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四十五章 我是纯爷们儿(三)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哇,你的眼睛好漂亮。”小姑娘惊讶道。

    “姑娘,你有什么事吗?”

    声音也很好听,比哥哥的都好听!小姑娘激动了,但她还没有忘记自己来是要做什么的,她把吃的东西送了过去,“这个给你,你看起来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

    乔秋颔首,“谢谢你,不过我不想吃东西,你给我喝一点水吧。”

    “好,你等等,我马上去拿。”小姑娘不管那么多,把馒头往她手里一塞,蹦蹦跳跳回去了。

    乔秋微微扯动有些干裂的嘴角,真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

    看到自家妹妹回来,男子把水递给她,道:“我跟你一起过去。”

    小姑娘笑道:“你都听见了?”

    男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道:“听他的语气是个读书人,而且我发现,他周身的气质也非比寻常。”

    “你从哪儿看出来了?”小姑娘转头看了一眼乔秋,觉得好像是很不一样,即使这么狼狈,但细看之下,还是很好看。

    “他明明饥饿,拿着你给的干粮却没有丝毫的要吃的意思,那份潇洒,对生命的不在意,是寻常人做不出来的。”男子道:“走,去结交一下这个人。”

    “哦。”

    两人的话,乔秋听得一清二楚,他们隔得也不远,这两人说话,半点也没避着人。

    乔秋摩拭纸上的温度,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小姑娘过来,将水给了她。乔秋将馒头还给小姑娘,小姑娘却不要。

    乔秋笑道:“你若不拿着,我如何喝水?”

    “好吧。”小姑娘依言拿了回去。

    乔秋打开水袋的盖子,仰头倒进嘴里。

    男子看她这动作,眼神里划过一丝赞赏,连这样喝水都能喝出优雅写意的姿态,肯定不是寻常人。

    小姑娘直接痴了,哥哥说得对,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叫花子。

    男子拱手道:“在下何七谢,这是舍妹何素月,我们是长风镖局的人,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乔秋修长的手指点在水袋上,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姓沈名君白。”

    说来沈君白跟长风镖局的老头有过两面之缘,这两个年轻的男女,应该是何老头的一双儿女了。

    “沈君白?!”何七谢闻名一惊。

    不怪他不惊讶,沈君白的名头,在镖局这一行也算响当当,毕竟镖局跟这些商行打交道是必须的,沈君白的名号他听过。但他今早听说沈家一夜之间灭门了,沈君白居然没死?

    乔秋眯眼斜望向他,“怎么,不信?”

    “这……”何七谢被问住了,他这样实难让人取信。

    “半月前我托何镖主帮我送过一样东西去香洲城,方才听说你们也要去,不知可否载我一程?”乔秋看向他们的镖车,有马有车,代步的话,相当不错。

    “你真的是沈君白!失敬。不瞒沈公子,你的那样东西,是我走的镖,只是不知里面是何物?”何七谢确定了,因为那样东西,只有他、他的父亲,还有沈君白知道,其余的人都不清楚。

    沈君白一年内创下无数传奇,简直就是商业界的奇迹,所以虽然现在落魄成这样,但如仍然让人无法看轻他。

    乔秋扯了扯嘴角,“无可奉告。”

    何七谢并不生气,乔秋不说也在他的意料之中,“那就请沈公子与我们一道同行,家父将你引为知己,若是让他知道你还活着,他一定很高兴。”

    “太好了!”何素月高兴地跳起来拍手。

    “多谢。”乔秋站起来,却突然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一下。

    何家兄妹俩连忙扶住她。

    何七谢道:“妹妹,沈公子肯定从昨夜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快把我们的食物拿来。”

    “嗳,好。”

    何素月跑了两步,又跑回来,把自己的干粮塞在乔秋的手里,“这是我的,等会儿我去吃我哥的,你看够吗?不够我去拿。”

    “够了,多谢。”乔秋推开何七谢,自己站稳,拿着何素月给的馒头,也不再推辞,一口一口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沈大哥不用客气。”何素月有点不好意思,她也听说过沈君白,现在人就站在她的面前,又吃着她给的东西,她心跳加速了好多。

    女孩的吃食向来比较少,这个纸包里,也不过两个馒头,不过对于饿久了的乔秋来说,这就足够了。

    何七谢道:“以沈兄的功力,刚刚应该听到了在下的话,多有得罪,还请恕罪。”

    “沈大哥会武功?”何素月惊奇道。

    何七谢笑道:“你这丫头,难道不知道沈家子弟个个文武双全,尤其以沈兄最为杰出吗?”

    “哇,这么厉害!”何素月看向乔秋的眼神冒星星眼了,“大哥,你和沈大哥两人相比,谁更厉害?”

    “还用说?当然是……”何七谢的声音戛然而止。

    何素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沈君白咬着满头,却默默地在流泪。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他哭得这么悲痛,心里一定很伤心。

    “沈兄,对不起。”何七谢恨不得给自己俩大耳刮子,明明知道沈君白一家惨遭灭门,他还当着他的面提沈家。

    乔秋自己对沈家除了同情以外,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是这身体本能的反应,她能感觉到那一瞬间心如刀绞的痛,丝毫不亚于她动武时,手腕脚腕痛入骨髓的那种痛苦。

    她抹了眼泪,把馒头塞进嘴里,仰头喝了一大口水,强行咽下去。

    何素月看到她这样,忍不住流泪,用帕子擦了擦眼睛。

    乔秋看向何七谢,目光平静,“你不必自责,生死有命,你即使不提,也改变不了我家被灭门的事实。”

    这是乔秋第一次正视何七谢,她发现何七谢这人长得还挺高,自己估计有个一米七五,这厮应该在一米八五到一米九之间,容貌非常阳刚帅气,浓而有型的眉,下面居然是一双桃花眼。高鼻薄唇,脸部线条宛如刀削斧刻过一般。气质非常有正义感,也很有魅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