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一百八十九章 另类西墙记(三)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两天过后,黄家去元觉寺的队伍启程了。

    浩浩荡荡地走了一天,来到元觉寺。

    寺门之前,王公贵族也得下车,所以很多人一早就等在了这里。

    黄家的马车有两个,一前一后,前面的是夫人的,后面的是小姐的。

    后面马车里,丫鬟红烟先出来,踩着凳子下了马车。

    很多人都认得她,看到她,就对车里的小辣椒更加期待了。

    这就是敢看不敢吃,有色心没色胆。

    一只纤纤玉手伸了出来,拨开车门帘。

    公子哥们眼睛都看直了。

    而另一只手伸出来的时候,公子哥们简直有种冲动,想伸手去扶。

    然而真正扶住了这只手的,只有丫鬟红烟。

    另外一边的家丁帮忙打着帘子,方便小姐出来。

    在所有人期待下,黄柠梦提着裙子下了马车,一袭烟笼雾纱嫩黄色的裙子,勾勒出曼妙的身材,云纱罩了半脸容颜,只露出一双杏眼,神采奕奕。

    露全脸还没有什么,就是这半遮半掩的,才更撩人心魄。

    虽然之前很多人是见过黄柠梦长什么样子的,但也并不能阻止他们现在更想看她面纱下的容颜的欲——望。

    有美人兮思之不忘,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

    好不容易见到了,还半遮着,这心不得跟猫挠着似的么?

    只见这时,黄美人从腰间扯下一根色泽极好的玉箫放在手中把玩。玉箫尾部系着嫩黄色的络子,刚才和裙子混在一处还没有注意到,现在才看清楚。

    不知是不是他们的错觉,黄柠梦好像比之前更美了。

    一众痴痴的目光注视下,黄柠梦从容淡定地走到了继母的身后。

    继母跟主持说了几句话,又介绍到了黄柠梦。

    主持看过来,黄柠梦微微点头,眼神带着些许礼貌的笑意。

    进入寺内,两人先去烧了香拜了佛,接着又去添了香油钱。

    继母想去抽签,黄柠梦对此没有兴趣,便让红烟陪着,由小沙弥引着往后院赏花去了。

    就黄柠梦刚刚走到门口时,忽然感受到了来自灵魂上的感应,她站住脚,往左边走廊看过去,然而除了他们丞相府的守卫没有别的人了。

    “小姐,怎么了?”红烟朝她看的方向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什么。”黄柠梦收回目光,跟上了小沙弥。

    “主人,你是不是感应到他了?”戒指了解她,除了季如枫不会有什么东西会让她刚才一瞬间有那么大的反应。

    “对,可是我看不到他。”

    “要不要我帮你定位找找他?”戒指问道。

    “不用了,只要他在这里,我就能够找到他。”

    戒指想了想,反正她现在身体机能已经调整到了这个世界最好的状态,可以与一流高手相提并论,翻墙找人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好,就听主人的。”

    东边墙外,有一个白净的书生刚被赶了出来,他甩了下衣袖,生气道:“拉拉扯扯,像什么话?”

    家丁指着他,笑道:“想看我家小姐的人多了去了,你还是识相点,站在外面等着吧。”

    “那是你家小姐?”书生微微一愣。

    “可不是,我家小姐越发地貌美,恐怕整个京城的女人也没有容貌上能及得上她的了。”

    家丁说完就走了。

    书生呆了,小姐婀娜的身姿越发地清晰在他脑海中浮现。

    ……

    逛了大半后花园便到了吃斋的时间。

    红烟累地直喘气,看着面不改色的黄柠梦,奇怪的感觉又升了起来。

    走了这么长时间,她怎么还能这么跟没事人似的?

    黄柠梦回到了禅房,她不喜欢继母,自然也不会与她同屋吃饭。

    继母似乎也习惯了不受她待见,吩咐人把饭菜端到她的房间,并没有说什么做什么。

    寺内都是素菜,黄柠梦一向喜欢吃烤肉,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过还是吃下去了。

    想吃其他的,恐怕要晚上出去打猎了。

    在元觉寺还要呆上很多天呢,不吃肉怎么能行呢?

    红烟见她皱眉,以为她要发脾气,反射性地底下了头。

    黄柠梦虽然从来不在她身上发脾气,但会摔东西,大声地骂骂咧咧,红烟还是很怕。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臆想当中的摔碗筷声音,抬头一看,黄柠梦正在慢条斯理地吃着饭菜。

    直到黄柠梦叫她把饭菜端出去的时候,红烟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这真的是她记忆中的那个黄柠梦?还是说她今天累了,懒得折腾了?

    红烟端着碗筷,一路上细细思索,却什么都没有思考出来。

    黄柠梦在她走后就关上了房门,上了门闩,坐在屋内练起功来。

    戒指给她改变了体质,也就是说她现在根骨奇佳,练功手到擒来。

    原本在她脑海里面就储存了非常多的武功路数,心法也都有。

    她挑了一款最适合自己的修炼了起来。

    一入冥想的状态,黄柠梦全神贯注,对自己的内力运行的周天数非常注意。

    这一坐就坐到了深夜,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万籁俱寂。

    黄柠梦走到门前,移开门闩,打开了门。

    靠着门打瞌睡的红烟惯性倒了下来,差点倒在她的鞋子上面,还好反应地快。

    看见是她,麻溜地站了起来。

    “小姐。”

    “你不去睡觉,在这里做什么?”黄柠梦问道。

    “奴婢怕小姐还未更衣洗漱,有需要用得着奴婢的地方,所以就在此守候。”

    “那就打盆水来,替我更衣。”

    “是,小姐。”

    黄柠梦回到房间里面,将床上的被子微微拉开一些,制造自己刚刚是在睡觉的假象。

    红烟很快就把水打了过来。

    眼角余光瞄到床上确实有睡过的痕迹,这才专心起来。

    黄柠梦坐在简单的梳妆台前,等到红烟给她卸妆,然后给她摘下了头饰,一身华丽的衣服换成睡衣,又给她把床铺好。

    “红烟,你去睡吧。这里是寺院,没有那么多规矩,我这儿不需要守夜的。”

    “小姐若是想喝水,没人照顾这怎么能行?”

    “休要多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下去吧。”

    “这……”红烟犹豫了一下,但黄柠梦的话她毕竟不敢违抗,“是。”

    红烟伺候她上床歇着之后,就息了大多数的灯,惯性留下一盏。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