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16章 天罗地网漏网之鱼(5)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梦魇夷然吓得金幼孜突然跳身来,惊恐之余环顾四周。是一间不大石室石壁画满图腾,实在潦草难以揣摩癫狂意镜画出。不过也看出个己所以然来是熊。定睛一看身下是间石床,被褥是兽皮还挺暖和。细细打量原来石床下方凿开一洞,生着炉火。不过燃料却闻所未闻。居然烧着一些石头,据金幼孜眼见石头是会爆炸的。没时间想这些金幼孜只感觉昏昏沉沉,全身无力肚子呱呱直叫。摸摸肚皮赫然发现自己没穿衣裳裤子。这还了得连忙摸摸旁边裴旻剑也见踪影。脑中记忆停留在冰川中,只感觉头晕眼花后醒来就是这个样子。

    “轰……”石门被打开从外面走进一名身穿兽皮的少女。

    “吖你怎么没穿衣裳。”说着少女捂着脸红通通的。

    金幼孜才意识自己赤条条的,连忙拉起兽皮被褥遮掩并问道:“我这是在哪里?我的衣物呢?我的剑呢?还有你是谁?”

    少女端着提篮上面放着药罐,走到石床旁边放下道:“你醒啦?我们在冰川上看到你时已经昏迷不醒,还感染了风寒睡了三天了,还有你的剑在我阿爷那里,我叫阿拉米达。还有你们中原人说话能否一句一句说。”

    金幼孜有些不好意思,被人救下还有意误会别人。“阿达拉阿米姑娘救命之恩无以回报,还有要事再身则日回报。”刚要起床发现头晕乎乎的。

    “我叫阿拉米达,以后叫我拉米达就行。你的衣裳我帮你洗了我这去给你拿。”阿拉米达起身走到门口时问了一句。“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金幼孜!”

    “好难听的名字,我们叫你哈扎达好了。”

    “谢谢”等人走远后金幼孜才小声道。

    此番长途跋涉为了北海黄花梨。阴差阳错感染风寒被蛮荒部族人救下,心系胡广托付江山社稷无心停留。早日辞去前往北邙城才是当务之急。不到一会阿拉米达拿着衣裳走来。

    “快些穿上阿爷他们在外面等你。”

    金幼孜穿好走出一眼看去,几十部族人聚精会神盯着这个外来者。像是观赏稀有物品般目不转睛。堂堂七尺男儿可顶天立地却在这时有些毛骨悚然。

    “这就是中原人啊,看穿的衣裳好难看。没有我们兽皮耐看。”

    “哈扎达你醒了欢迎来到龙腾部落,我是首领阿不力米提。”老者说着弯腰手握胸口行礼。

    金幼孜学着龙腾部族方式回礼道:“感谢龙腾部族友人搭救之恩,另外请问我的剑呢?”

    提起这阿不力米提眉头一皱道:“实在抱歉救你返回途中遭遇伏虎部落,我等商品粮食都被抢了去,你的剑也被……”老者有些自则再看身旁壮年男子都带着伤,部族之间为了抢夺粮食财宝常常发生战争。

    此剑历史典故唐朝开元年间,裴旻母亲去世,想请大画家吴道子在天宫寺作壁画超度亡魂。吴道子说:好久没作画了,如果裴将军一定要我画的话,只好先请将军舞一曲“剑舞”好启发一下我的画思。裴旻当即脱去孝服,持剑起舞,只见他“走马如飞,左旋右抽”,突然间,又“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被抛起数十丈高的剑,竟然能用手持的剑鞘接住,使其直入鞘中,真是剑技绝招。当时,几千名围观者为之震惊,赞叹不已。吴道子也被那猛厉的剑舞气势感动,画思敏捷,若有神助,于是挥毫图壁,飒然风起,很快一幅“为天下之壮观”的壁画就绘成了。这说明“裴旻剑舞”确实是可称得上唐代一绝的了。从此,裴旻剑与李白诗,张旭书并提,史称盛唐三绝。

    要取北海慕容家黄花梨本就是虎口拔牙,凭借一身功夫怎么斗得过,没有裴旻剑实力逊色三分。还要抢回此剑才行,形式比相信中还要严峻。

    一天下来金幼孜对龙腾部族人生活习惯有了了解。不想中原传说那样野蛮落后,而且对客热线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很是爽快。还生起火炉围着跳舞。金幼孜不会只会一个人喝着闷酒看向夜空,重任在肩无比惆怅。

    阿拉米达见金幼孜坐在一边闷闷不乐,跑过来拉起金幼孜手喊一起跳舞,几经推脱盛情难劝只好捏手捏脚和他们一起跳了起来。阿拉米达虽然不像中原女子那样仟仟迷人,也没有华丽绫罗绸缎加身。反到天性豪爽,美貌不输给大家闺秀。只是一边有位少年愁眉苦脸看着金幼孜,很快明白过来是喜欢阿拉米达的少年。阿拉米达拉着金幼孜手,自然醋意寥寥。

    一声大喊打破载歌载舞。“首领不好啦?五百里外发现付虎族人。”

    ………………………………………………

    锦衣卫隐藏高手多数不已真面目识人,他们冷血只为杀戮而生,已剑为名,天地玄黄三个等级,宵练天字一等高手。传说中此剑曾被商帝王、春秋时期卫人孔周所藏。《列子·汤问》:“孔周曰:吾有三剑,惟子所择……三曰宵练,方昼则见影不见光,方夜则见方而不见形。其触物也,骜然而过,随过随合,觉疾而不血刃焉”。一作“霄练”。

    夜影杀机宵练冷哼一声纵身逃离,在场众人只有吴桂芳身怀武艺追了上去。两人一前以后飞在树梢十余里停了下来。

    “吴桂芳锦衣卫奉命,调查扬州叛贼余孽。你最好不要插手。”

    吴桂芳脸色阴沉道:“从军营劫走徐田洸之人就是你,还是死一民士兵要作何解释?”

    宵练大笑一声:“锦衣卫做事还需要知会你扬州总兵吗?你难道怀疑锦衣卫叛逆。”

    “锦衣卫皇帝陛下眼睛,自然不可能违反,我怀疑你宵练被着锦衣卫有不臣之心。”

    “真是可笑,吴桂芳你这是要挑战锦衣卫实力吗?”宵练说完挥起剑杀机肆露。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