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两百一十一章 另类西墙记(二十五)

时间:2019-05-22作者:九令浮闲

    容音生出些火气,“红烟,我刚刚才警告过你,你就要乱来了吗?”

    红烟大力摇摇头,急忙解释:“容音姐,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你还要说小姐什么事?”容音道。

    红烟也有些火气了,这女人怎么这么不开窍?

    她笑了笑,强行按住火气,道:“容音姐,你看,你这不是误会了我吗?我是为了小姐才说的。”

    “你会这么好心?说吧,什么事。”

    容音怀疑的神色让红烟咬紧了牙关,她笑道:“小姐与西厢的姜公子两情相悦,这件事小姐应该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方才我见姜公子在院外徘徊,应该是想见小姐,你快去看看吧。”

    “小姐与姜公子两情相悦?”容音皱了皱眉,“红烟,这话可不能乱说。”

    “容音姐,这么大的事情,我是冒着被小姐处罚的危险才说的。”红烟装可怜道。

    容音看了看外面,又看了她一眼,“那好吧,我出去看看。”

    “容音姐,你可千万不要说是我说的,不然我的麻烦就大了。”红烟哭了起来。

    容音微皱眉,并没有应承她,往外走去。

    红烟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起来。

    容音那么心软,肯定会帮她瞒着的。

    容音走到院子外面,果然看见了姜生在外面徘徊。

    她开口道:“姜公子在这里做什么?”

    姜生看到她,大喜过望,疾步走来,对她作揖,“容音姑娘,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你到底有什么事?”容音皱眉问道。

    “是……”姜生欲说出来,可是这里人多眼杂的,他着实怕伤了小姐的名节。

    “要说快说,不说我就走了。”容音真的转身就要走。

    姜生连忙扯住她的袖子,“容音姑娘莫要急,小生不能在这里说。这样吧,容音姑娘请跟小生到西厢,小生再告诉姑娘。”

    “西厢现在只有你和杜公子两个男子,恕容音不好过去。”

    姜生急的团团转,忽然,他灵机一闪,“有了。容音姑娘请在此等一等,小生马上就来,马上就来。”

    说完,姜生撩起衣摆,往西厢跑去。

    容音看着他的背影,微微蹙眉,“难道他真的跟小姐?”

    没一会儿姜生回来了,双手递给了她一张纸条,“容音姑娘,麻烦你将这纸条交给小姐,小生感激不尽。”

    “你……”容音的表情很挣扎。

    “姑娘?”姜生没有看不懂她到底想表达的意思。

    “算了没事,这纸条我会禀报小姐交给她的。”容音道。

    “多谢容音姑娘。”姜生再次作揖。

    “不必言谢,我是为了我家小姐。”容音转身走了进去。

    姜生把信送了进去,反而忐忑得很。

    这门外不是他久待的地方,姜生回了西厢。

    ……

    下午,黄柠梦从竹林出来,迎头便碰见了杜沉言。

    杜沉言一出现视线便落在了她的手上,眼神不掩心疼。

    黄柠梦拉了拉袖子,遮住了纱布,问道:“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我从今天早上便跟着你。”杜沉言说话也没有半点遮掩。

    “你眼睛里有红丝,脸色不算好,想来昨夜没有睡好,今早却又跟着我……杜沉言,你有心事,还是关于我的。”黄柠梦走到一侧,偏头看向他,肯定地道。

    心事被她三言两语便分析出来了,饶是杜沉言自诩聪明,也不得不对她佩服。

    “黄姑娘冰雪聪明,沉言的这点心事全让姑娘给说破了。”

    黄柠梦抬手欲止住他的话,然而抬到一半,想起什么,又放下了,“我只是猜到了一点,并没有完全说破。”

    “你的手能让我看看吗?”杜沉言还是挂念着她的伤势。

    黄柠梦嘴角抽了抽,扯了一下袖子,自己是打人的,结果人没事,自己落得伤了手,真是丢脸。

    “不必了,并不是什么多大的伤,我丞相府的药膏一向很灵,过了今日就好了。”

    杜沉言不放心地再看了一眼,以为她是怕坏了名节,没有多强求,“那好吧。黄姑娘,这虽然是府上的事情,但在下还是想提醒姑娘一句,小心一个丫环。”

    “丫环。”黄柠梦怔了一下,想起昨晚的事情,想必杜沉言已经知道了。

    “是,是一个小丫鬟,不是你身边的那个。”杜沉言强调了一下,他知道她身边的丫鬟叫容音,可是那个小丫头,他确实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知道。”黄柠梦十分淡然,低头碾起蚂蚁来。

    “知道?”杜沉言有些糊涂,不确定她指的知道,究竟是哪一件。

    “那丫头做的事情,我全部都知道,包括昨天晚上。”黄柠梦看向他,眼神里面十分有深意。

    “你,你知道他们昨晚,那你?”杜沉言的心快要从喉咙口跳出来了,她知道这件事,那是不是代表她不会再喜欢姜生了?对他已经失望了?

    黄柠梦笑道:“我从来没说过我喜欢姜生啊。”

    “那你?”杜沉言清楚地记得姜生在跟他说他们相处的时候,有多么的高兴,姜生喜欢她,不可置否。

    黄柠梦道:“一开始我以为姜生是我的故人,后来发现,我认错了。对他,我从没有过心动的感觉。”

    “故人?”杜沉言皱了皱眉,直觉这个‘故人’才是他最大的‘敌人’。

    黄柠梦看着他笑道:“是啊,故人。”

    “你的那位故人是谁?”杜沉言问道。

    黄柠梦抬脚离开,走到他身边时,停了一下,“现在还是不是时候,等时机成熟了,我就告诉你。”

    “好,这可是你说的。”杜沉言急忙道。然而说完了,他顿了一下,这句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黄柠梦勾唇一笑,“我说的。”

    语毕,黄柠梦往前走去。

    杜沉言看着她的背影,心里一阵失落又伴随着丝丝侥幸。

    黄柠梦回到元觉寺里,便回了小院。

    和住持对弈虽然畅快,但是下棋毕竟是个费神的东西。再加上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吃中午饭。身心都有点疲惫。

    容音迎她进去,把饭都端进了她的房间里面,伺候她吃了。

    饭后,容音挣扎了一会儿,才把纸条送到黄柠梦的手里。快穿之逆天炮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