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国民校草是女生 第906章 第九百七十二,四合一,又要发糖了

时间:2017-10-13作者:战七少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谁都知道这一场比赛到了尽头。

    两边的护城塔全部都成了残塔。

    中路的护城塔更是被秦漠和薄九一推到底。

    经济差的太多,就算是有饶容在也阻挡不住。

    不过谁都不能否认这是非常精彩的一场对决。

    否则的话,比赛的时长也不会长达将近两个小时之久。

    即便是秦漠和薄九攻到了城下。

    也没有立刻成功,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的拉锯战。

    直到后期秦漠也出了复活甲。

    薄九用了一条命扛着,才把对方的城池攻下。

    碎片落下间,只有两个大字横穿了屏幕!

    现场的观众们全部都站了起来!

    林风回头,看向云虎,是最帅气灿烂的笑脸:“虎子,我们赢了。”

    是的,帝盟赢了。

    1v1的胜利加上2v2的胜利。

    三局两胜,即便是还有一场团战要打。

    但是已经不影响战局了。

    解说员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看着站起来的少年和秦漠,那两道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惹眼帅气的背影,纯黑色战服,让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星际迷航的指挥官,他们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王炸。

    如果是这样的帝盟。

    确实有资格对上湘南了…

    电脑前,只有林沉涛没有站起来,很不甘心。

    那种不甘心是说不出来的,如果他再快一点,只要他再快一点。

    或者更聪明一点,或许结果就不会是这样子。

    为什么他就没有想到复活甲呢。

    林沉涛手指攥着鼠标,刘海遮下来,挡住了他的表情。

    但即便是这样,也有看到那垮下去的嘴角。

    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按住了他的头,嗓音清晰:“我们明年还可以再来。”

    是饶容,那样棱角分明的侧脸,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他都是这个样子。

    林沉涛忍不住了,搓了搓自己的鼻子,突的站了起来,瓮声瓮气:“是!”

    真的是,在他们队长面前,跟个忠犬一样。

    薄九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原本想要提防饶容的情绪已经淡了很多,反而是其他一些事,她大概可以帮饶容解决一下。

    毕竟这么好的队长,林沉涛那个话唠应该也不想看着他离开。

    队员们集体集合。

    封逸是来送消息的,无论什么时候,嘴角都是狐狸般的笑。

    “湘南和梦之的比赛结果出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队员们一眼:“3比0,湘南全胜。”

    这个结果并不出人意料,甚至可以说在一定的预料之中。

    只是自从全国大赛开始,湘南所有的战绩,都是3比0全胜,最让人瞩目的是,他们的首发队员,并没有全部都出场,也就是说他们还留有自己的实力。

    林风的神情重新的变得严肃了起来:“我们今天也会3比0”

    还有一场团战,无论帝盟是不是已经赢了,尊重对手就是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封逸轻笑:“加油。”

    很多人都以为,帝盟是在和湘南比。

    实际上,帝盟从出道现在,一直都是在和自己比。

    在电竞场,所有的原则,都无非是用实力说话。

    这才不负青春年少。

    林沉涛他们这边的气氛明显有些低沉。

    那些队员,每一个都垂下了头,写满了沮丧,面对已经知道结果的比赛,他们实在不想去打第三场。

    饶容侧眸,按住其中一个人的肩:“你们是想让所有人都觉得我们没有气度再去比第三场吗?”

    “比什么比,输都输了。”李诺冷呵了一声:“回来的时候吹嘘自己多厉害,现在还不是输了。”

    林沉涛真的特别想把这位公子哥儿塞回肚子里,回炉重造!

    他永远都不可能明白,如果不是队长回来了,他们战队只会输的更惨。

    这个人真的以为黑桃z和秦漠的配合只是看上去那么简单吗?

    林沉涛手指攥紧了,想要反驳。

    却听到耳边传来了一声低沉:“这场双打,确实是我拖了后腿,但是团战,你们必须上,不是为了输赢,而是如果现在都放弃了交手的机会,你们将会永远都不明白帝盟是个什么样的战队,一切的调研数据,在他们的身上都没有用,因为每一刻钟,他们都会比前一秒钟要强,这就是帝盟。”

    饶容的双眸深着,看向每一个队员:“你们要被就这抛下吗?”

    其中一个人闻言,突的站了起来:“我打。”

    陈诺简直不明白这群人,只觉得矫情的很,反正他是不上场的,干脆让他曾经总欺负的那个小不点替他。

    小不点真的是个纯新人,连拿鼠标都有些抖。

    但,电竞似乎就是有着这样的一种魔力。

    即便是个新人,也想和战队的前辈们一起并肩作战。

    不问结果如何,只为对得起曾经那个即便是累到不行也要在研究一下大神是如何操作人物的自己。

    团战开赛。

    对于只在乎输赢的人,这一场比赛已经结束了。

    电竞会场十公里开外。

    一栋公寓楼里。

    叮的一声。

    电脑传来了消息。

    瘦高挑关了弹出来的对话框,走到了长相甜美的女孩面前:“饶容输了,对方打来的钱也到了账户上,接下来是不是该准备祭祀品了?”

    “再等一等。”女孩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嘴角是并不愉悦的笑,反而有些阴沉:“饶容并没有故意输。”

    瘦高挑脸上闪过了一阵惊愕:“你的意思是说……”

    “果然是非我族类,也不能和我们同心合力。”女孩的声音随着直播视频变得越来越冷:“既然是这样,那就先把他抛出去,重案组的人查的这么严,总要有一个人来承担这所有的罪名,你回头告诉他,只要他认了这些罪,他父亲的冤屈,我会帮他讨回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我可没有多少耐性。”

    瘦高挑笑了:“早就该这样做,不效忠我们的狗,养在身边到时候只会反咬我们一口,我现在就去办,这样一来,重案组的注意力估计都会放在饶容身上,我们的货也有机会出手了,毕竟金三角那边已经催的有些急了,你说要不要先给饶容来一针?也省的他不好控制。”

    “这个就不用了,会被秦漠察觉。”女孩的脸上充满了又爱又恨的情绪:“那个人向来不好对付,你又不是不知道。”

    瘦高挑抬眸,意味深长:“恐怕以后就没有那么厉害了。”

    女孩回头,看着他。

    瘦高挑继续道:“上面的那一位说,重案组新聘请的高级心理犯罪学家已经到了。”

    “那就好……”女孩的眸沉了下去,那里面涌动出来的毒意,让人不寒而栗:“对了,上次让你查的那个人查到没有?”

    瘦高挑摇头:“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承认对你的那场网络攻击,不仅仅如此,也没有人知道是谁做的,按照道理来说,华夏这边应该没有那么厉害的高手才对,那天会不会你只是碰巧让人钻了空子?不过也不是毫无所获,秦漠身边似乎就有一个黑客高手,是他从民间挖来的,你也知道,代号胖子,那天他就在商场里,或许是他做的也说不定。”

    “知道了,你想个办法和里面的那位巫大一下。”女孩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我想知道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秦漠这么对付巫家,最重要的是她的手上到底握着有关黑桃z的什么消息,都问出来,这样才能制造一些麻烦,我早就说过,要摧毁一个人,就从他身边的人下手,这次是最重要的。”

    瘦高挑的眸光随着女孩的话有了变化,也跟着沉了下去:“你放心,我立刻去办。”

    那女孩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她的心里也觉得或许那天就是一是不察才被人锁定住了位置。

    毕竟即便是在黑客论坛都没有人来认领这件事。

    有可能就是胖子。

    女孩并没有完全死心,又利用网络查了一边。

    几乎将黑客排行榜上前几名的人都查到了,还是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就在这个时候,网络电话响了。

    是上面那一位。

    女孩唇角翘了一下,按下通话键:“这次大家都赚的不错,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们行行方便了,我们这边的货,总要往外出。”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说这件事,风头过去了,你的生意可以随便做,如果有突击检查的话,我会通知你。”

    女孩听着那边的声音,满意的笑了:“怎么是我的生意,而是我们的生意,我这边所有东西都准备好了,包括人和货,先让那些女学生沾上,之后市场就能打开了,要知道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玩,新鲜感对于他们来说很刺激。”

    “这些我当然知道,不过,你突然来大陆,目的到底是什么,只为了做生意的话,为什么要制造出这么多事情来,用命案来做掩护,就是为了赚钱?”

    这句话是试探,那人也明白一些事该做一些事不该做。

    女孩看着那一袋袋的白色粉末,扬起唇笑了起来:“当然是为了赚钱。”

    用这东西渐渐控制住你们整个国家的人。

    才是这次出动的目的。

    不过,这些女孩当然不说。

    那人也没有多问,只叮嘱了一句:“不要做的太出格,赚钱就赚钱,别再做出其他事情来了,重案组那边也只能拖一时。”

    “这个,我自然明白。”女孩道:“你放心,我不是那么喜欢杀的人。”

    看他们自杀。

    让那个人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人都有人性。

    才是她的目的。

    秦漠,早就该加入他们。

    只有加入了他们,才能发挥出那个人最大的实力。

    像他们这种,才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

    玩弄他人的命运,是最美妙不过的事。

    偏偏那个人总是有他的坚持。

    既然他坚持,那她就毁了那些根本……

    同一时间,就在市中心。

    黄局的办公室里。

    一个人趴在了那,手上还拿着一个放大镜,那人是个混血,却因为有欧洲血统,长的非常具有存在感。

    他像是一个绅士,英国贵族出来的绅士。

    手指敲在那些资料上,锁定目标倒是锁定的很快:“那天在电影院里观影的所有人,我都认为有必要逐个排查一遍,你们中国不是有句,叫做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吗?”

    黄局心道,哥们你这蹩脚的中文哪里说的,而且我们现在是法制国家,不暴戾。

    “史密斯先生,除了这点之外,你还需要我们配合你什么吗?”

    有领导在,黄局还是很给这个外来宾面子的。

    史密斯看向他:“听说你们这里也有一个心理犯罪学家,都已经抓了将近一个月了,还一点z的线索都没有找到,既然如此,我想让他把所有的调动权都交给我,我不是说要抢他什么,而是我主导,他配合,这样就没问题了,毕竟我们心理犯罪学家,在想一些事情的时候,一些人会跟不上我们的脚步。”

    黄局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特别想给秦漠打电话,电话就开免提键,也让秦漠也听听这一位是怎么鄙夷他的。

    这年头,敢鄙夷秦大少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

    “所以史密斯先生的意思是说这一系列的案件,确实是z所为?”

    那老外嗯了一声,琢磨了一会儿道:“作案手法有百分之九十的相似度,不过其余的我还要确认,来之前我了解一些情况,你们那位心里侧写师推翻了之前我的定义,他觉得这不是z,我和z在第五大道交手不下十次,z是什么风格的,我最清楚不过,所以还是不能就这么掉以轻心。”

    黄局:……

    小黄人现在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他就想给秦大少打电话!

    好在老外没有再继续攻击下去,只是开始讲他的案件分析。

    听了整个过程之后,黄局越发的觉得这趟浑水很深。

    他总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但他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好…

    下午5点钟,电竞会场,比赛正式结束。

    作为胜利的一方,mvp队员的秦漠照例要接受采访。

    少年本来想要去买瓶水,谁知道步子刚一迈开,就被人拽住了后衣领:“怎么?又想扔下战服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