唔,用处很大!你们一天能印多少张?”

    解释起来挺麻烦的!贾环只好含糊的回了句。

    “回三爷,这排版简单,我们两台印板,一天能印三万张。三爷急用?”

    想到年关将近,正是客商云集,游玩众多,货物大销之际,贾环‘嗯’了一声。

    “那我们四个连夜印刷!”

    “好!”

    听韩山这么一说,贾环扔给了他一块碎银子,说道:“给你们四个晚上喝酒。”

    “嗯嗯,多谢三爷!”韩山弯腰接过。

    “舅舅,你可能找十来个闲人?”贾环又问向了赵国基。

    “能,能,这时节就是闲人多!”赵国基忙不迭的答应着。

    “那好,找来后,明天让他们到店门口等着。”

    说完这些贾环这才去了。

    ……

    贾环内室,炭火通红,如意和吉祥一个穿着青牙小缎袄;一个红绸小夹祆,围在炭盆旁。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吉祥轻轻的哼着,哼到这里却低起了小小的脑袋,向如意问道:“如意,下句是什么来着?”

    “对了下句是什么来着?我,我也没记住!”如意忽闪着大眼晴说道。

    “你在里屋,三爷弹唱,你怎么没记住呢?”

    “三爷弹唱时好有风度……”

    “嘻嘻,小骚蹄子只顾着看三爷,忘了听歌词了吧!”

    “嘻嘻……”

    贾环在外听了,微微一叹,往世柔情,却己如镜花水月,只可追忆了!

    “只是这里的女孩子情窦初开的太早了吧!哎!毕竟这里十三四岁就结婚……”

    贾环想着,掀开了绸布帘子。吉祥急忙上来,拍了拍贾环身上的尘土。而如意则端倒了一杯香茗,端了过来。

    贾环抿了一口,又重递给了如意。然后也在炭盆旁坐下,随意的问道:“你两个今天干啥了?闷不?”

    “不闷,我俩去找雪雁玩去了。”如意笑嘻嘻的说道。

    “哦,她们年龄到似相仿,怪不得能玩一块去。”

    贾环一边想着,一边问道:“我新买了个院子,明天你们帮我收拾一下怎样?”

    “好呀!”“好呀!正闷的慌呢!”

    ……

    第二天早上,贾环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忽然听到门外传来王麼麼的喊叫声:“三爷!起床了!吉祥快开门。”

    “呀!来了,来了!”外间传来

    贾环睡意朦胧的睁开了眼,往窗外瞧去,外面一片漆烟。

    “这有什么事?叫的这么急?”

    贾环一边穿衣,一边思忖着。如意也点了烛。

    走到外面一看,院中站着的却是焦大。

    “这烟天半夜的干什么?”

    贾环心里奇怪,正想问问,却见王麽麽喜笑颜开的说道:“焦大,三爷我己经喊醒了,呵呵!我走了!”

    说完打了千哈欠,摇晃着肥胖的屁股去了。

    “焦大爷,你有啥事?”

    “你不是对来柱说,二老爷嫌你体弱,要你锻练的吗,这事夫人知道了,让我来帮你……我告诉你呀,这军中练力之术最……”

    “我靠!我当时只想撵他走,没想到……祸从口出啊!”

    贾环有些惊谔,没想到王夫人会出这招来折腾他,也没想到焦大会顺从!

    “这个,焦大爷,你不如自便……”

    “对你我就不自便了!你小子挺合我味口的!我告诉你啊,今天我是特地教你军中练力之术的,我告诉你呀,这练力之术可是你太爷爷传给我的,那些混帐娘们似的,求我我也不传,走!到演武厅去!”

    说罢,焦大走到了前面。

    “只怕你传给人家,人家也不学!罢了,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演武厅在荣禧堂东侧,推门而入后,焦大擦亮了火石,点了蜡烛。

    借着烛光,贾环看到里面很是宽敝,左右有两排兵架,上面挂着刀枪剑戟等兵器,还有石滚,石杵等练力之物,上面己有厚厚的一层尘土。

    但正中间却是一个长木凳,木凳旁靠着两张板子——这演武厅己变成了执行家法的地方!

    随后焦大搬开了凳子,辗转腾挪,拳起脚落,耍了一遍把式!

    呼呼拳风里,贾环这才明白焦大为何敢和贾珍等人挺腰杆子——原来是另有资本!

    但同时贾环心里一惊——这焦大有功夫,但在《红楼梦》第七回为何被众车夫嘴里塞了牛屎呢?

    车夫内有高手!锦衣卫!

    贾环这才想起昨日遗落了什么,同时也明白了朝廷对贾珍的犯罪事件了如指掌,朝廷对贾珍的指控其中一项就是爬灰!

    “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了她?或许能从锦衣卫外下手……哎,再说吧!现在还未有资本。”

    思索间,贾环脑里掠过一个身姿婀娜、妩媚动人、国色天香的丽影!

    焦大一趟拳走完,便对贾环喊道:“环哥儿,来来,跟着我练,我教你!”

    ……

    踢腿抽筋、吐气开声的,扑扑腾腾的近两个时辰,贾环只觉下体肿胀,行路艰难。

    而这时天己亮了,贾环便道:“焦大爷,该吃早饭了,我还有事。”

    “好,咱们回去,你小子不错呀!能受的下来!”

    焦大捋着胡子,满意的赞赏着。

    贾环微微一笑,运动的好处他又不是不知!前世他就跑步的;而且他对这军中练力之法也感到好奇。

    腿部肿胀酸疼,贾环只好拖着腿一步步回去了。

    刚垂花门穿墙,王麼麼就在花墙拐角探出了脑袋,见贾环一拐一瘸的样子,抿嘴一笑,然后摆着肥硕屁股往王夫人那去了。

    “夫人,我看到了,那焦大果然厉害,把三爷折腾的走不动路!”来到王夫人的屋子,对坐在贵妃榻上的王夫人,王嬷嬷一脸媚笑道。

    王夫人嘴角也露出一抹微笑:“这焦大到倒是挺懂事的吗!你去告诉他,这几日的定省就免了!老太太那里我去说!”

    虽然去了也没什么,并且是贾环自己要求的,但王夫人还是觉得有些麻烦,而且不让见贾母,断了贾环求救的后路,王夫人觉得这样也能给贾环一些压力。

    只是她哪里知道此焦大的折腾和她想象中的不一样。而贾环的心思和她预想的也不一样。

    “嗯嗯,我这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