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七章 不如一起玩宫斗(六)

时间:2019-04-20作者:九令浮闲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之后的几天,乔秋时时刻刻都在注意乔冬那边的动静。

    不出她所料,第三天,赵钰诚就耐不住相思,偷溜进府和乔冬会面。只是乔冬一心扑在报仇上面,即使再心如刀割,她也劝赵钰诚不要再进来了。

    赵钰诚是痴心人,她做了选择,他还是要守在她的身边。乔冬本来对赵钰诚就还有情,对方一痴心,她就土崩瓦解了,在难以抉择的痛苦边缘挣扎。

    这样拖着,一直到了选秀前一天晚上。

    皇宫御书房里,灯火辉煌,明亮地照着每一个角落。桌案前站着身穿明黄龙袍的年轻皇帝,手里拿着秀女的图像,眉头紧皱。过了一会儿,他气得随手一扔,画像丢在了桌案上,太监们吓得跪了一地。

    皇帝走到窗前,打开窗透气,抬头仰望天上的明月,月光映照出他风流俊美的相貌,那双迷人的桃花眼仿佛遮上了雾,让人看不透里面的神情。

    往年他没有大权在握的时候,忌惮太后,对于太后送的女人从来不碰。而现在他终于大权在握了,正是他享受美人的时候,他却看不上这些美人。

    皇帝叹了口气,“都出去。”

    “是。”领头的太监站起来,带着所有太监宫女都退了出去。

    皇帝站在窗前观望了一会儿,转身走到椅子前坐下。

    这时,一个黑影从窗外闪了进来,恭敬跪在皇帝前面,双手捧着一本册子举过头顶。

    皇帝拿起册子翻了两下,淡淡地问:“收集完了?”

    “回皇上,这本册子上是三品以上官员家的秀女资料,其余的还在送来的路上。”

    三品以上的官员家的女儿几乎都在盛京,其余的皆是从外地赶来,他昨日才吩咐去收集,今日确实来不及。

    皇帝心知肚明,没有为难暗卫,挥挥手,让他退下了。

    御书房里只剩下皇帝一个人,他翻开第一页,便忍不住皱起了眉,上面赫然写着‘丞相府秀女乔秋’几个字。

    乔秋的‘名声’响彻盛京,他有所耳闻,本来他不相信这些传言,可是现在连暗卫送来的资料里用的成语都是‘刁蛮任性’,‘刁钻刻薄’,‘张扬跋扈’等等这些负面词语。乔丞相睿智多谋,怎么会养出这样一个女儿?

    皇帝皱着眉摇摇头,翻到下一页,看到‘温柔娴静’、‘国色天香’几个字,眉头才舒展,比较满意地点点头。

    可是点完头以后,他又沉思了。乔丞相这两个女儿性格截然不同,为何乔丞相会喜欢刁蛮任性的乔秋而不是温柔美丽的乔冬?

    乔丞相不仅足智多谋,且为人正直,岂会因为乔冬是小妾生的,就顾此失彼?

    这究竟是为什么?皇帝想不通,有点惋惜,要是乔丞相疼爱的是乔冬就好了,届时他选乔冬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吗?

    他贵为一国之君,每天有处理不完的政事,哪有精力去应付一个那样的女子?

    皇帝只要一想到必须纳乔秋为妃,就一阵头疼。

    而这时,皇城外丞相府里面,整个府的人都在为两位小姐忙得团团转。

    乔秋坐在梳妆镜前,听丞相夫人唠唠叨叨说宫里的事情,乔丞相乔柳也不避嫌了,在她这里嘱咐不停,直到深夜,三个人才放过她,离开了她的毓华轩。

    房内只剩下主仆二人,红岚看到她困倦的样子,忍不住轻笑。

    乔秋看到她这笑容,支着脑袋微微笑了起来,黑亮的眼睛灵动可爱。

    她的笑容看不出是什么意思,红岚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局促,立马就不笑了,上前道:“主子,奴婢伺候您上床睡觉吧,明日会起很早,到时主子会吃不消的。”

    关心的话由心而出,乔秋听得出来,她懒懒地道:“不急,红岚,往后你在我面前自称红岚便是,什么奴啊婢的,我听不惯。”

    “是,主子,奴……红岚知道了。”

    乔秋上下仔细看,红岚确实挑不出错来了,应对得当,说话有底气,像模像样,“庄嬷嬷教导得不错,像个大丫鬟的样子。”

    “谢谢主子。”红岚高兴地笑起来,能得到主子的认可,她做的一切都值了。

    乔秋付之一笑,眯着眼睛转头看向窗外某个方向,呢喃道:“今夜应该会很热闹,我是睡觉还是去撞撞运气,看看又没有戏可以看呢?”

    红岚没有听清楚,问道:“主子您说什么?”

    乔秋回过神,明眸一转,似乎从上次把她送到庄嬷嬷那里以后,她就不再叫她三小姐,而是主子了?算了,这样也好,省得在宫里去又改。

    “睡觉。”

    “哦。”

    无论戏多么热闹,她还是要养足精神,应对明天的选秀。

    寒梅园,乔冬住的地方,这里比起乔秋那边没有那么热闹,冷清极了,刘姨娘只关心了她几句,后面的都是让她如何如何去讨皇上的欢心。

    乔冬不胜其烦,然而也只有耐心听着,终于三更过了的时候,刘姨娘起身回去了。

    她还没来得及舒口气,玉牙突然闷哼一声,软倒在地。紧接着她被人抱入温热的怀里,一缕淡淡的沉香味道扑鼻来,躁动的心,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冬儿。”

    乔冬一时沉迷这个怀抱,赵钰诚的声音磁性而温和,带着满腔柔情,她几乎快要忘乎所以了。

    “慕言。”

    软玉温香在怀,赵钰诚眉目间却透露出一抹忧伤,“冬儿,不要去选秀好不好?”

    乔冬闻言一下子清醒过来,推开他,转向一边,忍着悲痛咬着下唇,道:“不好,我一定要去。”

    赵钰诚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对不起,我明知道你的选择,可我还是忍不住,冬儿,宫里没有那么简单,你一定要小心,若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只管来找我。”

    乔冬泪水似玉珠滚落,这句话上一世他也说过,一字不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