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29章 乱臣贼子,龙潭虎穴(2)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八年前

    金陵城外硝烟弥漫,燕王朱棣将此困唨,朝廷军员差池难逃。恐惧沮丧笼罩在众人心头。有言者城池固若金汤。可死守一年半载,现看幼稚荒唐可笑。帝驾明宫女太,监拥立。下旨决一死战,以身殉国。殊不知早三日转移走,帐驾内不过替身而已。夜,解缙、胡广,正议对策。二人同朝为臣,又是江西老乡。曾惺惺相惜,今两分歧。胡道:精忠报国,马革裹尸死所不息。誓做名垂千古忠城。解缙不然,他道:“途有虚名而已,要和用功。金陵城上万生灵,与之两万将士身家性命,想必孰轻孰重,虽古有言或死轻如鸿毛,或重于泰山。但流芳百世,比这些将士生家性命重要否?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看在这些年轻将士份!识时务者为俊杰。”胡广闻言拍案惊奇怒道:“解缙你可是大明臣子,不思报效朝廷,暗里投鼠忌器,是何居心?别以为不知你暗里和那燕王朱棣书信来往。告诉你,这是投敌。若皇帝陛下在,我当进言你通敌之罪。”这会,唐敬进门而报,“两位大人,燕军停止进攻,放言明晨日照东方时,不降,强攻不留活口。”解缙挥绣道:“传令下,所有将士放下武器,明日出城投降。”胡广道:“你?”唐敬欲言又止,点听得令退下。翌日,解缙开城降燕,军入,搜刮全城不见建文皇帝。解缙投诚,不告罪。燕王要杀胡广,解缙止之,奉言乃忠肝义胆之士,得罢免。次年追查建文帝旧臣,解缙遭弹劾。入狱,胡广见而不谏言。三年后沉冤昭雪,委以重任。二者自此决裂。解缙回忆抽神过来,立于府上堂中,感慨万千。其下跪有黑衣一人。他道:“禀大人,宵练大人已得手,不过半道杀出一个公孙乾,甚为绊脚,追查不断。”解缙冷冷道:“你告诉宵练,不要顾忌,任何挡路之人,大可杀之,告诉陈家。做事谨慎而行,别在给我舔乱,不然他也别想舒服。另外陆十一、金幼孜呢?”黑衣人道:“陆十一已取得百草经,已然反途,至于金幼孜,正准备踏入慕容家。”解缙微微一顿。

    ………………………………………………………………

    “公孙先生言过,此虎爪锈牙枯。老鲫难如游龙,非彼日朝阳,非彼日之颠。公孙先生意图老朽明白,奈何年迈半脚踩棺材盖。早没往日雄风。”王家老者兹声暗叹,不过眼中却有几分韬光养晦。只是语歇不搭。二者交谈几句,又品茶三道。公孙乾拜别,吴清莲噘嘴乎:“屁股没坐热乎就要走,几个意思。”青莺懂事不作言舌,公孙乾微微道:“吴大小姐,你将军府缺茶吃么?”听言瞥气一通,三人相继告离。黄昏暮色里,三人走道一响,既已夜深,吴清莲一路叨叨,“放着有马车不坐,非要走路,你个死公孙,有毛病。”“姐姐不要怪先生,他这般,定有用意。”青莺如此道。吴清莲不依不饶,她道:“我看哪里是什么用意,书呆子,断然想和我个绝世美女悠悠行进,好赏我等国色芳华,借着月色好作诗咏赋。妹妹啊,你刚入世,哪里晓得这些奸诈男人,骨子里坏水一堆。”青莺闻声想起陆十一,阔别一阵不知可好。公孙乾哈哈一笑,“没听过关关雉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儿本色,不近可称?不过青莺姑娘说得在理,再下确有用意,你可知两位芳色,不止让我陶醉,还有一路跟来朋友。”话下,青莺握剑警惕起,自身习武,却没有觉察。反到公孙乾这手无缚鸡之力书生,观察仔细。吴清莲道:“你是说有人跟踪我们?”公孙乾习惯性摇摇羽扇,顿道:“暗地里朋友,躲躲藏藏不好,喜欢两位姑娘容貌,可以出来看嘛。”言落,从房顶,小巷杀出十个身影,将三人团团包围。青莺拔剑对峙,眼下三人中,只有青莺一人会武功,情况不容乐观。而且还有一人,身穿蛟龙士兵甲,面带铁具。握剑气宇不凡。

    “宵练!”

    ……………………………………………………………………

    说来也是,如此甚好,平日少有饮酒。孤身进北海,天寒地冻。中原人多有水土不服,喝点酒预防伤寒也是无过。走到楼下靠柱桌前坐下,不一会,小儿拎着酒坛,笑呵呵言之慢用。路人诸多,形形色色。区区客栈也是藏龙卧虎,出入三教九流人士。金幼孜饮酒而下,寒气渐渐消散。对桌两汉子交谈,引起注意。“我说慕容家向外招仆役,今年只有十几个明额。”听完这话,另一人回道:“可不是,去年可有上百号人,今年不知为何才要十多个,这碗饭不容易,无数人挤破头颅想进去。”金幼孜干咳一声,“就为区区一个仆役,也有这么多人抢。”金幼孜插话两人停顿下,目光如炬,瞧了瞧金幼孜。“兄弟外地人吧,你有所不知,三年仆役能得三十两白银,固然诱人,但对大多数人犯不上。除此之外,期满优秀者,还能入籍慕容家外宗。从此衣食无忧。如此一来才吸引北海各地江湖异氏。兄弟你也想去参合?”金幼孜道:“没错!”两人一听顿时哈哈大笑。“我说你一介书生,拿着把剑,就出来冲江湖,哥哥劝你不要趟这滩浑水,丢了性命不值。”这话引起金幼孜兴趣,他道:“噢,难道还有性命之忧不成。”那人道:“争夺名额尤为激烈,签生死状,不少学艺不精者,送命场景也是司空见惯了。我们兄弟二人苦练十年,就是为了这次慕容招仆役活动。从此鲤鱼跃龙门,飞黄腾达。”听完话,金幼孜站起身,端起一碗酒走了过去。他道:“再下金铁柱,想和二人交个朋友。”此番出行,不能暴露身份,因而使用假名。二人礼貌起身。

    “再下张大胖!”

    “我张小宝!”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