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21章 闯关藏经阁北海行,暗流涌动(5)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昆仑子出手救陆十一不甚言谢,此人疯癫高深参半。迎了那句大隐隐市入俗化镜之语。昆仑子道出破阳神邨至极限,破之非极阴不可。水生火克阳盛阴衰变而反之。登封十里外有一洪沟上首激流勇进绵绵不息,任岁月变迁仍旧渊远长虹。人杰地灵自有江湖门派立身,这不就有玉女派安门于此。有些年头颇有名望,此宗不收男童专纳女婴。习纯阴魔功凤阴,曾被传为邪教蛊惑人心。后世几代掌门励精图治,逐渐人心皆归门望好转。昆仑子抓起陆十一不由纷说,只是一句带你瞧姑娘。以为自身轻功算上天下一二,想起嗟悼人外有山山外有天,折服投地。

    玉女派美人如雨令无数男子心慕切之,山前石碑明文写出阴极阳勿闯者自负其果。山门两人随风落,守山者女弟子不出其意。见来人先声呵斥无用后拔剑威胁道:“玉女派重地男人不可如内。”昆仑子咧嘴笑笑看了陆十一一眼。“别眨眼一番春风将至后悔莫及别怪我。”说着身子迎风一晃来到二女前,两人不客气挑剑刺来,昆仑子抬起手一夹遏制两剑,轻盈一撇嗙声断作两节。不停手运功积与双掌猛然打出,一声咆哮后二女衣裳吹开施行看尽。自幼不见男人如今被看得干净,红着脸捂着身往宗内跑。昆仑子轻拍大腿“好峰奶奶滴就是没瞧够。小兄弟你可看清有料,那小身板好过小红喂!”

    陆十一举目震惊的不是二女,而是昆仑子打的一掌。气息奄奄熟然于心。“发呆吗?傻小子过瘾吧。”昆仑子嘲道。言中山门走出众女,带头女子着淡紫道袍,长发扎起盘后,手握太极马尾浮尘。目光冰冷却生得俊俏。开口怒道:“你这厮不要脸老头,上月潜宗偷瞧弟子洗澡事没算,今儿又来招惹是非。”

    听了话陆十一了解原因,先前还会鄙龈。此时不同往日。老头高深玄秒举动怪异属于正常。昆仑子也不示弱:“你这老妮别血口喷人,老夫怎会看一些娃娃。到是不意瞧见你在……额洗澡。不堪入目身形走样,山峰下垂,害得我长针眼不算,吐了些时日。”话出惹得玉女派一杆弟子大笑难忍。陆十一心里也在偷笑,看姑娘也就算了,还瞧老尼姑口味不凡。老尼姑脸通红怒道:“不许笑。”背后女弟子嗳于威严才止口忍住。

    老尼姑大怒道:“本君要活剐了你。”说着纵起飞身杀来。昆仑子大叫不好。“我的乖乖母老虎发飙,惹不得啊。”话虽这样也接招。二人斗了十个回合,不分上下。常人估计难瞧出个明了,陆十一看得出昆仑子虽不占上风,却有意相让对方,只接不攻。缠斗间既然动起嘴来相骂。

    昆仑子道:“小梦梦我瞧都瞧了,难道你要我眼睛吗?”

    听闻这一言,陆十一差点吐出来。玉女派等级森严尊师重道,掌门人裘仟梦被乞丐直呼小名,自觉得失了颜面。

    裘仟梦怒道:“老贼你若再言挖了你眼割了你舌。”

    昆仑子道:“老妖婆不就看你洗澡而且还长针眼,造孽啊到底是谁吃亏,我的眼睛珠这哈还疼呢。还做梦割我舌头。死寡妇烂屁股没人爱心里变态。”说着话还冲裘仟梦吐吐舌头,模样即猥琐又讨打还好笑。

    裘仟梦被彻底激怒,不在寻常拆斗身子后退几步,只瞧见她抬起手交错胸口,一股赤焰腾腾起来汇聚掌心。昆仑子变脸严肃起,没了方才滑稽,缓缓抬手运转内力聚集一道飓风。

    啊,

    这是?

    阳神掌一式阳风,从未想昆仑老头会,来历绝非易人。两人同时出手。

    “轰”

    中间碰在一起,内劲震得眼里难开,玉女弟子齐齐后退。只有陆十一勉强看得清明。

    一道风一道火,古有周天八卦阴阳五行。风属木火刻。很快昆子被弹在十步外。

    陆十一心想。

    “完了老头翘辫子了”

    没想到却平安无事爬起身来,陆十一这才长舒一口气。“老妖婆没轻没重的,你要打死我啊!”

    裘仟梦大吃一惊,暗想遇了神人。江湖人无论多强高手,怎受了凤阴掌相安无事。不可能定是有其它玄机所在。

    昆仑子拍拍身尘道:“小兄弟走咯,本想来瞧姑娘洗澡,这回看不了了。”两人前后各一,离了玉女派山门下山不离山。

    陆十一停住脚步问道:“前辈可是要看凤阳掌要领。”昆仑子哈哈笑笑:“我带你去看姑娘,没过瘾是不,那天我可足足瞧了个时辰。”一副浮现偏偏样子。陆十一怎是蠢物突如单膝跪地,“前辈直教。”昆仑子干咳声,“我想起前些日偷看老妖婆洗澡,想描绘画下没纸笔,才从她衣架衣兜拿出本册子,准备开始,就被抓了现行。”说着丢出一本书来,接下看是凤阴一式火焰功。陆十一师出六段,习六段心法。习火焰功虽能成,却不克藏经阁老僧,内力流派不一难以发挥最大威力练了无用。

    “前辈今晚是不在探一次花海?”陆十一问道。

    “小兄弟越来越聪明了,没错奶奶滴今不过瘾。今晚再去一饱眼福。”

    凤阴专属内功,先不说偷前阻碍困难。从一而习达炉火纯青少需五年多者十年。心法要诀讲究感悟,唯有一法可速成,纯阴功缺点。习者不可坡初子身,女破后内力七成传入男体。该宗女子可谓清心寡欲不论世间情爱。两人只好静候夜幕上演一出美男计。

    时辰冉冉夜幕升起,玉女派深殿裘仟梦盘坐。闭目养神时悠悠开眼,白天闹剧在心头久久不散。年过四十,裘仟梦早没了姿色。曾起何时一方美人,后入派学武。识得赏眼。慢慢成为核心人物,终成一派之首。昆仑子芳心挑逗,不知为何有些袢动。裘仟梦摇摇头心想错觉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