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七章:顺水推舟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仓库就在店面后面的五大间房子里,红、绿、青、灰、花,各色布卷高垒着,货压陈仓!

    帐簿在店铺西侧的一间小房里,由于没卖多少,进出上只有一页字;现银倒还有二百两,也很清晰,只是距离八百两的本金还差得多!

    “这帐目倒是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贾环皱了下眉,便放下了帐簿。想了一下,然后转头问向赵国基:“这里可有印刷,哦,印社!”

    看到贾环皱眉,赵国基正紧张,听贾环这么一说,赵国基急忙答道:“有有,店铺西边就有一个,不过、不过……”

    说到这里,赵国基吞吐起来。

    “不过什么?”贾环问了句。

    “不过生意不好,己经不印了,要卖出去……三爷你找印社干什么?”

    “我有用……要卖出去?什么价?”

    “这,这我还不太清楚,只听说是嫌这里偏僻,要把铺子一块卖。三爷要是有意,我去打听,打听。”

    “好!”

    贾环答应了一声,便起身出去了。

    随后贾环便在棋盘街一条街道、一条街道的逛着。酒楼、客栈、药店、米店……

    街道的背阴处积雪残存,但越是往东,人便越多,好像不受天气的影响!

    贾环一边随意观望着,一边默默观察着人流量、衣着打扮,他们或儒袍轻裘,或方巾佩玉,或玉戒斑指……

    “毕竟是京都,看来文化人不少!”

    贾环心里想着,脚下却不停,一排排逛着,一上午逛到了北京南门正阳门。

    一直到中午,贾环才在一家名叫‘仙客来’歇了脚。临窗寻了一个僻静的位置。随后吩咐来柱点了两热菜一鱼汤,又习惯性的叫了一壶酒。

    烟瓷酒壶,青花酒盏,古酒淡薄,但后劲很大,再加上在贾府闷了几天,贾环有意放松,一盏盏下去,不知不觉间有些微晕了……

    吃完饭,贾环便施施然往天桥方向走去。

    那来柱身子肥胖,一上午不停脚,早就乏了,见贾环余兴未足,急忙拦道:“三爷,这都逛了一上午了,是不是回去歇会儿?”

    贾环抬头看了眼来柱,见他肥硕的脸上一双鼠眼精光闪亮,依稀和王麼麽相似,心里不由得一阵厌恶。

    “这来柱一定也是投靠了王夫人,也是监视‘贾环’的……但事成于密败于泄,我行事却不能事事都在他人眼皮底下!不如顺水推舟……”

    想到这里,贾环说道:“你既觉得累了,就回去吧!我自个儿逛逛!”

    “这个、这个!”

    听到贾环的话,来柱的肥脸哆嗦了下,他倒是真想回去,但家规放那儿,他却不敢!

    ……

    天桥上人来人往,唱戏的、耍大旗的、卖艺的、耍杂耍的、卖糖芦的、卖杂货的,吆喝声四起,男男女女,人声嚷嚷,分化热闹。

    但贾环只是一扫而过,并不停步。

    虽然碍于家规,来柱不敢离去,但一来贾环只是个庶子,跟着他油水不大;二来又觉得他母亲又搭上了王夫人,而他也认为贾环年幼可欺,走的乏了,来柱言语上禁不住牢骚起来:“人家跟着主子,人眼风光,人后吃香,我倒好,跟着溜腿……”

    贾环自然明白来柱的意思,心里想着:“我再推一把,看能不能把他推走!”

    于是说道:“我父亲嫌我体弱,不锻炼,所以以后我要多走走。你要是不耐烦,觉得没面子,可自和琏二嫂子去说!”

    “啊……好!”

    来柱忙不迭的回答着,同时心里想着:“有他这句话,我正好就坡下驴,让母亲到王夫人那里讨个肥差儿!”

    来柱毕竟不敢离去,逛完天桥,天己晚了,才随贾环回去。

    ……

    晚上,王夫人室內,竹香枭袅,王夫人斜躺在贵妃榻上,彩霞端着茶盏儿,金钏儿给王夫人捶着腿,而王麽麽则弯着腰,肥脸因谄笑而峰峦如聚。

    “……太太,三爷己经撵了,你看……”汇报完贾环的事,王嬷嬷试探的问道。

    “那么小,他能懂什么生意?不过是想在外面跑着玩罢了!”

    王夫人听后,手里的紫檀佛珠一颗颗转着,暂时没理会王嬷嬷的话,而是自个沉思着。

    她也知道赵姨娘外面有间铺子,府内有私产者甚多,对此她倒无可非议;而且她也听说过那铺子生意不好,前两日和王熙凤两人闲谈过,嘲讽过。

    对于贾环要管理铺子这事,她心里甚至是赞许的——管理好了,以后可分担宝玉的负担,分家产时可少给些;管理不好,显其无能,以后就难出宝玉手心!

    不知怎得王夫人想着想着,又想起贾环装病的事来,肚里立刻来了气。

    “但也不能由他信马由僵,免得人说我不管教!哼!我不如顺水推舟,让他知道母亲是娘!”

    想到这里王夫人对王麼麼说道:“你先下去吧,明儿让来柱去公厨帮厨吧!”

    说完,又对金钏儿说道:“你去请琏二奶奶,说我有事商量。”

    ……

    第二天清晨,贾环来到贾母的小厅时,宝玉、黛玉、王夫人及一众丫环仆妇们都在里面己是欢声笑语。

    贾环给贾母和王夫人请安后,便静静地退到了屏风下角,望着笑逐颜开的众人,他感觉自己像个外人,像个过客。

    呆了一会儿,他便告退了。

    “这老三怎么了?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也!”

    女人的直觉是敏锐的!望着贾环的背影,王熙凤好奇的说了句。

    “或许是长大了吧!哎!”贾母悠悠的说了句。

    她年老成精,自然也感觉出了贾环的异常,以前是总想厮混在她身边,嫉妒的看着宝玉;有好东西时,眼里似乎能伸出手来。但是这两天,她感到的却是贾环的疏远与淡然。

    本来己习惯于贾环的嫉妒,贾环的这份疏远与淡然却让贾母茫然了。

    “是不是对他过份了些,让他心冷了……这样以后对宝玉不好!”贾母心里有些忧虑。

    而王夫人望着贾环的背影嘴角抽动了一下。

    ……

    原路返回。刚进垂花门,贾环就愣了!

    院子正中竟有一位烟衣幞帽的老仆大刺刺的坐在那里,坐的椅子正是他的青缎靠背褥椅,手里拿的正是他的紫砂壶,正往嘴里倒着。

    而如意和吉祥则像两个小鹌鹑似的,站在老仆的下方,眼晴怯怯的看着。

    “擦!这是谁?这么吊?”

    望着眼前胡子拉茬的老仆,贾环心里有些震憾。

    这两天他己深刻感觉到贾府实乃势利之地,仆人们也是媚上踩下,而自己的身份在贾府最合适被踩!

    但好歹贾环还算个主子,这被踩也只是暗地的,招数也不过,耍资格,如王麽麽;托扣月例银子,如王熙凤;标配降低,如王夫人;还有拿主子压人的。

    但总的来说,只是暗暗的踩。明着踩的却没有。像这么大刺刺的坐着,不仅仅是明踩,简直是找茬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