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五章:轻描淡写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急忙推门出去,却没看见人,只是窗下的积雪上有两只脚印。

    “这谁呀?站在窗下干什么?”贾环心里疑惑着。

    而这时如意提着食盒从垂花门走了进来,贾环急忙迎了上去,同时问道:“如意,刚才你迎着谁了吗?”

    “哦,没迎着谁,倒是看到王麼麼往东边去了,好像是去了夫人那里。三爷怎么了?”

    “没什么?”

    贾环淡淡的回了句,心里却有些烦恼,他明白这是王夫人起了疑心,才派王麼麽来偷窥——这病是装不成了!

    但更令他烦恼的是,有王麼麽这內奸在,以后他的一举一动都会在别人眼皮底下,要是真正的贾环问题倒不大,但自己这个冒牌货却不行!

    “这王麼麼得尽快把她赶出去……明天还是按以前的规矩去磕头吧!哎!躲不了了!”

    与其被惦记,不如主动出击!突然间贾环感觉在这里也生之不易!

    ……

    紧挨荣禧堂西侧,是五间上房,外面雕梁画栋,飞檐斗拱,蔚为壮观;里面也极奢华,猩红洋毯,云母屏风,紫檀桌椅……

    云母屏风后面是一个贵妃榻,镂空雕花,灵珑典雅,贵妃榻的南侧放着一个金丝画雀抱枕,王夫人正侧卧在上面。金钏儿蹲着身子,正给她捶着腿。

    而王麼麽则站在王夫人面前,偎着炭炉,正弯着腰笑道:“夫人别担心,我刚才听环三爷在弹琴呢,估计早就好了,只是和您耍猴儿呢……”

    “竖子安敢欺我!”

    王夫人重重的‘哼’了一声,又奇怪得问道:“他会弹琴了?他啥时这么用心了?!”

    “这个,这个,奴婢不知,可能是在学堂,夫人你看要不要把他喊来责问下?”

    说着王麼麽眼光嘘嘘地偷看了王夫人一眼。她被王夫人付与监看贾环的职责,却没做好,心里不免忐忑。

    听了王麽麽的话,王夫人不禁想到早辰贾母那凌厉的一眼,她沉思了一下,说道:“算了,快过年了,别出什么么蛾子!”

    “嗯嗯,夫人考虑周全!那我家那小子的事……”王麼麼探了探头,试探着问道。

    她儿子来柱是贾环的奶哥兼长随,但伺待这样的主子却既没有油水,也没有面子,所以她才求着王夫人。

    “过年再说吧!”

    王夫人懒懒的回了句,然后挥了挥手。

    “现在就给我耍奸耍猾,以宝玉的性子,我要是不在了,他还不得上天!对了,老爷昨日念叨说他不学骑射……哼!”

    待王麼麽退下后,想着想着,王夫人嘴角突然浮出一丝冷笑!

    ……

    第二天一早,按照脑中贾府晨昏定省的规矩,贾环洗刷完毕就匆匆还贾母的三间小厅赶去。

    记忆中,贾母年龄大,起的早,所以王夫人一众人等为显孝心,往往去的很早。以前的‘贾环’也往往在贾母处向王夫人请安。

    “这倒是省事了,不用到处乱跑,只是不知道王夫人会怎样对付我……”

    记忆中路线仍在,穿过垂花门,便是假山水池,走了一段超手游廊,转入一条画壁穿堂,贾母的三间小厅便出现在眼前。

    小厅的门半掩着,依稀可见里面人影晃动。看到这里,不知为何贾环心里略感紧张。

    “看来人不少……早晚也得见面!”

    如此想着,贾了撩了下裙摆,迈了进去。

    进去一看,只见屋子正中是一座大紫檀雕螭案,案上墙壁上挂着松鹤延年图;其下是八把红酸官帽椅,东侧则是一排烟檀架屏风,屏风锦布上绣成一幅红梅吐蕊图。

    屏风上下两角有两个青铜浮雕大炭盆,可能刚加炭,颜色暗红,但有袅袅的竹香味!

    而正上方东侧的花梨木太师椅上,贾宝玉正被贾母搂在怀里。

    贾母穿着一件红褐色五福百褶裙,满面慈祥,下巴有赘肉下垂,略显肥胖,此刻正‘呵呵’而笑,头上钗珠乱颤。

    而下方的官帽椅上则坐着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三春……

    “我靠,人这么齐!形式主义这么严重……哦,快过年的缘故!”

    贾环心里想着,手上又撩了下裙摆,准备磕头请安;同时心里掠过一丝无耐——虽然心里不情愿,但总要入乡随俗!

    “考上秀才就好了!考了秀才有功名在身就可以行礼而不跪了……看来功名这条路是非走不可!”

    贾环一边念叼着,一边弯腰拱手道:“孙儿给奶奶请安。”

    “免了!你就别多礼了,今儿怎么样了?”

    贾母拉着宝玉的手,一边阻止着,一边问着。

    贾环一听,顺势站直了腰,一边回道:“多谢奶奶挂念,己经全好了。”

    听贾环这么一说,贾母愣了一下,随即说道:“这孩子,病了几天,倒是会说话了!去给你娘行礼吧!”

    听贾母这么一说,贾环心里微微一愣,心里明白又露马脚了,但马脚很小而己。

    “以后还是少说少做,让她们慢慢习惯才好!”

    如此想着,贾环转身正要给王夫人行礼,却见王夫人脸色一寒,三角眼一瞪,说道:“我的也免了吧!昨日听宝玉说你还躺着,今儿就好了,你这病好的倒挺快的!”

    贾环自然能出王夫人话里的意思,也明白王夫人话里的陷井,他也不争辩,从心里上也觉的争辩没有意思。

    因此,他只是淡淡一笑:“多谢母亲挂念!昨夜出了一通汗就好了!”

    王夫人本以为自己撂了脸色,在自己的威严下,贾环会像以前一样惊慌失措,露出马脚,她正好趁机训斥一番,挽留下昨日丢的面子。

    但贾环这么一说,完全是滴水不漏,王夫人顿感心里一塞,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她只得‘哼’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而这时贾母却说道:“你们都散了吧!只留几个小的就可以了!你们在我跟前也不舒服!”

    “瞧老祖宗这话说的,明明是见了我们不舒服,却偏要说我们不舒服!”王熙凤嘻笑着,又耍起了贫嘴。

    “这凤辣子!就你贫嘴!”

    随后贾母‘呵呵’的笑了两声。

    是走是留,贾环本来还游移不定,听贾母这么一说,也只好留了下来。

    王夫人等人走后,宝玉、黛玉、袭人等便随意起来,开始说笑。

    虽说林黛玉和三春作为金陵十二正册,或清灵婉约,或端庄雅致,或顾盼神飞,有着古典的脱俗,但以贾环二十六七的心理年龄看来,也不过是一群小萝莉罢了。

    而宝玉虽然面白唇红,也不过一奶油小正太罢了!

    看景不如听景,受《红楼梦》的影响,贾环看了两眼,但立刻便没了兴致——美则美矣,却只是女孩之美!

    “和这些小孩玩什么呀!没意思!”

    听宝玉、黛玉、三春谈什么词曲、香包、胭脂之类的,贾环深感无聊!

    于是他便坐在火盆旁的杌凳上,听着,看着。通红的竹炭火里,房间香温气馥,但他像个路人一般!

    黛玉自昨天就品味着‘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味道,但感觉意犹未尽,应该还有下句,本想问问贾环,但见他心不在焉的样子,这么多人,便没开口。

    不一会儿,厨里送了早点……

    在贾母处吃完,贾环颇觉无聊,便告退了。

    “这老三,今天怎么像个闷葫芦似的,不声不响的?”

    毕竟是亲姐弟,探春疑惑着。

    ……

    “也该出去逛逛了!外面是什么样子?”

    从贾母处出来后,贾环抬头看了看太阳,明晃晃的耀眼,他不仅轻轻吐了口气,按原路返了回去。

    刚走到垂花门,贾环突然听到自己的房间里传来轻轻的啜泪声,声音像是赵姨娘的。

    “她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