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投降吧大反派! 第一百九十二章 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你!(7)

时间:2018-02-17作者:饭饭特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罗小力,你还敢来学校?”

    少年在楼梯口被几人捂住嘴巴拖行至拐角的男厕,辨认出是陈富贵的声音,他挣扎的手脚忽然缓了下来,任人将他的脸狠狠按在墙上,动弹不得。

    “富贵哥,现在咋办?”王进财神色慌乱地站在厕所门口张望,万一被人发现,可就连同昨天的事一起败露了。

    张贵闻言,忐忑地在裤子上擦了擦手心冒出的冷汗,亦是紧张兮兮的望着他。

    他要是被退学,他爹回来非揍死他!

    陈富贵脸色难看,眼里飞快划过一抹不耐烦。

    他也纳闷,罗小力明明受了他那么重一闷棍,就算没死那铁定也得躺个三五几天,怎么今儿屁事没有还跑回来上学了?

    麻烦就麻烦在铁哥挺欣赏这小子的,一直将他当做个强劲的对手来看待,多次向罗小力示好并表示想跟他结交朋友,但是都被这狂妄自大的小子给无视了。

    如果他们偷偷找罗小力的事儿泄露出去,大不了就咬死自己是为老大出气一时冲动。

    想好退路,陈富贵稳稳神,目光阴狠地瞪着罗小力还缠着白色绷带的后脑勺,出言恐吓道:“我警告你,昨天的事若是传到铁哥或者其他人耳朵里,老子不仅打爆你的脑袋,还要烧了你那间破草房,告诉全县的人,你是面馆老板和你妈在外面生的野种!听见没?”

    “我答应期末考试给你递答案。”罗小力眼神空洞地看着屋角的蜘蛛网,轻飘飘的嗓音令在场三人同时一怔。

    王进财倏地回头,惊愕过后露出喜色,眼睛放光的搓着手掌迫不及待接话,“真的?你答应啦?”

    “你在耍什么花样?”他的妥协让陈富贵力度不自觉松了几分,半信半疑地皱起眉。

    罗小力缓缓抬起眼,眸底是一片寂然的死灰,语气嘲弄的弯起笑,低喃道:“我还能耍什么花样,只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以后别来找我麻烦就好。”

    张贵松了口气,按捺下激动的心情朝陈富贵使劲递眼色。

    在南中,连续超过两次期末考成绩垫底是会被留级重读的,否则就只剩退学一条路。

    前两次考试都是他们三个并列的最后名次,这回是陈富贵等人的第三次考试,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陈富贵仍然犹豫不决,之前手段软的硬的罗小力都油盐不进,难道真的是因为他的威胁捏住了罗小力的三寸?

    “有老师过来了,快撒手呀富贵哥!”王进财急忙压小音量朝陈富贵示意,陈富贵蓦地收回手,阴郁地瞥了罗小力一眼,撂下狠话若无其事地带着人出了厕所,“要是敢骗老子,你就死定了。”

    罗小力恍若未闻,低头慢条斯理地将微皱的衣物一一抚平,漆黑幽深的瞳仁闪烁着森冷寒光。

    陈富贵,张贵,王进财,还有……

    妈妈放心,这些人,他全部,全都不会放过!

    “罗,罗同学?”进来方便的刘启能惊骇地张大嘴巴愣在了原地,用力揉了几下眼,再定睛,方才沾染着地狱气息的可怕少年已扬起了迷惑性十足的纯然笑容,“刘老师好。”

    “诶,诶好,快上课了,赶紧去吧。”

    这孩子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不过可惜了,运气太差……

    刘启能面目和善地拍拍他的肩膀,罗小力仿佛没有看到他那惋惜的眼神,乖巧地点点头与他错肩而过。

    范晓浠目送罗小力进学校,旋即到校门附近的摊贩收集信息。

    卖冰棍的大姐未等她开口就先把自己冰棍夸了一圈儿,斜眼见范晓浠衣着靓丽不同旁人,不禁带了点谄媚的口吻攀谈道,“小姑娘瞧着挺面生,是少有到这边来吧?”

    糯米加糖制成的冰棍刚从泡沫箱拿出来,冒着白茫茫的冷气,范晓浠咬一口化在嘴里,美滋滋的附和道,“大姐您可真厉害,这都能猜出来。

    我随亲戚去外地呆了几年,不过还是想念咱家乡的怀抱,就回来啦。”

    她话音一落,大姐立马就用看傻子般的目光瞅她,连连摇头,“真搞不懂你们这群小年轻人怎么想的,大城市多好啊,能挣大钱,姐要是像你这年纪,巴不得去外头闯闯呢。”

    “您说的是。”范晓浠笑了笑没反驳,视线悠悠投向远方延绵高山,语气怀念带着自然流露的惆怅,“本来订的是前两个月的车票,结果有事耽搁昨天才到的,都没来得及好好逛逛,青山县的变化挺大大。”

    大姐闻言一拍大腿,神神秘秘地示意范晓浠靠过去,顺着她的意道出了后话:“那你还真是运气好得很了,今年初夏的头一场暴雨,就带来山洪把青山县往外通的那条大公路给埋了,zf疏通都花了足足一个星期。”

    “真的假的,那得死伤多少人呐……”范晓浠不可思议地抽了口气,压低声音持怀疑态度追问。

    大姐摘下草帽擦了擦热汗,一脸劫后余生庆幸道:“这倒没有,说来奇怪,那天上午县路口的几棵百年大树齐刷刷被风吹倒把路挡了,轩辕县长早早发出通知说暂时让大车客车们通通禁止通行,结果没多久就变天噼里啪啦下起了雨。

    出事的就一辆小三轮,死了个女人,另外还有蹬三轮车的司机重伤,就在都在县中心医院躺着呢,谁知道现在人怎么样了。”

    范晓浠直觉地感到其中有蹊跷,百年大树能说倒就倒还恰好拦了大公路?

    “诶大姐,你说这女人明知天气不好路被封了,怎么还要坐三轮车去邻县呢?”

    她自来熟地去邻里店铺要来两条小板凳,殷勤递给大姐坐下,满眼的好奇求知欲。

    罗小力家里的情况在全县几乎无人不晓,大姐难得遇到从外地回来不知情的人,巴不得跟她分享这些闲琐碎事的八卦。

    小力他娘叫梁黎,是个漂亮又贤惠的女人,可惜命运坎坷嫁了个醉鬼。

    她和罗大壮是经人介绍认识的,平时清醒的时候人模人样,对老婆也体贴,但一沾酒就找不着北了,为此两口子没少起争执。

    梁黎年轻那会儿追求者众多,就算是结婚后也有不少没死心的,就在梁黎生了罗小力之后,村子不知怎么传出罗小力并非罗大壮亲生儿子的风言风语。

    当时人们都还没听过亲子鉴定这种东西,男人最要紧的就是他那张面子,那天罗大壮浑身酒气回家,嚷嚷着非要摔死罗小力不可,亏得梁黎拼命护着娃才没酿成大祸。

    吵吵闹闹的日子在罗小力十岁那年结束了,两人离婚后,梁黎带着孩子离开了乡下的房子。

    至于罗大壮……传闻好像说他喝醉酒滚下山坡摔死了,反正是再无音讯。

    梁黎一个离异女子带着儿子打工赚钱,不知吃了多少苦头才把罗小力拉扯大。

    罗小力也争气,乖巧懂事成绩优异,就是视力不太好,梁黎到处打听能治眼睛的医院又托人问能配到眼镜的地方,终于联系到川北县小有名气的眼镜师杨国磊。

    两月前,她为了去给她儿子取配好的眼镜,就再也没回来。

    “罗小力这孩子命可真苦,眼看着能被保送进大城市的名校,一下子没了监护人,肯定成不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