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八章 不如一起玩宫斗(七)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翌日一早,天刚蒙蒙亮,乔秋就被叫了起来。

    完全没有精神的乔秋靠在红岚身上,任丫鬟给她装扮梳洗。

    红岚拿出吃奶的力气抱住乔秋,支撑她的站好,哭笑不得,选秀是件大事,很多女人想都想不到的机会,主子偏生一点都不放在眼里。昨夜夫人教了一夜真是白教了,要是让夫人看见主子这样,怕是能气晕过去。

    “主子醒醒,一会儿夫人就过来了,夫人要是看见您这样,她怎么能安心呢?”

    乔秋闻言睁开眼睛,伸手揉了揉太阳穴,打着哈欠走到梳妆台前坐下,“给我打盆冷水来。”

    “主子,虽说现在已经五月了,但是还是有点冷,红岚给您端热水来吧。”

    “让你去你就去,别耽搁时间了,翠儿,给我梳头。”

    红岚见乔秋有些动怒,只好应下,退了出去。

    翠儿有些害怕,不过手还是很巧,依照乔秋的吩咐,很快就挽出一个垂挂髻,头上简单簪了珠花。

    耳垂上挂了流苏蓝色水晶耳坠,薄薄整齐的一层刘海下面,一双明眸灿若星辰。

    这个发型虽然简单,但却恰到好处烘托出乔秋外貌上的长处,可爱娇俏,看得让人忍不住就想多宠宠她。

    红岚端水进来,拧了帕子给乔秋。

    乔秋擦了擦脸,冷意浸在脸上,让她的瞌睡虫一下子跑得无影无踪。

    “上妆。”

    “是。”

    “夫人到!”

    红岚刚刚拿起胭脂水粉,丞相夫人就走了进来。

    “夫人。”

    “娘。”

    丞相夫人笑容慈爱地走到乔秋身边,然而在看到她头上的发样时,顿时冷了脸,“谁给秋儿梳的?”

    翠儿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乔秋握住丞相夫人的手,撒娇道:“娘,您别把气撒在别人身上,是我要翠儿梳的,您要想给我换个发样,我可不依。”

    丞相夫人拍拍她的手,欣慰地笑道:“好好好,我的秋儿会替别人着想了,真是长大了,娘依你就是。”

    乔秋明眸弯成月牙,她本来就不是穷凶极恶的人,做事一向随心,更何况这是她自由以后的第一世,她可不想把自己的生活搞得乌烟瘴气的。

    丞相夫人屏退翠儿等人,只留下红岚,拿来胭脂水粉,亲自给乔秋上妆,“进了宫不比在家里,不要任性知道吗?”

    “娘怎么知道我一定会被选上呢?”乔秋拿着朱钗把玩,嘴里说着调皮的话,明眸里却掠过一丝暗芒。

    “傻孩子,以咱们家的地位,你又是你爹最心爱的女儿,若是若是皇上想和你爹的关系更上一层楼,他就会封你为妃。”丞相夫人看着她这样都快愁死了,早想到她有一天会进深宫,说什么也要把她教好,这样子教她怎么放心她进宫?

    乔秋将朱钗尖锐的地方点在桌上,状似无意地道:“娘,这么说来,皇上要是还想维持和爹的关系,即使不会真的宠着我,也会假装宠着我,对吧?”

    “秋儿,你说什么?”丞相夫人怀疑自己听错了,这真的是她那个不学无术的女儿说出来的话?

    乔秋扔了朱钗,拿着镜子左右看了看,从丞相夫人手里拿来眉笔,自己添了两下,然后又拿桌上的红纸抿了抿,用胭脂调了调颜色,站起来,走到空地上,道:“红岚,把我那件水蓝的裙子拿来。”

    “是。”红岚点点头,转身去拿。

    乔秋转头,看到完全懵了的丞相夫人,笑了起来,“娘,我说我又可以唯恐天下不乱了。”

    “唯恐……”丞相夫人回过神,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她面前,恨铁不成钢地道:“我还以为你开窍了,结果你还是这样,你是不是要把为娘气死啊。”

    乔秋见她真的生气了,伸手抱着她的腰,把头搁在她的肩头上,小声说了一句话。

    丞相夫人的脸色变了变,很快回到原样,欣慰地笑道:“女儿长大了。”

    乔秋在红岚的服侍下,很快就打扮好了。

    红岚扶着乔秋出去,临上轿的时候,乔秋看了一眼乔冬。

    乔冬眼睛有些红,显然昨晚哭过。不过即使是这样,她盛装之下,依然美得不可方物。相比之下的乔秋,就显得平凡了很多。

    不知是不是乔冬又感应,乔秋刚要收回视线的时候,乔冬看了过来,对她挑衅地笑了笑。

    乔秋嘴角抽了抽,白了她一眼,说了两个字,便上了轿。

    红岚扶着她上轿的,对她一举一动清楚得很,所以她清楚地听到了“幼稚”两个字,差点喷笑出声。

    乔冬受了这记白眼,气得脸铁青,跟着也上了轿。

    “起轿!”

    大队人马启程,后面送妹妹的两个哥哥神情各异。乔柳满怀舍不得,乔阳则发自内心的高兴。

    乔秋坐在轿子里,支着腮帮子,透过缝隙看外面的情景。选秀是件大事,很多老百姓都站在街道上围观,大家都伸长了脖子,似乎想看她长什么样。

    丞相府离皇城路途并不遥远,没多久两顶轿子便离开喧嚣的闹市,一路进了宫门。

    两人被抬到专门为秀女准备的休息的地方,她们下了轿,看到很多秀女都站在一处,她们无一不是盛装打扮,各个都貌美如花,看得人眼花缭乱。

    乔秋和乔冬一走过去,就被她们孤立了起来。

    乔冬是因为长得太漂亮了,而乔秋呢,却是因为‘声名远扬’,曾经丞相夫人带她去几家达官贵人家里走动过,很多小姐都认识她,见识过她的厉害,不敢与她结交。

    乔秋本来就不喜欢拉帮结派,更何况她有个丞相的爹,更有理由让她不理这些人。

    这次选秀的秀女很多,没一会儿就抬来几个,没一会儿又抬来几个,乔秋干脆坐到亭子里喝起茶来。

    半个时辰后,几个太监过来,领头的那个手里拿着花名册,他看了看秀女们,道:“皇上有旨,选秀女开始,咱家念到谁,谁便跟咱家过去。乔秋,乔冬,潘月英,梁香雪,唐萱。”

    乔秋站起来,和叫到名字的人,一同跟着太监去了呈祥殿正殿,站成一排,给上面的人请安问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