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章:基础与时候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一边疑问着,一边加快了脚步。

    或许人心也有相互作用力,虽然赵姨娘其人和书上写的一样粗俗无知,但最近五天来的关爱,却令贾环有些感动,心里不由自主的有些关心。

    掀开帘子,贾环就见赵姨娘正坐在火盆旁的杌凳上,手上捏着块绣着金边的红绸帕子,正在擦眼泪。

    而见贾环进来,赵姨娘淡眉一竖,张口骂道:“嚼蛆的孽畜,你娘我都活不成了,你倒在那里快活!”

    说着,眼泪从脸颊连珠而下,流成一道粉河。

    这没头没脑的!

    贾环被骂的一愣,但此时此地,贾环只得皱了皱眉头,苦笑着问道:“娘,你这是怎么了?”

    这声‘娘’又让赵姨娘心里一热,但此刻她正在气头上,还是忍不住骂道:“还不是为你这不争气的东西,你但凡有些本事,还用的着我操心,我这铺子……”

    随后赵姨娘便打开了话匣子,倾叙起来。而贾环只好搬个杌凳坐在了火盆旁。如意递过来一盏茶,贾环一边托着茶盏,一边听着。

    赵姨娘说话骂骂嚼爵、颠三倒四的,逻辑不清,但贾环听到中途也理清了原诿。

    原来贾府公产私产分明,贾赫、王夫人、贾琏等都有私产,或开绸布店,或开药店、或开粮店的。

    所以赵姨娘也上行下效,今春拿出积蓄,在棋盘街置置办了一家绸布店,名‘赵记’,托由她哥哥赵国基打理。

    但赵国基为人木讷,没有头脑,且又爱占小便宜,年前见松江棉布便宜,便进了许多。

    谁知棉价大跌,棉布滞销,八百两银子的进货,别说赚钱了,至今连二层都没卖出去!

    北方春短夏长,而秋季新棉又下,中间还有雨季,不尽快卖出去,说不定这棉布就货烂陈仓了!

    昨日店里盘点后,赵国基今晨对赵姨娘一说,赵姨娘立刻急了——这可是她半辈子的积蓄!

    赵姨娘肚里有气又不好对他哥哥使,只好到贾环这出出气。

    “把我当出气筒了!”贾环心里暗忖道。

    而这时却听赵姨娘说道:“完了,这回是完了,但凡你出息些,我也不用开这铺子……不行,我的找探春那死丫头去,有钱也不知给自己亲兄弟,反倒给那不亲的……”

    说着赵姨娘起身就要走。

    见赵姨娘怨天由人,四处胡乱撒气,但一颗心却全是系在贾环身上,虽然己非彼‘贾环’。但贾环感觉好笑中,又有些感动,心里己觉得不能任她像没头苍蝇般胡闹!

    另外探春也是个可怜的人儿,《红楼梦》里的判词是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未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干里东风一梦遥。

    原著中探春才情高绝,却为母弟所欺,最后因贾府败落,被南安王妃认做义女,当假郡主,远嫁番王,宿草庐,食生野……

    “也不知我能不能改变这贾府的‘运’,不然这等美女只能去做野人了!嗯,就从这铺子开始吧!这现成的基础,倒不必麻烦了!而且时候也好,年前年后正好促销。”

    贾环心里叹惜着,口中阻挡道:“娘,你就别去找麻烦了,铺子的事就交给我吧!我看能不能把布卖出去!”

    “怎么叫找麻烦,怎能让她的银子便宜了别人,还是放我这保险……你看你能的,都快上天了!这眼看要开春了,你能把这厚布买出去?”

    赵姨娘脱口而出,可能是因为贾环病好了,她言语上又恢复了以往的尖酸刻薄。

    “放你这保险?只怕探春觉的一点也不保险!而且放你这却是一点都不保险!”

    想到红楼原著里,赵姨娘的银子最后都被冯道婆骗光,贾环不禁心里暗笑。

    知道赵姨娘就是这样的人,贾环对她言语上的刻薄也不以为意,而是淡淡的说道:“娘,反正卖不出去了,不如我来试试!”

    “哎!死马当活马医吧!反正以后都是你的,随你折腾去吧!”

    说着,赵姨娘站了起来,甩了甩手帕,又说道:“不行,我还是得到探春那看看去,我真不放心!”

    “这……”

    望着赵姨娘匆匆而去的背影,贾环突然升起一股无力感。

    ……

    随后按着记忆,贾环唤来了长随来柱,然后也没要马车,便步行往棋盘街走去。

    ‘赵记’绸布店在棋盘街,原贾环的记忆是模糊的,贾环觉的有必要考查一番。

    棋盘街在贾府的西南侧,紫禁城正南方。

    出了偏门,一路西去,路上青石铺道,沿街都是木制的房子、木楼,但上面铺的却是硫璃瓦,亮晶晶的!

    房子或木楼后面都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院子,规划的十分整齐,倒真如棋盘似的!

    而在这些木房或木楼的上梁正中,大多都有一块木匾,上面或草或行,或烟或金的写着店铺名字:回春堂、春泰、顺兴德、审记……

    也有将店铺名字挂在上方或在店铺门口立块大牌子的,如醉仙楼、如归客栈、四海归……很是醒目!

    而街面上也是行人熙熙攘攘,乘轿的、骑马的,步行的、推独轮车的、坐牛车的什么人都有,贾环甚至看到好几次蓝晴高鼻的外国人。

    “不愧是京都,商业竟己这么发达!这文化气息也浓!”

    这古色古韵里散发的商业气息让他有些感慨。

    贾环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步行了约一个时辰才来到‘赵记’绸布店。这里己是棋盘街的最西侧,己远离了繁华地带。

    “怪不得生意不好,这位置也太偏僻了!”

    贾环一边念叼着,一边迈了进去,只见绸布店里有三间房,迎面是一排半人高的木柜,上面摆满了花花绿绿的布卷、绸卷。赵国基和三个伙计一身皂衣,腰间系着烟带,头上戴着上扁下圆的烟色幞头帽,正趴在布卷上闲聊着。

    “呀!三爷你怎么来了?”

    见贾环进来,赵国基一边问着,一边绕着柜台小步跑了过来,他虽是‘贾环’的亲舅舅,但按封建礼节,却得称呼贾环为三爷。

    “听我娘说,进来的布卖不出去,我来看看!”

    贾环随意的说了句,虽然应该称呼赵国基一声舅舅,但此人已非彼人,贾环却是叫不出来。但这却暗和了规矩,赵国基倒是没觉出来。

    但是听了贾环的话,赵国基心里一怔:“他平时愚顽,不顾生计,今天这是怎么了?”

    随即他却是老脸一红,心里想着:“可能是我没做好,我妹妹生气了,让他来敲打我!”

    他本就木讷,心里在这么想,简直不知道怎么回答贾环的话了,因此他只是弯腰行了行礼,嘴里含糊不清的解释道:“这个,这个,今年行情不好,所以……我昨天和你姨娘说了。”

    贾环常年跑销售,最是能揣摩别人的心里,见他忐忑的样子,他微微一笑,安慰道:“天时不好,这倒也不冤舅舅,你带我去看看吧!”

    见赵国基这么老实,贾环这声舅舅倒是叫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