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两百零一章 另类西墙记(十五)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黄柠梦笑了一下,“她是不会将我交出去的。”

    除非她还想当丞相夫人。

    以丞相疼爱女儿的性格,若是女儿遭遇什么不测,定当过问。丞相夫人就算有心瞒,也瞒不过他。

    原剧情是因为黄柠梦自己把自己作死的,丞相才会选择息事宁人。

    但现在不同,她并没有主动作死,所以丞相夫人不敢动她。

    “小姐,对不起,是容音多嘴了。”容音咬着唇瓣,很是懊悔。

    “容音,你不用说对不起,你看得没有错。若是今时今日,我不得我爹的宠,她会毫不犹豫地把我交出去。”黄柠梦道。

    容音错愕地望向她。

    黄柠梦站了起来,走到亭子边上,看着外面那些娇艳的花朵,“你跟在我身边越久,看到的尔虞我诈就会越多。你可怪我把你提到我身边来?”

    容音使劲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小姐说的这是什么话?你教容音认字,教容音看清人心,还将容音从低等丫鬟提拔上来。这份恩情,容音再怪罪小姐,那容音简直不是人!”

    “好容音,我当初没有看错人。”黄柠梦靠在柱子上,欣慰地笑了。

    “主人,您教化人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地强大。”戒指啧啧直叹,它可是看着容音一点一点沦陷的。

    “闭嘴,老娘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情绪,让你破坏地干干净净。”黄柠梦无语了。

    “嘿嘿,主人,我都憋了好久了。”戒指笑嘻嘻地道。

    黄柠梦叹了口气,心里已经放过了他。

    中午和尚们都没有什么心思做饭,还是主持亲自来吩咐了才做了的。

    看到和尚们这样,他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出家人本来应该看破生死,可是他们着实还年轻,不像他这个老头子,活了一大把年纪了,死了就死了。

    住持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小院,看着门前空无守卫,他走了进去。

    他是来找黄柠梦的,不知怎么的,他觉得她可能有办法。

    住持萌生出这个念头,都觉得自己可能是老糊涂了。

    此时黄柠梦正在房间里面看书,听到他的脚步声,有些意外。

    住持进来,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跟她谈经论道。

    黄柠梦自然知道他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

    住持见她这样气定神闲,自叹弗如。

    两人座谈了一下午,容音添了几杯茶,天快黑的时候,住持才告辞离开。

    此时东厢房那边已经快要炸开锅了。

    丞相夫人急得在屋里走来走去,她一连派出了几个会水的从水路潜出去,可是到了现在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是要把她急死吗?

    “夫人,你冷静一点。”

    “都已经这样了,你叫我怎么冷静?!”丞相夫人隔着墙指着黄柠梦的房间,道:“她倒是一点事都没有,一天了,气定神闲的模样,就像外面的那些土匪不存在似的。那些土匪可都是冲着她来的!”

    “哎哟我的夫人,您可小声一点,让她听见了可不好。”葛蔓都想堵住她的嘴了。

    “老娘的命都快没了,难道还怕让她听见?”丞相夫人想起这么多年的隐忍,都快哭出来了。

    “夫人,说不定他们已经出去了呢?只是没有车马,没有那么快到。”青萝是在安慰她也是在安慰她自己,她的心里面也没底,她也害怕就这样死了。

    “我有办法了。”丞相夫人突然冷静了下来,但眼神也非常地可怕。

    青萝和葛蔓面面相觑。

    丞相夫人把元觉寺里所有的人都召集了起来,包括黄柠梦。

    看到这一幕,黄柠梦便知道丞相夫人要做什么了。

    不论是寺里的和尚,还是在西厢房的姜生,还有时时刻刻准备和土匪们殊死一搏的侍卫们,看着丞相夫人有点不明白,这个时候召集他们做什么?

    “你们若是有谁能够退了外面的敌人,我就将小姐许配给谁!”

    “夫人!”黄柠梦微微有些动怒,“你这样做,还不如直接将我交出去保命得了。”

    “住口!这件事由我做主,就这么定了。”丞相夫人难得在黄柠梦面前这样硬气。

    “你!”

    “小姐莫慌。”姜生站了出来,看着她道:“兴许,我有办法退敌。”

    “我也有!”

    “我也有!”

    ……

    一时之间,站出来献策的人多到数不胜数。

    黄柠梦就是有时候脾气娇惯了些,这几日大家伙儿都是看在眼里的,她不生气的时候,那大家闺秀的风范让人着迷。

    还有她娇艳如花的容貌,就是生气起来都是那么地美。

    还有她的身影,是那么的柔弱多姿,想让人保护。

    看不上黄柠梦的都是瞎了眼的!

    侍卫们平时就不想了,但是今天这么好的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反正小姐便宜了外面的山贼,他们可能还是一死,不如为小姐拼一拼,说不定还能在小姐心中留下点位置。

    “你们……哼!”黄柠梦甩袖而去。

    容音跟了上去。

    后面不少男人看着黄柠梦的背影都痴了。

    姜生气极,但这是唯一能够娶到小姐的机会,他不能放弃。

    丞相夫人心里乐开了花,但面上还要装装样子,“你们谁救了小姐,就是小姐的救命恩人,到时候相爷也一定会同意这门亲事的。”

    这话说得众人眼睛一亮,互相对视一眼,除了和尚,全是情敌。

    住持没有到场,他在花园的角门处坐着,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黄柠梦回来正好看见了他,顿了一下,走过去,行礼。

    “住持大师。”

    “黄施主可是真的生气了?”住持开口便问道。

    容音皱眉率先开口道:“住持大师好生奇怪,我家小姐不是真生气难道还是假生气?今天遇到这种事情,换在任何一个女儿家身上,谁不生气?”

    住持笑道:“施主莫急,若是黄施主早就料到这件事了呢?”

    “什么?”容音刷地一下看向黄柠梦,看见她脸上淡淡的笑容,就和平时的一样。

    黄柠梦微微一笑,“什么都逃不过大师的法眼。”

    咔嚓——

    某丫鬟的下巴脱臼了。

    “老衲想问问黄施主,有何退敌良策?”这是住持今天一直好奇的事情。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