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二百零七章 谁爱当太子谁当去(五十五)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太子殿下,我,我是你父皇的女人。”宜贵人脸颊绯红,她低下了头。在太子的眼睛里,她看到了一个男人掠夺的本性。

    这样的眼神,她在四王爷的眼睛里也看到过,她清楚这代表了什么。

    乔秋眼底划过一丝嘲弄,“父皇的女人?父皇如今躺在龙床上生死未卜,你觉得他能活多久?”

    宜贵人一下子想起什么,身体一僵,没有说话。

    乔秋扫了眼床上,手背到身后,指尖一弹,隔空点了皇帝的穴道。

    她继续道:“你大可以跟我坦白,反正将来,整个大今都是本太子的天下。”

    “殿下说这话,我不懂。”宜贵人很慌乱,但却故作镇定。

    “不需要欺瞒本太子,四弟想要谋反的心,本太子早就洞悉,你不过是他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事情败露至今,你认为你为何能活着?”乔秋嗓音极凉。

    宜贵人还是没有说话,但她的身躯已经没有颤抖了。

    “是本太子派了人保你周全。”乔秋道。

    宜贵人神色变幻莫测,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太子,可是若是不相信的话,这的确可能成为事实的。四王爷连他的亲生父亲都能够杀害,那么事情败露了,杀她灭口有什么不可能的?

    乔秋接着道:“你可以不相信本太子的话,但本太子相信你心里是有底的。宜贵人,四弟的行动没有一件能够逃得过本太子的眼睛,他经常偷偷的进入你的寝殿,本太子说得可对?”

    宜贵人脸一白,“太子,这可是杀头的罪,你这是在污蔑我!”

    “本太子有没有污蔑你,你心里清楚。宜贵人,四弟上次去找你,是五天前,刚入子时的时候。而从你寝殿出来的时候,是寅时中。本太子说得可对?”

    宜贵人浑身瘫软,坐在了地上,脸色已经白得没有血色了,抬起头看着乔秋,却看到了怜惜的眼神,顿时精神一震,“太子……”

    乔秋怜惜地道:“你为何要跟着四弟呢?本太子如此强大,难道你就没有看到一分一毫?”

    宜贵人两行清泪流了下来,“殿下……”

    这一声可以说喊得悔不当初情真意切了。

    “宜儿,你喜欢本太子吗?”乔秋问道。

    宜贵人泪眼朦胧得望着她,“太子殿下,宜儿,宜儿配不上殿下了。”

    乔秋蹲在她的面前,表情心疼地递给她一条手巾,“宜儿,本太子想救你。你须得配合本太子才行,等你安然无恙了,你就跟着本太子如何?”

    “殿下真的肯救宜儿?”宜贵人握住乔秋的手,仿佛握住了救命的稻草。

    乔秋忍住心中的反感,眼神如醉地看着宜贵人道:“本太子早就喜欢上你了,奈何你是父皇的女人,唉……”

    “殿下!”宜贵人一下子扑到了乔秋的怀里,哭道:“殿下,你说什么,宜儿都愿意听你的,宜儿愿意跟着殿下。”

    乔秋心中微叹,给宜贵人顺背的手,都带了几分怜惜,这也是个被男人骗来骗去的可怜女人。

    只是,可怜之人,确有可恨之处。

    “宜儿,四弟如今已经箭在弦上,你可写一张他的罪状,然后画押。这张罪状交给我,我就可以带你离开了。剩下的事情,你不必过问,交给我就可以了。”乔秋温柔地道。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吗?不需要我当堂对证?”宜贵人略带了几分试探地问。

    乔秋听了出来,道:“我岂能让你陷入这危险之中?即使需要你当堂对证,我也会找一个替身。如果可以,这张罪状我也不想让你写,可你为什么要牵扯进来呢?”

    乔秋叹了口气。

    宜贵人用手指按住了她的嘴,仰头笑着看她,眼神露出爱慕,“太子不必如此,你能设身处地为宜儿着想,宜儿很开心。”

    东方无澈的人品从小到大都是出了名的好,一言了,她还有什么不能相信他的?

    宜贵人忘了乔秋刚刚才成过了亲,既然她的人品好,又怎么会来勾搭她呢?

    “太医们刚走,开单子用的纸笔还在那里,就用那个写吧。”乔秋道。

    宜贵人点点头,“好。”

    乔秋扶着她站了起来。

    宜贵人现在满心满意都是乔秋,娇羞地望了她一眼,转身往桌前走了过去。

    乔秋心中微微一叹,但还是跟了过去。

    宜贵人坐在桌旁,把她所知道的,都写了下来。

    乔秋知道四王爷不少事情,宜贵人写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

    宜贵人没有怀疑她,也没有存别的什么心思,写下来的东西全都是真的。

    乔秋看着她,看着她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伸手点了她的穴道。

    “你!”

    宜贵人又惊又怒。

    乔秋叹了口气,点了她的哑穴。然后转身走到龙床前面,伸手解开了皇帝的穴道。

    皇上穴道被解开的一刹那,伸出手,扬手就要给乔秋一巴掌。

    乔秋眼神一利,伸手抓住了皇上的手腕,“父皇,你是不是应该看清楚真相再打?”

    皇上气急,“老子打的就是你,不孝的儿子,演戏就演戏,你居然让她抱你!”

    乔秋:“……”

    皇上白了她一眼,“美男计用得太差劲了,还没有朕当年一半厉害。亏这贱人,居然还上当了。”

    乔秋……

    剧本是这样拿的吗?

    皇上坐了起来,身上疼得龇牙咧嘴,皱纹都出来好几条。

    乔秋伸手扶了他一下,给他身后多加了两个软枕。

    皇上靠着软枕,对乔秋道:“把她给的罪状拿来给朕看。”

    “是。”乔秋转身去把罪状从宜贵人手底下拿了出来,回来呈给了皇帝。

    皇上拿着罪状看了,顿时怒火中烧,“这个老四!”

    “父皇,宜贵人您打算如何处置?”乔秋问道。

    “如此水性杨花的女人,按例当斩!”皇上没有丝毫的心软。

    乔秋料想到的结局也是这样,不过她并没有劝什么。宜贵人追求爱情没有错,但是太过盲目了,为了爱可以不辨是非,为爱的人为非作歹,这是不对的。

    现在,事情暴露了,她必须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买单。

    希望这次,能让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