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两百三十章 种田哪家强(二十)

时间:2019-05-22作者:九令浮闲

    乔秋没有调笑的心思,比起昨晚上父亲跟她说的话,她更担心渔歌。

    虽然毒清了,但他还不能走路,昨天她只留了汤在那里,他今天早上吃什么?

    “小姐,你在想什么?”小慧见她走神了,问道。

    乔秋回过神,“没想什么。”

    小慧见她神色有些恹恹的,突然想起来了,“对了小姐,你还没有吃东西呢。昨天晚上给你喂了些流食,也不怎么管饱,你现在肯定饿了。”

    小慧爬起来往外跑去,然而她忘记了自己在这里趴了一夜了,刚站起来,脚一软,眼前一片天昏地暗,身体晃了晃,往后跌了下去。

    乔秋手疾眼快,把被子往床边一推,小慧正好跌在被子上。

    “小慧姐姐,小心一点,昨天晚上你这里趴了一夜,腿脚一定不好受,慢慢攒起来。”

    “你看我,高兴地什么都忘记了。”小慧笑道,她看了看身后的被子,慢慢站起来,把被子堆在了床上,“谢谢小姐,不然我又要受伤了。”

    “小慧姐姐,我饿了,你快去吧。”乔秋错开话题。

    “好,我马上就去。”小慧揉着腿朝外面走去。

    乔秋掀开被子,下了床,自己穿衣服。

    “小戒,渔歌的情况怎么样?”

    “托你的福,他现在很好。若不是腿伤没好,估计他已经下山来找你了。”戒指道。

    “他没事就好。顾悠萤找到白庶没有?”

    “找到了,但她没有你这么有能力,除了帮白庶护法以外,一无是处。”

    “哦。”乔秋神色淡淡。

    “主人,你不要帮他?”

    “我帮他干什么?有什么好处?”只要和渔歌在一起,她就会有那种心动的感觉,渔歌很多地方都告诉了她,他就是季如枫。

    白庶是诅咒的人,他们注定只会是敌人,不会有其他的意外。

    戒指见她这样,心里稍微放心一点了,“你明白就好。”

    她说的没有错,的确不应该再帮白庶了,他们是敌人。

    乔秋穿好衣服,梳好头发,小慧正端着托盘进来。

    “小姐,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儿呢?”

    小慧把吃的放在桌上。

    “不用了,昨晚到现在那么长的时间足够了。”乔秋站了起来,睡了一晚上她的精神还不错现在。

    小慧把吃食都摆好,“小姐,来吃吧。”

    “小慧姐姐,你也去吃点吧。”

    “小姐,你感觉膝盖怎么样了?”小慧一直很担心她,昨天晚上跪了那么长的时间,她的膝盖能受得了吗?

    乔秋微微一愣,她的膝盖?有什么问题?

    她微微一想,明白了,昨天晚上跪了那么久,她用内力恢复体力,顺便也保护了身体,别说只跪区区的一下午了,就是跪上三天,她站起来都会跟没事儿人一样。

    只是她有武功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她表现得太正常了,容易引起怀疑。

    “我没事,你忘了我懂点医术的?多按揉一会儿就好多了,等会儿我再敷点药就会完全没事了。”

    “那太好了。”

    “小慧,你快去吃饭吧,吃了过来收拾桌子就正好了。”

    “好,那我就不打扰小姐吃饭了。”小慧退了出去。

    乔秋坐在桌前,今天吃的也是流食,不过还有一两个馒头,应该是怕她饿到了。

    乔父乔母在上房里正说着她的事,乔父负手走来走去,颇为伤脑筋。

    乔母蹙着眉,看着他,道:“老爷,你也是心疼女儿的,看见昨天她累得昏睡过去,你也心疼吧?你今天难道还能忍心去处罚她吗?”

    “可是她不长记性怎么么办?咱俩就这么一个女儿。”乔父对这件事也很糟心,以后女儿怎么嫁人?

    乔母想了想,道:“老爷,不如,咱们先问问女儿救的是谁。”

    乔父看向她,“夫人的意思是?”

    “女儿那么紧张那个人,说不定是她喜欢的人。”乔母道。

    乔父沉吟了一下,“好,你我先去看看女儿醒过来没有。”

    “她早就醒过来了,这会儿正在吃饭吧,等一会儿,她昨天一天没有吃饭,咱们现在去问了,她怎么吃的下?”乔母心比较细,也是真心为女儿考虑。

    “我们就去问问,她怎么就吃不下了?”乔父道。

    乔母摇摇头,都不想跟他说了,“他爹,你当年被你父母问起咱俩的婚事时,你什么感受?”

    乔父明白了,笑道:“还是夫人想的周到,等会儿去,等会儿去。”

    乔秋慢慢的吃完了饭,假装在膝盖上涂了点药。

    等小慧过来把碗筷收走了,乔秋才去了上房。

    看到两老在这里等着,猜想应该等了好一会儿了,自觉过去跪下。

    乔母被她惊了一下,连忙过去扶她起来,“秋儿,不用跪了,咱们今天不用跪了。”

    乔秋看向她,乔母往乔父那里看了看,示意她叫人。

    乔秋点点头,乖乖的喊,“爹。”

    乔父早就知道她过来了,但当爹的需要台阶下。

    乔秋的这声‘爹’正好给了他这个台阶。

    乔父转过身,“你昨晚说你知错了,却又不悔,今天爹不问你错,就问你,你救的那个人,他是谁?”

    乔秋想要答的话直接卡在了喉咙里。

    渔歌是江湖人,按照爹的看法就是居无定所的人,根本不能安心下来安家,她要这么说了是他,爹会怎么做?

    乔秋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好说。

    “秋儿,你是不是喜欢他?”乔父看她沉默,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女儿学会隐瞒了,还是为了别的男人隐瞒他。

    乔秋有些纠结,“爹,是渔歌。”

    她还是决定说了,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不如坦白从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什么问题一个一个解决吧。

    “他和谁打起来了?”

    “白庶。”

    乔父问道;“他们怎么会打起来呢?”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乔秋‘老实’地道。

    “你救的是渔歌,那渔歌喜欢你吗?”他们因为什么打起来的是其次,乔父更担心她用错了情。

    “爹,我是去救他,我找到他的时候,他被毒蛇咬昏了,我救了他,然后确定他没事了,我就走了,我走的时候,他还没醒呢,我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上次我见他的时候,娘还在呢,娘觉得他喜欢我吗?”乔秋一脸无辜。快穿之逆天炮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