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一百六十五章 这救世主是假的吧(十一)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待改)

    乔秋转身飞快穿过樱花路,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主人,诅咒已经对你下手了,你想怎么做?”

    “我不会放过它的,既然它的世界的天命之子代表的就是它,那么我就先从那些天命之子下手。让它知道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乔秋这次是真的被诅咒激怒了。以前她只想摆脱诅咒,那么现在,不死不休。

    乔秋抬脚往穿越空间的门走去。

    “小戒,诅咒乃无形,我看不见,你别大意了。”

    “主人,我知道了。”这次是它的疏忽,没有下一次了。

    “嗯。”乔秋应了一声,拧开门把,打开门,一跃而下。

    ……

    天已经黑了下来,城市四处都是霓虹灯,马路上依然车如流水,年轻的人们依然穿梭于各个街口,穿着靓丽的夏装。

    这样灯火通明的城市,虽然喧嚣,但也多的是寂静的地方。

    一个昏暗的路口,几个男人正把一个女孩推到一颗手臂粗细的树上,树干弯了一下,又支撑起了女孩的身体。

    这个路口比较偏僻,位于城市的边缘地方,不远处还有未修好的建筑,周围甚至还有些小砖块。

    “小丫头,你应该听说过吧?欠债还钱,没钱拿命偿。我们老大可不是好惹的,你既然没有钱还,那就拿这条命来抵吧。看你还有几分姿色的样子,你被吃了之前,不如先让我们好好的……嘿嘿嘿……”

    女孩低着头,长长睫毛在白皙的皮肤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脸有些圆,五官规规矩矩,依稀可见姣好的容貌。

    男人说着无耻的话,向她靠近,她半点反应都没有。

    “这丫头该不会吓傻了吧?不知道反抗吗?”

    “管她呢,能玩不就好了?”

    “是啊,能玩不就好了?”

    “嘿嘿,那就上。”

    猥琐男一双眼睛都黏在了姑娘的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附和他话的人,不是他带来的人。

    就在他的手要伸向女孩柔嫩的脸时,一只白净修长的手突然出现握住了他的手腕。

    “妈的……你他妈是谁?!”

    猥琐男以为是他的弟兄们,抬头却看见一张狐狸面具。

    “教训你的人!”

    狐面男抓住他的手,直接来个帅气的过肩摔。

    猥琐男的弟兄们看到他被揍了,退了两步,四处一看,捡起地上的搬砖,朝狐面男冲了过去。

    一直低着头沉默的女孩,动了。

    乔秋睁开眼睛,听到打斗的声音,抬头,正好看见了狐面男打倒最后一个。

    她眯了眯眼睛,感受到了来自灵魂的震颤。

    猥琐男见自己这边所有人加起来都打不过他,放了一句狠话就带着小弟们跑了。

    狐面男并没有去追他们,看到乔秋的时候,倒是愣了一下。

    乔秋也在打量狐面男,他的身材有些瘦,人很高,衣服很休闲,脚上穿着运动鞋。

    “你没事吧?”狐面男摘下面具,走了过来。

    狐面男的模样,清清爽爽,一点不娘,颇有几分帅气。

    乔秋按住闷痛的心口,摇摇头,“我没事。”

    “你怎么惹到他们了?”狐面男怕吓到她,语气尽量温柔。

    “好像是……欠钱没还。”乔秋微微皱眉,还没有接收记忆,对原主并不是很了解。就是这个,她还是刚刚模模糊糊听到的。

    “好像是?”狐面男哭笑不得,她知不知道她差点丢命了,连原因都弄不清楚吗?

    乔秋的脑子还有些迷糊,头好像被什么重击过,有些闷痛。

    “你怎么了?没事吧?”狐面男发现她有点不太对劲了。

    乔秋晕了过去。

    狐面男手疾眼快接住她,这才看到她脑后面有血的痕迹。

    “撑住,我马上带你去医院。”

    ……

    乔秋的意识清醒过来,但还睁不开眼睛。

    “主人,我先把这个世界的资料给你。还有救你的那个人,你知道他是谁。我把他这一世的情况一并告诉你。主人……你知道他的名字吗?”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戒指有点犹豫。毕竟之前他们是对头,是对手,从没把对方当过队友。

    “他叫季如枫。”

    “主人,季如枫这一世叫周离溪,他在上一世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受了点影响,这个世界脑子有点问题……”

    “有什么问题?”

    “主人你自己看吧。”

    戒指先把季如枫的资料给了乔秋,它知道她比起其他的,会更关心这个。

    离溪生下来的时候就会说话,家里的大人以为他很聪明,都很高兴,甚至已经替他想象好了未来。

    然而后来离溪说的话总是奇奇怪怪的,他说自己是龙骑士,他要当大佬,他要踩着神龙,手拿神枪拯救世界。甚至还会去命令猫猫狗狗按照他的话去做。

    大家都以为他是小孩子,闹着玩的,没有当回事。

    直到他读小学的时候,把同学打的鼻青脸肿,还一脸认真说自己是替天行道时,他们终于发现了他的不对劲。

    但他们还是不敢相信他是精神上有问题,安慰自己是教育方法出了错,所以对离溪更加的严加管教。

    离溪从小受尽打骂,依然一根筋地认为自己是救世主。那认真的模样,也让他受尽了嘲笑。

    可是很奇怪的是,离溪明明没有学过武术,他的武功却很好,很多人都打不过他。

    这让他在被正常同学嘲笑的同时,也被二流少年们深深忌惮着。

    离溪虽然不喜欢那些自以为是的同学,但是他的职责从来没有忘记,依然如初地嫉恶如仇。

    直到在一天雷电交加的晚上,一道闪电狠狠地劈在离溪的头上,他的身体没事,可是脑子却大大地出了问题。

    他总是对着一个方向笑得很傻很神经,别人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他极度不屑地瞥了人家一眼,留人尴尬地愣在原地,他自己却走了。

    父母带他去医院诊断,医生确诊他是先天性精神病,只是被劈的那一下,加重了精神的程度。

    离溪的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当场休克,送到抢救室里抢救了好半天才抢救过来。

    离溪从那以后就被送去精神病院,而且还送到了具有攻击性精神病区。

    那时他才十七岁。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