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投降吧大反派!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师兄,师父又把妖精抓走了!(37)

时间:2017-12-17作者:饭饭特浠

    投降吧大反派!“我怕掉下来伤着你,大圣,把你的棉花糖叫过来用用呗。”范晓浠咧嘴一乐,冲黑衣小童讨好地露出排森森白牙。

    见她信不过自己,孙小悟不耐地飞去刀子眼,凶道:“本座说能接住你就能接住你!别磨叽。”

    “行了,你下来吧,我接住你。”

    守在一边看戏的孔羽寒忽然出声,他话音刚落,孙小悟几乎是下意识召出筋斗云阻止了鸡绵绵的第二选择。

    范晓浠愣了两秒,蹦上软柔的小白云缓缓降落,站在孙小悟身后朝孔家父子笑嘻嘻道:“二位,在下有一天大的好事,想跟你们打个商量。”

    ……

    是吗?怎么觉得有人要被坑的赶脚。

    由于狐娇娇昏厥当天凤淼没发准话,考虑到这狐狸顶着未来皇妃的名号,若闹得太僵不便收场且有损殿下名声,炽凤就将人关进间厢房有吃有喝养着。

    也许是对皇妃之位势在必得,又或是知道折腾也没意义。

    她并没哭闹着要见凤淼,而是识趣地待在屋子里敷敷面膜涂涂指甲,空闲时间还能看些宫斗宅斗的话本子。

    兔小妹从地洞里钻出来时,狐娇娇正哼着曲儿惬意的趴在梳妆铜镜前细细地为自己描妆,一双狭长的狐狸眼让她勾勒的妖娆魅惑。

    周围凌乱地散落着不少的书册,蓬松的火红色尾巴一搭又一搭地摆动,看得出她心情舒快对目前自己所生活的环境十分满足。

    兔小妹昔日天真的小脸此刻正挂着抹令人心惊的冷笑,也对,从前在灵山饿一顿饱一顿的素食日子终于结束了,凤宫美酒佳肴作陪样样不缺,狐娇娇这种目光短浅的女人怎么能不安于现状。

    像她这种有脸没脑的,可比如今的鸡绵绵好拿捏得多。

    狐娇娇鼻尖警惕地动了动,在房间嗅到了一丝生人的味道。

    她将香薰的螺子黛轻柔地搁下,娓娓转身姿态慵媚地靠在镜台轻哼:“来都来了,还不准备现身?”

    兔小妹调整好面部表情从帷幔纱帘后探出水汪汪的大眼,软声哝语地撒娇道:“娇娇,你在这里呢。”

    看到是她,狐娇娇明艳的娇容霎时蒙上层阴翳的寒霜。

    “兔小妹,你还有脸来找我。”

    当初古树爷爷承诺给她的化形丹被人半道偷走,以至现在自己的狐狸尾巴都还藏不住。

    兔小妹瑟缩了一下,睁着红红的眼眶可怜又无助,“娇娇你别生气,小妹听说你也在凤宫,这才特地来看你的,等以后绵绵嫁给大殿下,咱们三个又能生活在一起了。”

    她讲到最后语气甚至带上了憧憬和向往,狐娇娇猛地抓住了重点,“等一下,你说什么?”

    瞧鱼儿上钩,兔小妹赫然一副说错话的慌乱模样,躲躲闪闪道:“你听错了,小妹,小妹什么都没说……”

    “早就知道你这小蹄子居心叵测,未料你居然这么沉不住气!”

    ……啥?

    狐娇娇在古树精那里得知鸡绵绵本就是凤族殿下的未婚妻,凤淼殿下是未来可是凤族的王,佳丽三千不足为奇,所以等某天真相公之于众后纳鸡绵绵进宫也在常理中。

    七彩琉璃衣乃为他凤族定亲之物,给古树爷爷那么一坏心眼的老头儿穿多浪费,那么大的便宜,不捡白不捡。

    但狐娇娇万万没想到,这只兔子精居然也敢来肖想皇妃之位。

    兔小妹让她不留情面地怼回来,满头黑线地仔细琢磨了下自己说的那番话,是挺有歧义的。

    她讷讷地笑了笑,细声细气道:“娇娇你好像理解错了,小妹不过是暂住凤宫,绵绵才是要嫁进来的那个。”

    “哎哟,鸡绵绵知道你在背地跑我这儿来上眼药指不定多后悔拿你当朋友。行了,我还要画眉呢,最好趁我没喊人前赶紧消失。”

    狐娇娇这两天的书不是白看,那些个后宫深宅的女人最喜爱的便是借刀杀人,哪会这么容易就给当枪使。

    她冷嘲热讽地下着逐客令,错过了兔小妹眼底一闪而逝的狠绝。

    孔隆兴奋地询问一圈儿要不要来杯蜂蜜茶,皆数被丑拒,心灰意冷抱着茶杯小口地啜着,但仍对范晓浠的提议表示出了十二分的兴趣,“我同意啊,完全没意见。”

    不就是趁凤小子喝醉后神志不清冒充凤王当高堂骗婚嘛,这种活儿轻轻松松,还能凭白多个儿砸,划算。

    孔羽寒身子懒懒地靠在椅背里,只手托着下巴,骨节优美分明的食指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着扶手,不赞同,却也不反对。

    深沉幽暗的眸子与孔雀王如出一辙,就那么高深莫测地望着范晓浠,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相当微妙。

    孙小悟金箍棒不悦都敲在桌面上,警告意味甚浓,“安分点,别用这么露骨的眼神盯着我的人。”

    孔羽寒无所谓地耸耸肩,吹了声清脆婉转的口哨才将视线慢条斯理得挪开,眼眸在外头空无一人的阴森暗廊停了片息,薄唇微扬,“到了。”

    一袭翠水薄烟纱裙的青鸢姗姗来迟,乌发如瀑别着根素朴的兰花白簪,峨眉淡扫不施粉黛,美人如玉冷峭疏淡。

    随她同行的还有两名凤族的侍从,手上托着一些干净的衣袍跟提神的花香精油。

    “孔公子一路舟车劳顿,还请随青鸢移步客房沐浴后再歇息,以解疲劳。”

    青鸢微一福身,命人上前打开牢门的锁。

    孔羽寒临走前轻飘飘地瞄了他爹一眼,后者立马戏精附体丢开茶杯哭哭啼啼地扒拉在栅栏嚎起来:“我的儿,我的儿啊……你怎么忍心让我黑发人送黑发人呐……为父舍不得,舍不得啊……”

    躲在屏风后的范晓浠跟孙小悟挣扎的捂住双耳防止魔音穿耳,青鸢更是难以置信,孔雀王用和她们老族长同样的脸做出辣么丧心病狂的事!脚下踉跄加快步伐飞快远离这个蛇精病。

    泪眼婆娑地目送他们离开,孔隆浑厚的大嗓门霍地一收,淡定的回到桌边给自个儿又倒了些蜂蜜茶润喉,扭头冲屏风后的人跃跃欲试道:“你俩真的不打算来点儿?”

    还在找”投降吧大反派!”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