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快穿之逆天炮灰 第两百零四章 另类西墙记(十八)

时间:2019-05-22作者:九令浮闲

    红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救黄柠梦,咬牙切齿地看过去,正好看见了杜沉言的侧脸。

    瞬间红烟的眼神变了,她心动了。

    没一会儿她回过神来,心里更加地恨,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会来救黄柠梦?

    她凭什么?她不配!

    眼看自己的计划就要失败了,红烟脸色阴沉往小佛堂走去。

    她必须再想一个办法,她要夺回自己的爹,自己的娘!

    还有那位公子她也要得到!

    寺院里所有的人退回了寺院,侍卫将门关上,留杜沉言独自一人在外面面对土匪们。

    丞相夫人担心杜沉言一个人对付不过来,叫侍卫们都出去帮忙。

    杜沉言听见声音,又叫他们全部都回去了。

    土匪头子脸上挂不住,“你是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想挡住我们这些人?老子现在怒了,你要是再不让开,我就把这寺院里的人屠杀殆尽,只带小娘子一个人回去。”

    杜沉言看着他,道:“秦季,你原是齐大将军手下的一员副将,当年是何等的风光耀眼?可是你如今却成为了土匪,你对得起齐大将军对你的提拔吗?”

    秦季没有想到杜沉言竟会认得他,而且还把当初的事情给抖了出来,脸上有一瞬间的慌乱。

    “你别胡说八道,什么齐大将军我根本不认识。”

    杜沉言并不在意他不承认,继续道:“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报告了大将军,路上便收到了大将军的传信。这次我不仅要来救人,还要把你抓回去接受审判。”

    “杜沉言,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秦季露出了凶神恶煞的嘴脸。

    “我是不是看得起自己,你一会儿就知道了。”杜沉言拍了拍手,土匪后面几百个士兵跑了上来。

    土匪们一下子就怕了几分,全都聚拢在了一起。

    站在门后面的黄柠梦不想再看下去,玉箫在手中转了个花,背在身后,转身往里面走去。

    容音原本还高兴来着,看到她不高兴了连忙跟了上去。

    杜沉言的武功很高,三五两下就拿下了秦季,手下的士兵们也把土匪们制服了。

    寺院里的人见危机解除了,全都非常地高兴,打开门迎接杜沉言。

    姜生走了过来。

    “沉言兄。”

    丞相夫人听到他的称呼,脸上看不起的表情微微僵了一下。

    杜沉言见他没事松了口气,“姜兄没事就好。”

    姜生看向丞相夫人,微微颔首道:“夫人,我的办法就是请来沉言兄退敌。”

    丞相夫人皮笑肉不笑地道:“那得多谢姜公子了。”

    “夫人记得之前的诺言便好。”姜生笑道。

    “什么诺言?”杜沉言刚刚来什么都不知道,听到这话有些不太明白。

    丞相夫人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笑着道:“这次我们能度过危险,多亏了杜大人,多谢杜大人了。”

    杜沉言笑道:“夫人严重了,这是在下应该做的。”

    “柠梦。”丞相夫人回头叫了一声,却发现黄柠梦没在这里了。

    旁边的青萝微微上前一步,小声道:“夫人,小姐方才回后院了。”

    “越来越没规矩了。”丞相夫人嘴里这么说,心里松了口气,不在这里也好,免得杜沉言的眼睛也盯在她身上拔不下来。

    刚才丞相夫人虽然吓得不轻,但是杜沉言看黄柠梦的眼神意味着什么,她看得清楚明白。

    杜沉言这么年轻就是一方镇守的将官,人又长得不错,头脑也灵活,只要相爷肯帮忙,他想要平步青云那还不简单?

    到时候黄柠梦依旧每天都能过上好日子,那她的女儿呢?

    丞相夫人一想到自己还被关在小佛堂里的亲生女儿就心疼。

    杜沉言脾气倒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黄柠梦先行离开而放在心上,“夫人,小姐一个女子敢单独面对匪徒已是勇气,想必此时累了回去休息了,还望夫人不要迁怒小姐。”

    丞相夫人听见他为黄柠梦说话就很不高兴,只是现在她不好做得太过了,毕竟杜沉言刚刚救了他们命,她可不能给丞相府抹黑。

    想到这里,丞相夫人笑道:“杜大人说得是,我这不是当母亲怕没有管教好这个女儿吗?唉,说实话,小姐并非本夫人的亲生女儿,打不得骂不得,她可是相爷心尖尖上的肉。”

    “黄小姐并非夫人的亲生女儿?”杜沉言听到这话,不知怎么的,上了几分心。

    “是啊,柠梦小的时候,就没了母亲,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唉,你看我说了些什么?我看我也是累了。老身先去休息了,明日再谢杜大人。”

    丞相夫人扶着额头,故意彰显出自己当后娘不容易。也是侧面地告诉他,黄柠梦从小是没有教好的,她又不敢得罪。

    “夫人既然身体不适,那就请先去休息吧。”杜沉言心里划过一丝很明显的心疼,对黄柠梦的身世。

    “抱歉了杜大人。”

    “无碍。”

    丞相夫人被扶走后,住持领着众僧来到杜沉言的面前,当面致谢。

    ……

    下午,杜沉言好不容易得空了,才回到房间。

    见姜生住在最偏的位置,他想了想,跟姜生换了个房间。

    姜生倒是无所谓,换就换了。

    两人被子也自己动手换的,折腾了半下午。

    “沉言兄,你不喜欢住这屋?”

    “我住在这屋心里不踏实,住在最边上,若是有什么危险,也是我顶着,放心些。”杜沉言道。

    姜生笑道:“土匪不都让你给抓住了么?”

    杜沉言也笑了一下,“这是我多年来的习惯,姜兄,连累你还要跟着我折腾。”

    “沉言兄说哪里的话?你这不是在保护我吗?”姜生笑着笑着叹了口气。

    杜沉言有些意外,“姜兄怎么了?”

    “我在想黄小姐。”姜生脸上没了笑容。

    “她怎么了?”

    姜生走到窗前,“姜兄有所不知,小生心许小姐,小姐她……唉,今日一听她竟从小便无亲母,心中甚觉惭愧。小生误会了她,她原本是内心善良的女子,是非善恶她比谁都看得清楚明白。”

    杜沉言听到这话,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扎了一下,很不是滋味,又为黄柠梦的遭遇感到心疼。快穿之逆天炮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