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22章 单挑少林寺狼烟起,迷雾茫茫(1)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世间人事情爱恨憎之尔,人之天秉抛之不否。古有神话牛郎织女梁山英台民传,有美有凄。俗语阴阳互补磁石间也同相斥异相容。玉女一派覕道而捷严行而守。青童玉女不终沾红尘,一旦失贞武功失之七成。便宜交合之人。廖廖月色峰峦环绕,玉女派宫廷若市。派内弟子身静爱净。集于二峰鸿沟下方天然池,此处天生地造灵气汇集。又有月光普照。可修心养神助真气运行体内,乃练功大好时机。其派国色芳华女秦暮羽,婴啼入派学武。平生素见男子,今儿山门闹剧瞧了眼陆十一与昆仑子,前者老入龟苓半死老關。后是英姿飒爽略带俊意。老话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年不多情。况且秦暮羽青花初开,心中不自有些芳动。戌时集群鸿沟池泡身修心法。秦暮羽褪下外衫露香肩。轻手放衣架子,屋外传声而来。“秦师姐快些不然又吃戒鞭了。”秦暮羽哦声迎许出了门,当刻炸眼看去,好个春风十里。是个男子也脑热血嘭。这不当众女齐齐褪下清纱。鸿沟上首葐苁内两双眼睛睁得要飞出来,鼻血一泻千里擦不断。两人正者陆十一两人,生平首见如此风景,阅女无数陆十一也目瞪口呆。三千朵花同一绽放,何等光景。身旁昆仑子唾沫横飞,单手一拍大腿,“奶奶滴真过瘾,瞧那小身板那小玩嘢,啧啧好甚好。”此行不为一饱眼福,是为众女心法而来。一一交合时谓不足,三千之众岂不要一年久也,昆仑子挠挠乱糟糟头发。眼中放出一丝邪意。昆仑子拍了陆十一肩膀,“小兄弟待会这些女娃娃会春心荡漾,气破心门。那时并是你吸收心法灵气之时。”说完身子一转消失于空。

    鸿沟上首急流前,二弟子持剑蔽守。只见二女前突现昆仑子,大惊拔剑对峙,昆仑子甩手一挥。皆倒地不起。“今没空和你们玩。”说着从绣中掏出小瓶来。“我的夜来香,今儿要用空空咯。”此物迷之药同一根柴齐名,乃菜花贼人爱不释手之物。万千姑娘恶梦。昆仑子将整瓶倒入泉中。一场好戏很快上瘾。

    ――――――――――――――――

    熊熊烈火烧尽千军万马,像只阎罗收割人命,鲜风血雨直尽夜幕天明才落下帷幕。朝阳探头白骨灰迹,甚有肉香肆虐引狼嚎动北海。一战金幼孜名声鹤起,龙腾内排外者放下歧眼敬畏心起。阿不力米提崇拜不尽,金幼孜奉为巴提达勇者之意。眼下拿回配剑为首。金幼孜看着遍地骨灰与没熄灭完堆火,算不起喜,火攻人伦无道。古有诸葛孔明火杀藤甲兵,折阳寿。才有七星灯续命举动。

    见金幼孜忧心忡忡于是乎开口道:“哈扎达我们的巴提达为何闷而不乐。”

    金幼孜淡淡道:“族长可有想过伏虎部抱负。”

    “这到考虑一二,举部转移避开锋芒,北海之大少有狭路相逢。”

    金幼孜嘴角上扬微微一笑:“那终有&039;一日遇上呢?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逃避终究非万全之策。”

    阿不力米提长叹口气“老朽也曾想过,终究伏虎部兵强马壮,我部螳臂挡车鸡卵碰石。”

    金幼孜目光一动:“你相信我吗?”

    “哈扎达志勇双全才疏过人,老朽深信不疑。”

    “马上紧急召开会议。”

    言下阿不力米提按金幼孜所说,集部族首脑聚而商议。人齐后,阿不力米提道:“我们勇士哈扎达有话要说。”没等陆十一说话,族内喊声不断。

    “哈扎达,

    哈扎达

    哈扎达。”

    人心所向,金幼孜笑颜开色。却瞧见阿达拉米目不转眼看着他,有些不自在。阿圣拉达则低头丧气立于一旁。北海人崇拜强者鄙噫弱者,他为部族继承者,自有傲骨心。不轻服人。金幼孜火烧伏虎大捷,对其先有不满之意,只好咽下。金幼孜慧眼识珠晓得原因,为其说话。

    “谢谢各位兄弟姐妹,此战大获全胜不当我一人之力,是龙腾部所有人齐心协力成果。除此之外还有一人冲锋陷阵,身先士卒已身为饵引敌而入,他就是阿圣拉达。”

    阿圣拉达听闻大吃一惊,没曾想金幼孜会如此,本以为会一番羞辱。解先前不合之气。那之却不计前嫌会神称赞,要不是说金幼孜熟读兵法韬略,哄人心术登峰造极。阿圣拉达果然对金幼孜看法改变。

    ……………………………………………………

    所谓成长就是听到波涛汹涌四个字时,再也联想不到大海了。陈不奂迎如此。痴狂苦练武功,日日沉于武海。辟邪剑法重在技,轻于内功心法,陈不奂不到几日初窥门径。想起灯楼之事心中狠意强了三分。正午间回到府邸,无意间走过其父书房。偶听一阵交谈。

    “一群饭桶,

    一个大活人居然逃走,好在宵练大人出手,否则你我脑袋搬家。吴桂芳依然有所觉察,不可掉以轻心。即刻转移劳力。”

    咯吱~

    陈不奂推开房门,只见陈主身前黑影瞬间消失。

    陈主先是一惊随后淡然道:“奂儿进屋怎么不敲门。”

    “父亲教训的是,儿往后会注意。”陈不奂行父子之礼后道。

    陈主早闻其子转性,勤学苦练闻鸡习武。心中大喜。

    入夜半宿扬州北方火光四起,吴桂芳皱起眉头,带领二百蛟龙军即刻赶往。此处密林严实,其内见一深坑,土壤松软刚动不久。坑内被乱木夹土给填满,像是掩盖一些见不得人之事。

    “即刻封锁这里,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入内,否则格杀勿论。”

    吴桂芳一脸阴沉,内心七上八下。

    “将军附近发现一些huo yao粉,像是无间掉落在地的。”一名蛟龙兵道,

    徐沺光,

    六魂恐咒,

    陈家,

    锦衣卫宵练,

    huo yao粉。

    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一个惊天阴谋。吴桂芳肯定一点,这只是冰山一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