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一百九十六章 另类西墙记(十)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黄柠梦面不改色地道:“去吧,中午不必来我这儿伺候。夫人,将你那儿的容音暂且拨来给我吧。”

    丞相夫人笑道:“柠梦这儿缺人,我自然应该拨人,不如我把葛蔓先叫过来伺候你吧,葛蔓年纪长些,更懂得怎么伺候人,容音不过是杂使丫头。”

    黄柠梦拿书的手放在膝盖上,她偏头看向丞相夫人,道:“夫人,我们来这里本就没有带多少人来。葛姑姑是府里的老人了,平常伺候你也是尽心尽力,此刻将她拨来给我未免不好。就将容音拨过来,没有我的允许,她不准离开。”

    丞相夫人的笑容一僵,“好,就随你。”

    “嗯。”黄柠梦应了一声,便接着看起书来。

    丞相夫人转身之后,面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小贱人,等老娘把你嫁出去,看你还怎么在府里横行!

    黄柠梦看着她们的背影,倒是略觉好笑。

    真以为那么容易吗?

    她昨日看的《观音心经》全是繁体字,就光是一个‘觀’字,也要费上不少的功夫。

    毛笔软软的,全不如硬笔好写,她说的能一下午完成,是指的硬笔。

    先折腾折腾这个红烟,教教她,什么叫做敬业。

    中午的时候,容音就被派了过来。

    容音是个十六岁的姑娘,脸圆圆的,五官小巧可爱,眼神正直坦荡。

    许是黄柠梦的‘名声’太广,容音听了太多,先入为主,初见到她时,不自禁露出几分害怕来。

    黄柠梦摇手一指,“将斋饭放下吧,你去吃了午饭,再来捡了碗筷。”

    “小姐……”容音想说这样不合规矩。

    黄柠梦直接打断了她的话,“我说的话就是规矩,去吃吧,不必太快,小半柱香过后,你再过来。”

    “是,小姐。”容音头懵懵的,退了出去。

    “主人,你关心人,就直说嘛,什么时候成了这别扭的性子?”戒指一下子就听出来了。

    “我问你,原来的黄柠梦是什么样的性格?”黄柠梦走到桌前坐了下来。

    “原来的黄柠梦,嚣张,跋扈,我行我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事情不管对错。眼界高,看不起穷人……”戒指一溜数下来,突然有点同情姜生,以前喜欢了个什么玩意儿?

    “若黄柠梦真看不起穷人,她又怎么会喜欢上姜生?”黄柠梦笑问。

    戒指懵了,“对呀,若她看不起,又怎么会看上姜生的?”

    “在我拥有的黄柠梦的记忆里,她确实有一股子倔强不肯认输。她从小便没了娘,不想露出自己的脆弱,所以身上披了一层尖锐的外壳。”黄柠梦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放在旁边,拿起筷子。

    戒指点点头,“那这么说来,黄柠梦也挺可怜的。”

    “可见的人,必有可恶之处。”黄柠梦夹起一根青菜,吃得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主人,我若不是知道你三天两头的就外出打猎吃顿好的,就你这份淡定的心性,我都要佩服了。”戒指嬉笑地道。它简直都要爱死它家主人这副伪样子。

    “难道没有这个,你就不佩服我了?”黄柠梦挺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跟戒指天南地北地扯,至少不无聊。

    “嘿嘿,没有这个也佩服。”

    ……

    容音遵循黄柠梦的吩咐,小半炷香的时候过来将碗筷收拾了拿下去。

    没一会儿又回来了。

    黄柠梦依照往常的习惯,拿了一本佛经走进院子里。

    容音拿了一块垫子快步走出去,走到黄柠梦的前面,看着几个位置有点愣,转头问道:“小姐,您要坐哪个凳子?”

    黄柠梦指了指寻常坐的凳子,容音便过去将垫子放在了上面。

    “小姐请。”

    黄柠梦走过去坐下试了试,抬头对容音笑道:“谢谢你,容音。”

    容音摸着后脑勺,有些不太好意思,“小姐,这是容音应该做的。”

    黄柠梦笑了笑,没有说话,看起佛经来。

    见她不说话了,容音有些局促,不过没一会儿她就安定下来了。

    从来没有主子跟下人道谢的,小姐能这样做,证明她的心地并不像外界传说中的那样。

    她应该好好伺候小姐,以报答小姐的提携之恩。

    “嗯。”戒指在黄柠梦的脑海里,赞赏地点点头,“主人的眼光很不错呢,容音比那个红烟好太多了。”

    “人的眼睛乃心灵的窗户,古人诚不欺我。容音的眼睛,就说明了她的心性。”黄柠梦道。

    “她这样的,容易受欺负吧?”戒指道。

    “我会教她怎么做好一个大丫鬟的位置的。”黄柠梦道。

    “向来‘小姐’身边的大丫鬟都只有一个,红烟已经被主人抛弃了。”戒指想到坏红烟的下场就兴奋。

    “这话说岔了吧?我几时将她当过自己人?”黄柠梦道。

    “嘿嘿,说得也是。”

    黄柠梦照例看了一下午的佛经。

    红烟经过这一下午才知道黄柠梦罚她罚得究竟有多重,她写了一下午,才刚刚能写完第一遍。

    而且这一遍已经快要了她的命。腰酸背痛,头又疼,手又酸,几乎都快提不起笔来了。

    可她还有两遍要写!两遍!!!

    这还不如将她罚到洗衣房去洗一天衣服呢。

    红烟一边写字一边对咒骂黄柠梦。

    就在这时,她忽然想起一个人来。

    ……

    晚上,黄柠梦照例出去打猎,经过西厢的时候,听见了声音。

    她有几分疑惑,悄悄地走到姜生房间的窗外,然后她看到了可能此生都难忘的场面——

    只见红烟的手半搂状搭在姜生的肩上,另外一只手还在指挥他写着什么。

    而姜生,忙得满头大汗,十分认真,连男女之防都没有注意到。

    “主人……”戒指担心地叫了她一声。

    黄柠梦深深地看了一会儿,退了几步,转身足尖一点,飞出了院墙。

    ……

    寺外林中,一道黑色的身影悄无声息穿梭,速度快如闪电。

    “主人,说不定你是误会了,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你看红烟才多大?十三岁。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嘛,他怎么可能对豆芽菜动心?要动心也是对你对动心啊。”

    “主人,你别这样,我,我害怕。”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