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四章:各方反应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见贾母发问,赵姨娘毕竟没有脑子,而且她自以为是有子女的姨娘,且得贾政宠爱,所以她是时时刻刻准备着向王夫人发难的。

    因此她在王夫人后面说道:“回老太太,环儿自五日前被夫人罚跪后,发烧就一直末好……”

    赵姨娘话里的意思,贾母自然懂得,但她更注重上下尊卑,长庶之别!

    庶子说白了就是和嫡子争夺家产的,所以对于庶子的打压,从贾母的角度来说,她认为是应该的,但要沍重一个度,毕竟庶子还有开枝散叶的作用。

    贾母生气是因为王夫人超过了那个度,而决不是能容一个姨娘打压正室。

    因此她冷冷的截住赵姨娘的话:“既然环儿不好,你也不用在这伺待了,他喜欢吃什么,你从桌子上弄些与他。”

    说着贾母冷冷的瞧了王夫人一眼,眼光犀利如电!

    被贾母这么一瞧,王夫人悚然一惊,“这要是长时间不好,我岂不担了个苛待庶子的罪名!以后怎么出门……那还有什么威望……”

    王夫人心里越想越惊,这时却听赵姨娘说道:“多谢老祖宗赏赐,环儿呀,最喜欢吃这龙袍鱼翅和酒糟鸭信,我端这两盘儿就够了。”

    赵姨娘眉眼带笑,喜滋滋的说着,心中还以为嬴了王夫人一回!

    说时,鸳鸯己经递过了食盒。

    见赵姨娘这个样子,王夫人心里略宽,心道:“明天派宝玉看看他去!”

    而王熙凤也是凤目一转,继而笑道:“你们看到了吧!老祖宗最是疼爱儿孙,咱们可得使劲儿吃,不然老祖宗又会心疼、生气!”

    “这凤辣子!”听王熙凤这么一说,贾母笑着斥了一句。

    见她颜开,屋子里气氛这才轻松起来。

    ……

    龙袍鱼翅入口生泽,酒糟鸭信香脆适度,直到第二天早上,贾环醒来时仍感觉唇齿留香。

    起床后,贾环自己动手洗刷完毕,如意就提着食盒进来了。

    见贾环己洗刷完,如意便抽开了食盒,一边往外端着碗碟,一边笑道:“今儿不知怎么了,厨里竟给做了八宝莲子汤……”

    听到这里,再想到赵姨娘昨晚端来的龙袍鱼翅、酒糟鸭信,以及赵姨娘得意洋洋的话,贾环明白自己被重视了!

    “看来这装病的日子快要到头了!本来还想多病几天的,哎,规矩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入乡随俗吧!”

    吃完早点,贾环按习惯读,不,应当说是啃了会《国史》,同时随时把不认识的字用毛笔写下。

    读了一会儿,觉得厌了,他便放写了,然后开始练字,待将生字写完,又习惯性的写了几个字。

    做完做些,贾环刚想弹琴,却听外面响起嘈杂的脚步声、谈话声,好像人很多的样子。

    “来人了!好多!再装会吧!免得麻烦!”

    想到这里,贾环急忙跑到了床上,然后又对如意眨了眨眼晴。

    如意掩唇轻轻笑了一声。

    刚躺下,贾环就听外面王熙凤喊道:“环兄弟在吗?我们来看你了……怎么有病也不说一声儿!”

    “我靠!这话说的,有病倒成有罪了!古人的思维也不可小觑呀!”

    贾环心里念叼了句,可能是来的时间短,又知王熙凤的下场,对王熙凤这话‘机关算尽’的话倒也没有在意,只是感觉王熙凤说话当真聪明历害!

    但他既打算装病,便没有回答,只是以眼色示意如意开门。

    “三弟,你怎么样了?母亲和奶奶让我来看你来着。”

    随着话音,贾环就见贾宝玉与王熙凤并排出现在床前。

    其后是李纨贾兰,再往后是三春、黛玉、秦可卿。

    虽然在书上读过,在脑中也有印象,但乍一见真人,贾环还是有些惊赞!

    那宝玉自是不用说了,头戴金冠,面如秋月,眉如墨齿,石青刻花绸袍上,束着五彩宫绦,又有一根五色丝条,系看一块碧玉。活脱脱的一枚小鲜肉!

    而王熙凤却是彩绣辉煌,头上戴钗挂珠,身穿大红穿青云缎窄祆,下穿翡翠撒花百褶裙,身材苗条,凸凹有致,有如神妃仙子。

    探春则俊眉修目,顾盼神飞;迎春温婉,鹅脂凝腮;惜春幼小,眸凝清光。

    而后的李纨则静若秋水;秦可卿袅娜纤巧,楚腰兰颜。

    而黛玉则是一身绛绿色百褶裙,站在书桌旁,如一株修竹,见之忘俗……

    “这真是各有各的风流!千红一哭,万艳同悲,这样的下场,怪不得曹先生笔下怜惜!哎!”

    贾环一边惋惜着,一边支起身子,故作虚弱的说道:“己经快好了!有劳二哥挂怀,还望二哥和奶奶、母亲说一声。”

    说罢,又转头对王熙凤等人说道:“只是小毛病,这么兴师动众的,给你们添麻烦了!如意,倒茶。”

    听贾环这么一说,王熙凤‘哟’了一声,惊奇的说道:“环小子你啥时会说人话了,这文绉绉的!”

    而黛玉立在书桌旁,见书桌上的纸墨迹未干,她灵珑心窍,立刻明白了过来。

    随即笑道:“环兄弟要是再病几日呀,就成大学士了……”

    说着,她心里默读着:“花自飘零水自流。”

    “我何尝不是飘零……”

    默读到这里,黛玉本就多愁善感,想到自己的身世,心里一酸,蓦的痴了,余下的话却是说不出了。

    听王熙凤和黛玉这么一说,贾环暗自心惊“看来我还是不适应这个身份,但以前‘贾环’的愚钝顽劣我却学不来,以后还是离她们远点的好!这黛玉果然如书上写的敏锐尖刻!”

    心里这样想着,对于王熙凤和黛玉的话,贾环便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

    其余众人见他如此,以为他身弱,懒得说话,宽慰了几句,便去了。

    其实众人心里都明白,来此,只是做给贾母看的!

    只有迎春,毕竟是亲姐姐,回头多望了一眼。

    而黛玉则是一边走,一边沉思:“这词难道真是他写的?他素来愚顽,怎会有如此才情……不可能!”

    ……

    午睡之后,贾环又读了会《国史》,虽然囫囵吞枣,一知半解的,但感觉这‘明朝’和上一世历史中的差不多,内外环境、政冶制度都相似!

    读了一会儿,还如以往一样得生涩,实在读不下去,便放下书,和如意下了会五子棋……

    至晚饭时分,如意提着食盒去了公厨,房子里只剩下了贾环一人。落日余红浸在窗纸上,有一种静静的红,独在异乡为异客,贾环突然感到一丝寂落。

    “过两天也该出去看看了!君子慎独呀!”

    站在琴台前,贾环随手弹起一缕琴音。

    曲毕,抬头间,贾环却看到东边窗纸上有一个模糊的人头影子。

    “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