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十七章 不如一起玩宫斗(十六)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乔秋,你别以为你现在高高在上,我告诉你,皇上对我还是有怜惜之情的,你就等着摔下来吧。”说完,乔冬对准自己的脸划了下去。

    “不要,四小姐!”

    “啊啊啊啊!”

    乔冬左脸上划开一条口子,全是血,痛得她差点晕厥过去,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冒出来,打湿额发,非常狼狈。她爬起来,把染血的簪子硬塞进乔秋的手里。

    红岚看见了,立马上去把簪子抢出来扔在地上,呵斥道:“乔冬,你要不要脸?!”

    “哈哈,你再骂啊,我就是要报复你主子。”乔冬狂笑说完,表情立马痛苦起来,然后捂着脸,跌跌撞撞往有人的地方跑去,“来人啊!来人啊!救我!容华娘娘杀人了,她要杀了我!”

    “疯了疯了,真是个疯女人,娘娘,我们现在怎么办?”红岚气得直跺脚,可乔冬已经被路过的宫女太监扶住了,想追也来不及了。

    宫女太监们往这里看了一眼,躲瘟神一样,抬起乔冬就跑。

    没过一会儿,大批御林军往这边跑来。

    乔秋伸手搭在红岚肩上,淡淡地道:“红岚,稍安勿躁。”

    红岚回头,看到乔秋镇定的眼神,奇迹般地,她也跟着冷静下来了。

    “是。”

    御林军跑了过来,纷纷拔出大刀对准她,将她团团围住,等待皇上下令。

    红岚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害怕地躲到乔秋的身后。稍微安心一点了,她觉得有点不对。再看一眼镇定的乔秋,移开视线,又看了一眼镇定的乔秋,后知后觉发现哪里不对劲,她家娘娘从开始到现在都很镇定!

    这真的是那个遇到丁点不顺心的就发脾气,年龄才十五岁没有见过世面的四小姐?

    “娘娘,你担心吗?”

    乔秋斜睨向她,略带鼻音懒懒的问:“担心什么?有什么好担心的?”

    “就是……娘娘,你怎么反应这么慢呢。”红岚都替她着急了,该不会是她什么都没有想到,才这么镇定的吧?傻娘娘,被人算计了都不知道。

    乔秋勾唇一笑,亮若星辰的眼眸里渗出点点暖意,别说这件事不是她做的,就算是她做的,那又怎么样?难道她还怕被打入冷宫?再说赵钰策昨天晚上说过什么,她还记忆犹新,现在不得作出点实际行动来让她看看?

    所有事情都在乔秋的掌握之中,她自然不会担心什么,但看到全心全意对她的红岚,她还是忍不住感动了,轻叹道:“傻丫头。”

    “娘娘,你还说我傻,那乔冬明明就是在栽赃嫁祸,你……”

    “我什么都知道。”

    “您,都知道?”红岚愣了。

    这时,小顺子跑了过来,看到御林军拿刀对准乔秋,差点吓得魂飞魄散,他跌跌撞撞跑过去,用翘着兰花指的手打那些御林军握刀的手,“都放下放下放下!要死了,竟敢拿刀对准容华娘娘,不想活了!”

    “啊?”情况超出红岚预料之外,她彻底傻眼了。

    乔秋眸中带笑,御林军面面相觑过后,全都收刀跪了下来,“请容华娘娘恕罪。”

    乔秋摆了摆手,淡定地道:“你们的举动本宫很满意,没有自作主张对本宫动手,那本宫也放你们一马,退下吧。”

    “谢娘娘。”

    红岚看着乔秋说完,对她又刷新了一层认识。

    小顺子到底是见多识广的人,很快收起自己的惊讶,谄媚地笑着跑到她的跟前,“娘娘,皇上叫奴才来请娘娘去趟御书房。”

    “走吧。”

    到了御书房,乔秋看见乔冬跪坐在地上,手捂着半边脸,泪水盈眶,楚楚可怜,就是她一个女人都不落忍的。只不过,乔冬看过来时,那种挑衅的眼神,让她很想上去再补上一巴掌。

    俊美皇帝一直在批奏折,看到她进来了,立马合上奏折,笑容满面迎了过去,“爱妃。”

    皇帝看都没有看乔冬一眼,径直从她身边路过。

    乔冬的心一点一点冷下去,直到像是落到冰窖里,冻得她发寒。

    这一刻她知道,她输了。

    乔秋站着看了乔冬一会儿,勾唇笑道:“皇上,怎么没给宣个太医?”

    皇帝考虑好一会儿到底是要抓手还是直接抱,最后还是觉得直接抱比较好,正要朝她伸手,听到这话,回答道:“她喜欢划花脸,朕成全她,太医可以免了,要是不够,朕这里多的是利器。”

    乔秋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你不认为是我划花她的脸?”

    皇帝继续伸手,笑嘻嘻地道:“爱……”

    “太后驾到!”

    “可恶的女人,竟敢行刺自己的姐妹,将来是不是还可以行刺皇上?还有没有王法了?来人,把这个贱人给哀家抓起来!”

    太后走进御书房,便盛气凌人地指挥老嬷嬷抓人。

    皇帝不悦地扫过去,冰冷的视线一眼定住老嬷嬷,他收回手,走到乔秋的面前,挡住太后看她的视线,冷冷地道:“太后在养福宫待着没事,可以去谭安寺烧香礼佛,朕的后宫轮不到你大呼小叫。”

    太后身形晃了晃,脸色难看,“皇帝,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哀家是你的母后!哀家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为了朕?”皇帝似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哈哈大笑两声,“好一个‘一切都是为了你’,太后,如今你还能坐在这个位置,是朕不跟你计较,但你要再不安分一点,那就别怪朕不客气。来人,送太后回养福宫。”

    其中的事情,太后和皇上都心知肚明,两人眼神对峙,谁也不让谁,进来的两个御林军也不敢动。

    过了一会儿,太后败下阵,甩袖转身,“哼,不用你送,我自己走。”

    太后进来到离开只有一盏茶的功夫,说是来给乔冬讨公道的,却连眼角余光都没有她一点。

    局势摆得这么清楚,乔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原来太后一直都在利用她,利用她给乔秋使绊子。太后所做出来疼爱她的一切,不过都是在演戏。她只是想利用她的手,除掉乔秋。现在人没除掉,她没用了,太后就把她当做废掉的棋子给扔了。

    乔冬真想仰天大笑,她要问命运为何如此捉弄她?难道让她回来,就是让她看皇上跟乔秋有多恩爱的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