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11章 第九百七十七

时间:2017-10-13作者:战七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薄九还想着住校的事,并没有怎么观察薛瑶瑶和江左之间的互动,但听到薛瑶瑶的话之后,还是温柔的问了一句:“用不用我陪你去,夜店有时候不安全。”

    “不用,我自己可以。”薛瑶瑶笑了一下,看着少年,心里有些发软,连带着双眸都比方才亮了很多。

    这一幕看在江左的眼里,眸底沉了沉。

    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好像没有听到薛瑶瑶和薄九的对话一般,昂头喝光了手上的酒,侧过腿去让薛瑶瑶出去。

    等过了差不多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才站了起来,朝着秦漠举了举酒杯:“我那边还有个朋友,你们先喝。”

    秦漠看了江左一眼,一些事显然已经心知肚明,但他个人并不喜欢插手谁的感情。

    尤其是他很了解江左,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的薛瑶瑶就站在走廊处,她穿的并不像其他来夜店的女孩一样,可以说是非常的保守。

    只是瘦下来的她,特别的白,那双眼睛也因为大了不少,当她把头发束起来的时候,从背后看总会显得那脖形非常的莹白纤细。

    让人看了就想要知道她正面长什么样子。

    有来玩路过的男人,看打扮蛮成熟的,看到薛瑶瑶之后,眼前一亮。

    接着,他踱步走了过来,嗓音压得低,一张脸棱角分明的硬朗:“一个人?”

    夜店的光线并不是很好,薛瑶瑶听到声音转过头去。

    那男人的眸深了一下:“原来是你。”

    薛瑶瑶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人,眼睛里都是疑惑:“你是?”

    “我和你们封总认识。”那男人手上也有公司,做网络整合的他,对电竞方面并不陌生。

    当然,让男人记住薛瑶瑶的并不是因为下面的人递上来的那些照片。

    而是她本人的故事。

    做一个职业电竞选手的宣传,薛瑶瑶无非是另外一层卖点,她就像是大多数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一跃成为了万众瞩目的职业选手。

    再加上她以前很圆润,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疑是个很好故事模板。

    只是,那时候男人看了资料,都觉得这世上,如果所有的女孩子都像她这么努力,那一些事的结果或许就会不一样。

    男人一笑,原本打算玩玩的心态,现在多了一丝诚意:“好了,不说我,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夜店可不是那么安全的地方。”

    薛瑶瑶刚想开口。

    就听身后传来了一道熟悉的低沉:“凌总兴致不错,我还不知道原来凌总认识我朋友。”

    那声音是谁的,薛瑶瑶不用看也知道。

    只是大概是她没有遵守时间约定,那人就连声音听上去都带一丝的凉意,像是染上了重重的冰寒。

    “江总的朋友?”男人挑下眉,轻笑道:“看来不太像。”

    江左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过,嘴角虽然弯着,眼里却不见得有笑意:“哪里不太像?”

    “江总身边的朋友都是……”男人说到这里顿了顿,继续道:“她好像不属于那种类型。”

    江左看了站在男人身边的薛瑶瑶一眼,大概是那种距离让他的嗓音又凉了几分:“凌总难道不知道一些人,不能只看外表的吗。”

    这句话很显然已经带着其他意味了。

    男人皱了下眉头,想要替薛瑶瑶说几句话。

    江左却直接将人拽了过去,左手就那么攥着薛瑶瑶的手腕,脸上没有一点的违和感,反而嘴角的还带着军阀公子式的笑,很是邪气:“我和她还有点私事要谈,凌总请自便。”

    男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见江左已经拽着人走向了一旁的走廊。

    夜店的保镖自动站出来,挡住了入口。

    这毕竟是江左的地方,一些专门的地方也是给他准备的。

    那走廊处铺着红色的地毯,尽头是一个豪华的包间,那包间平时也很少有人去,是专门给江左提供的休息地方

    所以连带着这附近人也不会太多,除了一些来玩乐的**和一些官员。即便是见到江左手上拽着个人,也会以为是哪位国色天香,脸上的暧昧表情非常的明细。

    “吆,江少今天换口味了,这是谁,还能让江少亲自带过来。”

    一个喝了酒的小年轻,搭着一个女孩子的肩,倾了过身来就想要看看薛瑶瑶长什么样子。

    江左身形一挡,显得有些玩味:“一个女孩有什么好看的,该干嘛该干嘛去,我这儿还有事。”

    “这个点能有什么事。”那小年轻笑的更欢了:“成成成,我明白,小弟就不打扰江少和这位姑娘的正事了,好好玩。”

    “行了,快滚。”江左在人前,总是这个样子,公子气质中又混着道上的味道。

    薛瑶瑶听了那人的话,也差不多知道,对方是把她当成什么人了,并没有反驳。

    反正她站着的这个位置,别人也看不到她的模样。

    今天这样的日子。

    薛瑶瑶只希望,没有人能将她认出来,不给帝盟丢脸就是好的。

    江左大概也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和自己在一起,否则也不可能让人看都不看她一眼,还说出那样的话来。

    仔细想想他对自己的态度一直都没有变过,大抵是厌恶的,只不过那个时候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和她这样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女孩子计较,毕竟那时候的她还没有在他面前晃荡过,后来矛盾爆发,那样的恨意,她很明白,原本他就告诉过自己,他最不开心的就是江伯伯忘记了他的母亲,那时候两个人守着一个秘密,他对她也向来有话就说,还说只有在她这个圆球面前才能把所有的不开心都说出来。估计谁都没有料到过,她的母亲会成为江伯伯要娶等我那个女人。

    对他而言,无论是她的母亲还是她,估计和外面那些拜金女没有一点的差别。

    自从那天起,他看她的眼神就冷的像是冰,仿佛能刺穿人的骨头,就像他此时一样。

    进了那个富丽堂皇的包厢,江左手腕用力,直接将眼前的人压进了沙发里,接着弯下腰杆来,身形压低,那嗓音就响在薛瑶瑶的耳边:“我真是小看了你认识人的手段,怎么?现在傅家那位少爷对你来说不重要了,开始换人了是吗?“

    薛瑶瑶听着那番话,手指攥紧:“这件事和九殿没有任何的关系!“

    看着薛瑶瑶的神情,江左的眸光寒了下去:“这么宝贝他?呵,你说要是让他知道你是什么样子,他会怎么想?“

    薛瑶瑶的视线对上了江左的眼,写着不容抵抗:“我一直认为这个合约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在一起的时候就说好了,要保守这个秘密,否则这个合约我连答应都不会答应。”

    “是,你说的都对。”江左冷笑了一声,手指捏住了薛瑶瑶的下巴,朝着那张嘴咬了下去,唇和唇贴摩间,是没有一丝温度的嗓音:”但是你不要忘了,是谁求着我,让我来答应这个合约的。“

    薛瑶瑶知道这句话,她没有一丝反驳的权利。

    “傅家那一位要是知道你为他做了这么多,是会感动还是像我当初一样,觉得被你缠上了呢?“江左手指顺着她的下巴往下滑,就那么探进了衣衫领口里:”可惜你这个人,无论是缠谁,都不会缠到底。“

    锁骨处传来的微凉,让薛瑶瑶重重一震,手指自然的攥紧,秀眉微拧。

    江左并不喜欢她这个样子,就像是在容忍什么,而不是真的已经接纳了他。

    眼底寒的更冷了:“怎么?现在连我碰你一下都不愿意了?”

    薛瑶瑶很清楚,在这种方面,如果她不愿意,江左都不会再进一步。

    就像现在,他已经停下了动作,即便是唇瓣和鼻息间还残留着他的气息,但是最起码那快要罩上她柔软的手停了下来。

    这也让薛瑶瑶有了理性对谈的机会。

    “我刚刚看你和一个很漂亮的人在一起。”这才是她这次要说的话。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江左看上去像是心情恢复了一点,嘴角向上一翘,好看的眼睛看着她,说不上是玩味还是嘲讽:“吃醋了?”

    薛瑶瑶这才意识到他误会了什么,立刻解释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说,就像立合约时说的那样,如果你有了喜欢的人就告诉我,然后我们来结束这段关系,不然的话,总会伤害到第三个人,更何况你有了喜欢的人之后,应该也很厌恶和我做这种事了吧。“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个人的侧脸突的冷冽了很多:““这种事不用你来提醒我,就像你说的我有了喜欢的人肯定也不会想再碰你,到时候会通知你。“

    “那就好“薛瑶瑶的声音淡了下去,如释重负的笑了,那样子就像是松了一口气

    江左却像是没有了丝毫的兴致,将手收了回来,偏头点了根烟,就那么夹在两指间:“你是不是有点自我意识过胜了?“

    给读者的话:三张合一张,一共四更,说一下晚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