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二百零三章 谁爱当太子谁当去 (五十一)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看完结好书上【完本神站】地址:.wanbentxt. 免去追书的痛!

    “同样都是人,儿臣没有觉得她有什么配不上的。”乔秋看着皇上,直言不讳,眼神非常认真。

    “她就是配不上!”皇帝也拧了起来。

    “若非儿臣喜欢,父皇觉得天底下有谁配不得上儿臣?”乔秋说这话有些自负了,但是她不能不这样说,她要是退半分,她和红花的夫妻缘今生就得断。

    皇帝眯起眼睛没有说话,就这一个动作,父子俩做起来非常地像。

    不得不说,这话说到了他的心坎里,在他的心里面的确没有哪个女人能够配得上自己最得意的儿子。否则当初他也不会纵容乔秋对那些秀女下手。

    但是,即使是这样,他这个最优秀的儿子,也不应该配一个这样的女人。

    曾经是个土匪,而且还是土匪头子。

    这要是公开了还得了?

    “不行,朕不同意!”

    “父皇是在意她的出生,若是儿臣有证据证明她是瑜亲王的女儿呢?”乔秋淡定从容地道。

    皇帝睁大眼睛,瞳孔一缩,抬头看向乔秋,紧张地道:“瑜亲王?你说她是瑜亲王的女儿?!”

    朝野内外,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皇帝还是皇子的时候,上面是有个瑜亲王的。

    瑜亲王优秀,人品又好,和现在的太子在民间的口碑相差不远。

    瑜亲王当年是最有机会成为太子的人,但是因为一场意外,让他失去了一条腿,因此与太子之位失之交臂。

    瑜亲王和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关系很好,一点都没有怀疑是皇上做的。不过事实上,也确实不是皇上做的,那真的是一场意外。

    可是就是因为这场意外,瑜亲王遭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过这还不是最致命的。

    最致命的是当时瑜亲王唯一的女儿古柯郡主被人偷走了,皇室寻了三月未果,若说没有遭遇什么意外,那也肯定吃了不少的苦。

    瑜亲王担心孩子,身体再也承受不住,不过两个月的时间,就瘦的只剩皮包骨,最后药石无医,英年早逝。

    瑜亲王死后,王妃也跟着殉情,瑜亲王府便彻底没有了。

    瑜亲王从那以后也成为了回忆,但古柯郡主,皇上一直在派人找寻,至今仍然没有音讯。

    虽然还能找到的希望非常地渺茫,但是皇上一直都没有放弃过。

    现在古柯郡主居然找到了?还是他的儿媳?

    “玉红花当真就是古柯郡主?”皇上不太相信地问。

    乔秋慢慢地道:“古柯郡主年龄小我两岁,今年芳龄二十一,和红花吻合。红花后颈的地方有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红印,不,她小时候知道,但现在已经不记得了。小时候古柯郡主调皮,制成一种百年不掉色的印泥,自己不小心染上以后,不敢告诉自己的母亲,便用头发遮住,再也不让母亲看她的后颈。所以这件事只有当时伺候古柯郡主的女婢知道。这名女婢自古柯郡主被人劫走以后,就逃命了,和古柯郡主一样,下落并不好找,儿臣有幸在这几年找到了她。”

    皇上听乔秋说这一段,还是有点不太相信她,“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若是父皇不相信,儿臣可以带那名女婢来见父皇。不过,话又说回来,父皇应该还记得‘宫阙戒指’吧?”乔秋慢悠悠地道。

    皇上心神一震,宫阙戒指是皇室不外传的传国之宝,只有每一代最优秀的皇子才能得到这枚戒指。

    而得到这枚戒指的皇子,将来不是皇上就是摄政王。

    等到下一代出类拔萃的时候,上一代就会将这个戒指拿出来。

    宫阙戒指,世上唯有一枚。

    先皇把戒指给了瑜亲王,而瑜亲王不喜欢戴这类东西,就让自己的女儿戴着,等到将来能嫁给皇室后代最优秀的人。

    皇上怎么会不记得?他会这么多年锲而不舍的派人去找古柯郡主,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

    “你说的可是真的?”皇上站了起来,神情略微有些激动。

    “儿臣岂会跟父皇撒谎?”乔秋脸不红心不跳地道:“父皇若是不信,容儿臣现在就出宫带她进宫见父皇。”

    皇上挥了挥手,“去吧,记得,要秘密把她带进来,若是玉红花真的是古柯,朕还要安排一下,才能让她光明正大地成为你的太子妃。”

    话说到这里,已经是松口了。

    皇上之前并没有料到古柯郡主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若是活在这个世界上,就凭那个戒指,她也是最配太子的女子。

    “是,父皇。”

    乔秋出了御书房,抬头看了眼天色。灰暗的天空,将四周也映照得雾蒙蒙的。

    她选在下午的时候过来,就料到会谈到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再出宫,要进宫差不多也天黑了。

    天黑好办事,更重要的是,天黑以后,如枫会在,有他在,胜算会更大一些。

    乔秋急匆匆就便往宫外走去,这次她出宫,带了两个小太监。

    到了她给玉红花暂时安家的地方,正好看见玉红花在院中披着风衣等着她。

    见她回来了,连忙迎了上去,笑盈盈地叫她:“秋儿,你回来了。”

    乔秋给她拢了拢披风,“红花,你吃晚饭没有?”

    “没有,这不是等你吗?”玉红花笑道。

    乔秋略微转头,道:“给夫人拿过来。”

    “是。”后面太监应了,把手里的披风拿了过来。

    玉红花看见这太监服,有些疑惑,“秋儿,你这是?”

    乔秋凝重地道:“红花,你先去换,路上我再给你解释。”

    玉红花看着她的眼睛,明白了这其中必定有事情,听话地点点头,转身去换了。

    乔秋看向红昭,“去拿些点心和热茶放到马车上。”

    “是。”

    玉红花换了衣服出来,乔秋就带着她坐上了马车。

    马车内,乔秋小声对她道:“如枫,事情是这样的……”

    乔秋把经过快速地说了一遍。

    玉红花一边吃点心,一边听她说,听完以后,还喂了些在乔秋的嘴里。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会配合你的。”

    乔秋点点头,她知道,父皇其实不在意其他证据,他只在意戒指。

    宫阙戒指,乔秋看过图样,恰巧和红花手指上戴着的一模一样。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