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十三章 不如一起玩宫斗(十二)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乔秋觉得有点迷,而且喜欢一个人再怎么说也得要点时间,皇帝这么快就喜欢她,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她没有接话,这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接。既然不知道该怎么接,那就保持沉默。除非她疯了,要不然皇帝的话怎能相信?

    皇帝没有等来回应,有点恼火,可是一想到乔秋的性格,又释怀了,弯腰抱起乔秋。

    乔秋惊了一下,反射性地抱住他的脖子,眨了眨眼睛,有点小小的紧张。

    皇帝把她放在床上,身躯覆了上去,小心翼翼把她双手拉到头顶上方。

    乔秋:“……”

    ……

    月夕苑,一个人影忽然闪进院子,从窗户进入里屋。

    接着乔冬走了过来,将窗关好,并且走到门前吩咐所有人都不能打扰她休息。

    宫女识趣回了自己的房间,只有两个太监守在院子里。

    乔冬刚刚把门关上,腰上便环住两只修长的手臂,来人将下巴搁在她的肩头上,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喷在她白皙的脖颈上。

    乔冬一阵心悸,伸手推了推他,“慕言,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赵钰诚在她脖子上一顿好啃,等到自己忍到极限了,才放开她。

    “冬儿,我爱你,我们一定要在一起。”

    乔冬白皙的皮肤透着一层粉红,然而听到这句话,顿时痛苦起来,“慕言,你忘了我吧,我是皇上的女人。”

    “冬儿,为什么?你明明爱的是我,却要入宫侍奉他呢?”这是赵钰诚最不懂的地方,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他就是不想用这些可能去揣度他的冬儿。

    “我恨他,我也恨这后宫的人,我要报复他们。”乔冬眉间出现一抹戾气。

    赵钰诚愣住,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没有哪一种能跟仇恨扯上关系。到底是多大的仇恨,让冬儿一定要放弃和他在一起,而选择陪伴在皇帝身边?

    “冬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不行,绝对不能说出自己是重生的事,乔冬偏过头,道:“因为乔秋处处比我强,欺负了我这么多年,我要报复她。”

    “报复她还不简单?冬儿,你怎么这么傻?你若是早告诉我,我怎会这么轻易的就放你进宫?”赵钰诚既心疼又后悔地抱住乔冬。

    乔冬沉默不语,如今看来,皇上面前最受恩宠的就是乔秋,她必须有点行动。

    “冬儿,你放心,再过不久,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什么?”乔冬在想事情,没有注意他的话。

    赵钰诚吻了吻她的额头,“在深宫里,我不能时时刻刻出现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

    乔冬点点头,这点他不说她也会的。

    两人腻歪了好一会儿,到底没有真干事,赵钰诚就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的乔秋感觉手指上有点痛有点清凉,顿时醒过来。

    皇帝一边给她上药,一边吹着伤口,桃花眼里温柔得能滴出水来,他察觉到她醒了,对她笑着,“爱妃醒了,是朕把你弄疼了吗?”

    乔秋眯着迷蒙的睡眼,看了好一会儿才认出把她弄醒的是皇帝,“皇上怎么没叫醒我?”

    带着睡意的声音,透着几分软萌,落进皇帝心里,嘴角笑意又开了几分,“看到爱妃睡得这么香,朕不忍心……”

    说着皇帝弯腰在她异常红润饱满的唇上啄了一下,凑近她的耳边,“秋儿过两日陪朕出宫一趟如何?”

    “好。”乔秋眼皮子打架,答完这声,又睡着了。

    皇帝低笑起身,大手单手负在身后,温柔地注视着乔秋,“小顺子,传朕旨意,乔才人聪明毓秀,深得朕心,封正四品容华,赐住容华殿。”

    小顺子努力平复自己那颗被吓的乱七八糟的心,道:“是,遵旨。”

    乔秋睡到日上三竿才真正醒过来,一动,浑身酸痛,昨夜的记忆全都涌了出来,她摸着下巴,眯着一双明眸,回忆了好一会儿……好像滋味也没有以前那么差劲。

    乔秋支撑着,艰难地坐起来,“红岚,给我穿衣。”

    红岚带着两个宫女从外面进来,看着乔秋的眼神亮晶晶的,略带激动。

    乔秋被看得心里有点发毛,红岚却扑通一声跪在窗前,“红岚给容华娘娘请安。”

    “容华……娘娘?”

    红岚欢喜地道:“娘娘不知道,今日一早,皇上便将娘娘封为容华,这事已经宣告整个后宫了。”

    “从从六品直接到正四品,这跨度,似乎有点大。”乔秋眯着眼睛。

    “娘娘,这可是其他人都没有的殊荣,娘娘可一定要珍惜啊。”

    “多嘴。”

    红岚没能先给乔秋梳洗,跟她进来的两个宫女把乔秋扶去了寝宫后面的浴池,让她泡了一会儿,才给她洗干净扶出来,把衣服穿上,头饰按阶品戴上。

    弄完这些以后,乔秋便带着红岚往养福宫而去。

    养福宫是太后的地方,她昨日就没有去请过安,今日无论如何都得去。

    进了养福宫,有不少的人都等在这里,乔秋一眼就看到乔冬在和太后说着话,两人很是亲热的样子。

    “臣妾给太后请安,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仍旧和乔冬说话,乔秋半蹲着,本来身子在昨夜就被折腾得很惨,现在还要受太后的下马威,这样更加难受。

    乔秋面上不显,姿势纹丝不动,心里对乔冬的行为嗤之以鼻,蠢女人,皇帝和太后本来就不对付,现在不过是维持表面关系,不管后宫还是朝廷,都是皇上说了算。若要说皇上最讨厌的人是谁,莫过这个曾经垂帘听政的太后。

    其他人看到太后给乔秋穿小鞋,各个一阵幸灾乐祸。

    大约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太后才看了下来,慈爱地笑道:“原来是乔容华来了,哀家真是没看到,起来吧。”

    “谢太后。”乔秋站起来的时候晃了一下。

    “哟,乔容华这是怎么了?”太后假意关心道。

    乔秋福了福身,“臣妾身子不太舒服,现已给太后请过安,臣妾便告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