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八章:机不可失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三爷,你回来了?他、他……”

    听到贾环的脚步声,如意和吉祥都转过头来,迎着朝阳,两张愁苦的小脸,顿时变的明媚生辉。

    贾环点了点头,正想问问,却听到一声苍老雄浑的声音:“你就是环小子!”

    “额!我是!你是……”

    望着眼前的老仆,古铜面色,双目炯炯有神,脖子红赤,抓着茶壶的手青筋突兀盘结,显然很有力道,但贾环却想不起这人是谁!

    “我是焦大,奉夫人命来给你做长随!今特来向你说一声,哼!”

    “我靠!”贾环心里惊呼了一声。

    这焦大在宁荣二府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也可以说是无法无天的人物。

    《红楼梦》第七回,曾介绍他和贾家老太爷出生入死,有救护之恩。用他对贾蓉的话讲:蓉哥儿,你别在焦大面前使主子性儿,别说是你这样的,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和焦大挺腰杆子!

    而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也是由他骂出的!

    “我靠,他们都不敢挺,我更不行了!这哪是给我当长随,分明是给我当大爷来了!侍候不好就会被当场打脸呀!这王夫人……”

    想到《红楼梦》里王夫人并无才能,连管家都委托给侄女!但是她在整人上却是有一套,逼死晴雯;一巴掌让金船儿投河,驱逐四儿、芳官;分散宝黛;压迫赵姨娘,致其心理扭曲。

    而这焦大在宁国公府当车夫,却被王夫人请来给他当长随,借刀杀人之意不言而明!

    “哎!供着吧!从书上看他虽然自傲自大,又无脑;但不平而鸣,应是一个比较梗直自傲的人!这样的人都是顺毛驴性格,我给他说些好听的话儿,或许就能听话了……这样倒能给王夫人一个出其不意!”

    想到这里,贾环笑了笑说道:“原来是焦大爷,你对贾家劳苦功高,我哪能使唤你,你随意吧!”

    说完,又转头对如意说道:“如意,给焦大爷拿个茶杯,这样喝,别烫了嘴。”

    说完,贾环便往内室走去。走着,心里却微微感觉有些蛋疼。

    “咦!这小子,有意思!”焦大小声的说了一声,但因嗓门大,声音却异常洪亮。

    到了内室,贾环换了身紫绸便服,又唤如意拿了些碎银子,这才出去。

    内宅中一般不允许男仆进入,焦大虽按王夫人的意思来此交贾环骑射,但焦大并不知王夫人真正的意思,只是按照往日的脾性,想摆摆资格,亮亮腰子,然后顺便教训一下小辈——听说他很愚顽!

    但是被贾环这么一说,却把他要说的话说完了,而且行事言语上和传言中的完全不同,他不由的好奇起来。这时见贾环出来,他便跟了上去。

    贾环心里是不喜人跟着的,昨日让来柱跟着,只不过是碍于贾府的规矩;但见焦大确实是不守规矩的主,于是便顺水推舟的说道:“焦大爷,你若有事请自便!”

    说完,贾环以为焦大一定会扬长而去。毕竟他是自认为有资格的人,跟着一个少年跑腿很掉价。

    谁知却听焦大说道:“我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吗?想当年你太爷爷战场受伤我都忠于职守,在那等险地,出生入死,三进三出,所向披靡,把他背了回来,何况只是跟着你这个娃娃!怎的,你撵我,嫌我老了?”

    “哪里,哪里,看样子焦大爷也是宝刀未老……只是,你要有事请自便!”

    听焦大吹吹打打,又居功自傲,贾环又微觉蛋疼,想请他走人。

    “好小子!有眼光,知道我宝刀未老!今天我就不自便了,跟你逛一逛!我对你说啊,我这身本领是战场上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别看我老了,十个八个的壮汉还真近不了身,想当年那忽剌部……”

    随着焦大的眉飞色舞、口若悬河,涛涛不决,贾环感觉蛋疼的越来越厉害了……

    ……

    一上午逛完了琉璃场,中午贾环就随意找了家酒楼,要了四个菜;小二又推荐了‘碧壶春’,贾环要了两壶,和焦大一起喝了起来。

    焦大很能说话,也很能喝酒,见贾环也爱喝酒,越发觉的对脾气,那话就更多了,从瓦刺到女真,把明朝外事说了个遍。当然重点是吹嘘他如何神勇!

    贾环只能静静听着,心里暗自苦笑,王夫人这招真是阴差阳错,焦大没能当面让他难堪,但这絮叼也是一种折磨!

    絮絮叼叼中,贾环好像想到了什么,但在焦大的絮叼中却没抓住。

    吃完之后,贾环又到十八胡同逛了逛,十八胡同是花街柳巷。焦大却是更高兴了,连连说道:“环哥儿,没想到你年纪这么小,却这么风—流,有你太爷爷当年的风采,可惜你没你太爷爷的名声,要不然这街上的头牌肯定会请你;要是会做诗也行,诗会头名,那些头牌会留夜,现在听说怡红院的李诗诗最俊……”

    贾环淡淡的听着,如冬风过耳,不听也没法子。

    焦大何尝遇到过这样善于聆听的主子,以他毛坑里臭石头的脾气,贾府上下见了他无不皱眉,或趔的远远的,因此焦大说的更卖力了!

    他哪知道他面对的是穿来的灵魂,一个讲究尊老爱幼,思想平等的灵魂!

    花街柳巷虽然人来人往,桃红柳绿,早见春色,但怎耐耳边有一只老鸦,贾环只好匆匆而过。

    到了‘赵记’绸布店,赵国基正在店面里,见了贾环急忙小跑了过来,同时说道:“三爷,我己问过了,那印社连房子带工具,一共要二百两银子,我给讲到一百八十两,你看……”

    “舅舅,你拿上银子,带我去看看!”

    ……

    印社还在‘赵记’绸布店的西侧,路上行人稀少,门口有两棵大榆树,但刚到印社前就闻到一股浓重的墨香味!

    有银子好办事!可能因为偏僻,那姓铁的店主也急于出手,付完银子后,使交了地契。

    店面三间,二层院子,前四旧后三间,前四为印厂,摆满了方块活字,纸张,印框。

    工人有四个,以一个叫韩山的中年人为首,韩山稍显木讷,看上去像是一个很老实的手艺人。

    后三间前庭载着一株牡丹,一丛修竹,院中却有一棵玉兰,在冬天依然葱绿,给院子平添一片雅静。

    而令贾环意想不到的是,后院三间房子中西间竟是一间书房,靠西墙的书架上堆满了书,书上有很厚的尘土。

    贾环想了下也就明白了,这个时代印社主要是印书,这里当然不会缺书了!

    靠近窗户的地方还有一张书桌,上面摆着纸砚、镇尺、笔架、毛笔之类的。

    只是在桌子的右上角摆着一只镏金三脚进宝金蟾,和窗外的竹叶婆娑颇不相衬。

    此时贾环已对京城的人文环境、商业环境有了比较直观的了解,站在书桌前的木椅上,贾环深思了一阵子,随后砚了下墨,铺开一张纸,沾了下笔,写了起来:

    喜讯!特大喜讯!

    值此新春佳节之季,‘赵记’绸布店特推出优惠大酬宾活动,凡在我店购买绸三丈者,赠布一丈!

    另绸六十文一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好在这几个字简单,繁体字贾环都会写。写完贾环心里琢磨了一下,如此捆绑销售,还有一些小利!

    窗外焦大、赵国基、韩山都在外面候着,但整个院子中只听到焦大的大嗓门。

    “你们进来!”

    贾环叫了声,吹了吹墨迹,来到了正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