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二章:分析与方法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在如意的服待下,贾环喝了水,喝了药。

    随后如意说道:“少爷,可是姨太太说,少爷醒了一定要我去告诉她……”

    听如意这么一说,贾环颇感无可耐何,谁知这时內门又是‘吱’的一声,随即就见如意蹲了下身子,福了一福,说道:“姨太太来了!三少爷刚醒。”

    话音未落,贾环就见一个穿着艳红百褶襦裙,头盘高髻,上面金钗乱颤的女人走了过来。

    那女人不过三十左右年龄,身材高挑,容貌艳丽、颧骨略高,面相略显刻薄。

    “这定是赵姨娘了!这该怎么称呼,这年龄和我差不多……”

    贾环正感到拘谨、为难,却见赵姨娘抬眼往床边看了下,随即一下子扑到了床上,紧紧抱住了他。

    同时哭喊道:“我的儿,你可算醒了,佛祖保佑呀!可吓死姨娘了!她们那些烟心肝的就见不得我们娘俩好!呜呜,也不知哪个坏了肠子的到老虔婆那里乱嚼咀……”

    “哪个嚼咀的!这神经真粗旷啊!哎,这母子之爱都转移到我身上了,受之有愧呀!”

    被赵姨娘搂着,听着赵姨娘的担心与报怨,浓郁温馥的香气里,贾环既感觉尴尬,又有些感动,也有些好笑。

    《红楼梦》里赵姨娘是一个自私刻薄的人,但也是唯一全心全意对贾环好,甚至可以为贾环去死的人!

    当然她也是一个粗俗无脑的人,以为有了贾环,就有了和王夫人叫板的资本,结果事后就得了小鞋穿;又因为无脑,隔几天毛病又犯,如此循环!

    书上是这么写,但身临其境,贾环才感觉赵姨娘在无脑方面确实是天才!

    贾府少爷、小姐的标准配制:一个奶妈;两个教引麽麽;两个贴身丫环;四个打扫丫头。

    但因为贾环是庶子,这标准也就降低了,什么都变成了一个,教引由赵姨娘自当!

    那有谁能在王夫人面前咀嚼?当然是年纪大的奶妈王麽麼了!

    因为王麽麼虽是仆从杂役,但仆从杂役也分三六九等,实际上在贾府形成了执事集团,高级的如赖大、林之孝、来升等,低级杂役见了他们都称爷,用晴雯的话说就是像半个主子!赖大的母亲赖麽麽甚至有自己的府邸,宴请过贾母。

    而王夫人是管理内宅的,又是正室,王麼麽为了攀高枝儿,自然会投靠王夫人!

    再想到《红楼梦》里赵姨娘曾请马道婆用厌胜之术伤害宝玉,而马道婆却是宝玉的寄名干娘!

    “这脑子……”

    待赵姨娘哭声渐停,贾环急忙别别扭扭的说了句:“娘,我困了!”

    听贾环这么一喊,赵姨娘却愣了,因为按规矩,贾环应该喊她姨娘,贾环往日也是这么喊的。

    所以这声‘娘’让赵姨娘感觉异常亲近,她心里一热,一边放下贾环,一边‘嗯嗯’着说道:“娘这就走,你好好睡,明儿我让你舅舅给你买点好药来。”

    说完赵姨娘站了起来,掖了掖被角,又对如意安排一通,这才捏着手绢,擦着眼泪去了。

    赵姨娘走后,如意到贾环床边看了看,见贾环闭着眼,也和衣在西南墙角的一个小榻上睡了。

    虽然闭着眼,贾环却并没有睡,相反他的脑袋里却是思绪万千……

    “这开源该从何处着手?先看看吧!这节流却不好办……”

    贾环心里明白要节源必会触及执事阶层利益,甚至是贾府高层利益,以自己现在的年龄、地位去碰这些硬骨头,不仅是蜉蝣撼树,更是以卵击石!

    但放任的话也不行,否则即使开源了,不节流也没什么用!

    “算了,这贾府公产的开源节流还没有我说的份,反正贾府有私产者众多,我还是另起炉灶吧!以后固然会受牵连,但只要‘路’在,就不会过于潦倒!丝绸之路,重要的不是丝绸,而是路!贾府一蹴不起,也与‘路’掌握在执事集团手上有关,以后我却是要注意……”

    想到这里,贾环感觉明朗了许多,心中那份急迫感也淡了。

    “尽信书不如无书!还是先观察观察吧!”

    ……

    第二天早晨起来时,贾环感觉脑袋轻松了许多,身体也轻省了,看样子病已经好转,但身上却黏黏的不舒服,估计是夜里出汗了。于是他便唤了如意,让她拿毛巾,想擦一擦身上。

    谁知如意到了床边,却脆声说道:“三少爷,我来吧!”说完如意就凑了过去。

    “不不不,我自己来。”

    望着如意尚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贾环心里升起一股负罪感,他一下子把毛巾抢了过来。

    如意,愣了一下,感觉怪怪的,但她小小年纪却说不出来。

    擦完后,贾环起身如厕,到了外面一看,碧空如洗,却是个晌晴天。

    另外由于北方的天气冷,前天又下了雪,再加上荣国公府本就宽广,亭台殿阁,飞檐斗拱,栉比鳞次,峥嵘轩峻,现在又铺上白雪,冰溜垂挂,看上去真像是琼楼玉宇一般!

    特别是府上三条通路,高木叶落,冰雪一铺,真是玉树琼枝!

    贾荣看的一呆,继而想道:“这荣国府的样子倒和《红楼梦》里的一样!东边应该是贾赫住的地方了,中间那一定是‘荣禧堂’了……”

    正想着,忽然听到东边圆门外响起了脚步声,贾环急忙抖了抖,快速往房里跑去。

    钻进被窝后,见如意正往炭盆里添炭,贾环急忙吩咐道:“如意,凡人向你问我病情,你一概说还尚未好!”

    “额……”如意愣了一下,没明白贾环的意思。

    听脚步声近了,贾环急忙指了指外面,然后对着如意眨了眨眼晴。

    “三爷怎么?三爷变得可爱些了哦!”

    如意心里念叼着,樱桃小嘴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但笑意只是一闪而过,便转身去掀帘子。

    随后贾环就听如意喊道:“老爷、姨太太。”

    “贾政也来了!多亏这病呀,不然还得磕头,还真不习惯!”

    贾环刚想到这里,久见赵姨娘陪着一个四十多的男子走了过来。那男子中等身材,一张国字脸,身上穿着一件酱色的丝袍,头上戴着烟色的平定四方巾,一看就是个严肃古板的人。

    “这就是贾政了……还是要装一装的,别露出了马脚!”

    想到这里,贾环用双臂慢慢支起身子,口中含糊地说道:“有劳父亲探望,孩儿早上本想去……”

    贾环还没说完,就见贾政眉头一皱,说道:“你在病中,这早晚暂时免了吧!总是贪玩,不知骑射,哼!”

    虽然贾政最后的不知骑射有训斥贾环不知锻炼的意思,但贾环听了却松了口气——这鸡毛终于拿到了,可以安心养病了!

    而至于养到什么时候,贾环心里悠然地笑着。

    同时从贾政来探望,他心里也明白他的推测是对的——贾环在贾府是被轻视,而不是忽视!

    随后赵姨娘又嘘寒问暖了一阵子,见贾环病情有起色,便安排了如意要好好伺候着,然后两人连决而去。

    其后,贾环便把鸡毛当成了令箭,把小病当成了大病来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