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两百一十三章 另类西墙记(二十七)

时间:2019-05-22作者:九令浮闲

    黄柠梦笑眯眯地捡棋,“承让。”

    杜沉言也笑着帮忙捡棋,即使输了,也没有半分的不乐意。

    “都说棋品如人品,我这一局半点没有手下留情,你输了以后非但半分不恼,反而气定神闲,足见性格沉稳,心胸宽广。”黄柠梦将棋收回棋盒。

    “黄姑娘谬赞。”杜沉言让她说得生出几分不好意思来。

    黄柠梦站了起来,看向竹林上方空出来的一大片天空,“已经快要天明了,我该回去了。”

    “黄姑娘,有件事我应该告诉你。”杜沉言明显很挣扎,但他还是准备说出来,“你要有心理准备。”

    “说吧。”黄柠梦早就看出来他有心事了,一晚上颇有些神不守舍的,笑也笑得有些敷衍。

    “姜兄他,死了。”

    “嗯?”黄柠梦意外地一挑眉。

    “我赶到的时候,他已经沉入池塘,凶手已经溜走。”杜沉言道。

    “你还与我下了盘棋,却不管他,为何?”黄柠梦神色微冷。

    “黄姑娘,请你不要误会,我并没有怀疑是你下的手。”

    黄柠梦的神色这才好看了几分,“继续。”

    “姜兄的尸体我已经捞了起来,就放在这竹林之中,但我还没有想到怎么把凶手找出来。”杜沉言沉声道。

    黄柠梦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知道他是你的好朋友,他死了,你难过。”

    “黄姑娘,你,没有感觉?”杜沉言有些奇怪她的反应,就算她不喜欢姜生,也不该如此淡定。

    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黄柠梦或许还会惋惜几分,但现在,她没有笑都算好的了。

    “我应该有什么样的感觉?”黄柠梦笑道:“杜公子难道没有发现姜生脸上肿得不太正常吗?”

    “这……”杜沉言当然看见了,他以为是凶手打的,就没有问。

    “那是我打的。”黄柠梦毫不避讳。

    杜沉言微微皱眉,事情好像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姜生身上除了脸上的伤外,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有谁把他推下了池塘。

    现在黄姑娘说姜生的脸是她打的,那么证据不就都指向了……

    “是我打的,但不是我推的。姜生死前对我出言不逊,我给他一巴掌,骂了回去。倒是有一次逼得他差点掉进池塘,但又被我拉了回来。我这双手虽然太弱不禁风了点,但力气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的。”黄柠梦将昨天晚上的经过解释了一遍。

    “黄姑娘,我当然相信你,只是姜兄对你出言不逊?”杜沉言眉头皱痕加深,在他印象当中,姜兄奉行礼多人不怪,从未出言骂过谁。

    “你那个姜兄好得很哪,哼!”黄柠梦想起昨天晚上姜生骂她的话,她就怒不可遏。不过,人都死了,她也不好再揪着不放。

    杜沉言见她气得不复往日的冷静,顿时有些好奇姜生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昨晚上他因为公务上的一些事情耽误了一会儿,不知道他们已经出来了。他是隐约听到了姜生的惨叫声,才遁声出来的。

    然后看到的,就只有姜生的尸体。

    他把他捞了起来,放在这竹林里面。想到昨日黄柠梦和住持曾在这里下棋,于是就走向了这边。

    谁知,竟看见了黄柠梦在这里。

    一开始,他也怀疑黄柠梦为什么在这里?而且她下棋的时候,那般心不在焉,他就在猜一个他非常不想面对的结果——黄柠梦杀了姜生。

    可是在跟她对弈后,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黄柠梦绝不是那种用卑鄙手段的人,她的家世,她的性格,她的谋略,就注定她不会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去害一个人。

    “黄姑娘,人死如灯灭。这仇,也算变相地报了吧。”

    黄柠梦笑道:“杜沉言,你太小看我了,我向来有仇当场就报。昨晚打了他一巴掌,骂了回去,已经跟他两不相欠了。”

    杜沉言点点头,他很欣赏这样的黄柠梦,活得洒脱自在。

    “现在想起他的那话,我虽然会气一下,但绝不再恨他。”黄柠梦抬脚朝外走去。

    杜沉言见她走的方向并不是出去的,不由得跟了上去,“黄姑娘,你去哪儿?”

    “去看看姜生的尸体,我不容许有人在我身上泼脏水。”黄柠梦道。

    杜沉言这下才真的服了她。

    天色渐亮,杜沉言带着黄柠梦到了停放姜生尸体的地方。

    经过了一晚上,姜生的尸体已经全面浮肿了。

    黄柠梦走了过去,蹲在姜生的旁侧,仔细观察着。

    姜生头发湿乱,侧脸肿得看不清楚原来的手印形状,肚子很胀,皮肤是泡过后的状态,确实是死于水淹。

    “主人,你何必费力来查呢?事情的真相我可以告诉你啊。”戒指道,主人已经有很久没理它了,哭唧唧,它的作用在哪儿呢?嘤嘤嘤……

    “你只能告诉我,却无法告诉别人,只有我知道又有什么作用?”黄柠梦在意识里询问道。

    “那,主人,我给你个提示吧,池塘边有惊喜哦。”

    戒指不说黄柠梦也会去池塘那边,只是迟与早的事情,既然它这样说了,还是早去为妙,若是证据被销毁了,那可就不妙了。

    黄柠梦叫上杜沉言再次回到池塘边。

    天已经亮了,池塘边是泥土,昨夜并没有下雨,上面的痕迹还很清晰。

    两人刚走到这里,就看见了地上有条划痕,极不工整。

    这条划痕是人为,像极了瘸腿的人。

    瘸腿的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

    黄柠梦冷笑,红烟比她想象中的更狠。

    “黄姑娘,怎么了?”杜沉言察觉到她神色的不对劲。

    黄柠梦摇摇头,对他道:“地上的划痕不要碰,如果可以,请你立刻派你的人过来保护现场。另外,报官吧。”

    杜沉言哭笑不得,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想逗逗她,“黄姑娘,我就是官,你忘了?”

    “你是证人,再说,你的管辖区不在这里,你没有这个权利。”黄柠梦白了他一眼,搞错没有,这是他的兄弟,搞得好像他半点事都没有似的。

    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睡不着,看着她下棋,立马就出现了。

    “好吧。”杜沉言没有唱反调,一跃而起,施展轻功飞入了元觉寺。

    黄柠梦继续在池塘边找线索,小戒既然说了‘惊喜’,那么肯定不是这个。

    忽然,她看见池塘上飘着一块手帕。快穿之逆天炮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