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另类西墙记(十二)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黄柠梦将碎纸屑扔在了地上,“我怎么了?”

    “那是我辛辛苦苦写了一夜的,你说撕就撕了!”红烟哭了起来。

    黄柠梦冷哼一声,纤手拍在桌上,“红烟,此乃我罚你的,我拿到这东西,该怎么处置是我的事情,你如此无礼,眼里可还有你的主子?”

    “你这样蛮横,我不服!”红烟看着黄柠梦的眼神发狠。

    “不服?你有什么资格不服?”黄柠梦道,“你的卖身契在我的手里,我想怎么处置你就怎么处置你。你若是不服管教,那我这里也留不住你。”

    红烟愣了,黄柠梦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

    “你就在烟花巷里不服去吧。”黄柠梦拂袖站了起来。

    “烟花巷……”红烟就像被一盆冷水兜头倒下来,从头凉到脚。

    被买去烟花巷,那她还有活路吗?

    红烟哭着跪了下来,拉着黄柠梦的袖子,“小姐,奴婢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忤逆小姐,请小姐饶命,奴婢要是去烟花之地,断然是活不了的,小姐,奴婢求你!奴婢求你了!”

    黄柠梦手一拂,红烟便往后摔去,她抬脚往外走去。

    红烟连忙跪了过去,“小姐!小姐!”

    黄柠梦不为所动,走到了院子里。

    容音端着笔墨纸砚刚刚走过来,正好看见跪在门前大哭的红烟。她这样,让她心里着实发憷。

    红烟看到她,大吼道:“滚!看什么看?你这个贱人,我告诉你,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容音端着文房四宝走向院子里面的黄柠梦,将东西都搁在桌上。

    黄柠梦道:“容音,去叫两个家丁,将她拖入东厢小佛殿,叫她跪在佛前思过,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容音点点头,“是,小姐。”

    容音走了以后,戒指才从她脑海里冒出来,“主人,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你主人我不是女人?”黄柠梦淡然地道。

    “嘿嘿,主人当然是女人。主人不一样,小戒喜欢主人这种性子。”戒指笑嘻嘻地道。

    “处理红烟的事情,我是不是过激了点?”黄柠梦问道。

    “主人你这是正常的表现,哪个女人看到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夜晚共处一室能够淡定的?”戒指道。

    “小戒!”

    “糟糕。”戒指都想打自己的嘴巴了,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一定要查清楚姜生到底是不是如枫!”黄柠梦脑海里始终忘不了昨天晚上看到的那一幕,想一次,她便心疼一下。

    “主人,对不起,都是我无能。我只能感应季如枫,就是查不出来和他任何一点相关的。”戒指懊恼地道。

    “小戒,这不是你的错,他是我的男人,若认错了他,应该惭愧的是我。”黄柠梦道。

    “主人别想太多,无论怎么样,我都会陪着你的。”戒指道。

    黄柠梦点点头,“幸好有你。”

    红烟被家丁拖走了,容音见她可怜,给她送了点饭过去,结果被她打翻,还被羞辱了一番。

    容音快速地收拾了一下,便没有再管红烟。在她心里,一直惦记着黄柠梦,她怕小姐久等了。

    容音几乎是小跑到黄柠梦身后的,默默了喘了好几口粗气,才行礼,“小姐,红烟已经在小佛堂待着了。”

    “我知道了。”黄柠梦转头看向她,又看了眼身旁的凳子,“坐吧。”

    “这……小姐,奴婢不敢放肆。”

    “坐下吧,你若不坐下,我如何教你认字写字?”

    “是。”容音遵命坐了下来,但却不敢坐全了,只敢挨着凳子一点。

    黄柠梦微微叹了口气,摇头,站了起来。

    容音见她站起来,也要跟着站起来,黄柠梦伸手轻轻一按,容音便坐了下去,实实地坐在了凳子上。

    “以后,我教你认字的时候,我们两个不再是主仆关系,而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这话说的容音几乎掉下泪来,可她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小姐,这怎么可以?”

    “你不听我的话了?”黄柠梦拿小姐的身份来压她。

    容音摇头,“奴婢不敢。”

    “哼。以后不许你再自称奴婢,我不喜欢听到这两个字,你自称‘容音’就好。”黄柠梦坐了回去。

    “是,小姐,容音明白。”容音把眼泪逼了回去,谁以后再说小姐骄横跋扈,她就撕烂谁的嘴!

    黄柠梦上一辈子毕竟还兼职过老师的,教起人来,简直手到擒来。

    而且黄柠梦最擅长的,就是因材施教,所以教容音完全没有问题。

    墙的这边在教学,墙的另外一边,姜生因相思,来到墙角之下,听到黄柠梦教人识字的声音,那感觉简直没法儿形容,总之他喜欢到了极点。

    晚上,礼完佛的丞相夫人知道红烟的事情,特地过来找黄柠梦了。

    彼时,黄柠梦正在饮茶。

    说了一下午,她的喉咙微微地有点痛。

    丞相夫人盛气凌人地走进来,面色不善地看向她,“黄柠梦,你在家里耍小姐脾气便罢,在此处是不是应该收敛一点?你这样做,惹恼了神佛,以后有你好果子吃的。”

    黄柠梦搁下茶,冷笑一声,“我倒是不相信神佛是些不讲理的。夫人,我已经收敛很多了。若是在相府,你信不信我能将她杖毙?”

    对上她凌厉的目光,丞相夫人心中一惊,连忙瞥开,竟有几分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信,是真的信,黄柠梦那般跋扈的性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小小丫鬟性命,别说是她了,就是自己,也是不放在眼里的。

    可是红烟不是一般的丫鬟,她是她的女儿,是她的亲生的女儿!

    无论如何,先保住红烟。

    丞相夫人软下语气,“柠梦,你看,我这也是为你的名声着想,这毕竟是在寺院里,咱们在这里礼佛七天,这七天里面,还是尽量不生事端,那些小事就让它过去吧。”

    黄柠梦看向她,笑道:“夫人,你对红烟关心地,未免有些过头了吧?”

    丞相夫人一瞬间有些慌乱,“我是在关心你。”

    “哦?是吗?”黄柠梦直视她。

    在这双明亮的眼睛的注视下,丞相夫人有些无所遁形的感觉。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