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12章 天罗地网漏网之鱼(1)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骑上高头大马奉为吴府坐上宾,听了金幼孜道明胡广血书原因,陆十一信守不渝沉诺破解鬼兵劫饷一案,还胡广一个清白。话说府邸歇息三日倒也落个清净,这日小风微吹阳光暖暖,陆十一敲着二郎腿吃着美酒,日风丽下好是清闲快活自在。却把吴桂芳与金幼孜急得焦头烂耳,陆十一仍然一副悠然悠哉样子。不巧遇到一位惜日故人,白狐脸刁蛮任性的吴清莲,瞬间焕然大悟原来是吴桂芳掌上明珠。吴清莲道:“父亲怎么把臭酒鬼臭丫头带上府上好吃好喝,你要知道前些日子就是他在花灯楼欺负与我,你可要我作主。”说着噘嘴呜呜撒娇道。

    青莺性急磨拳擦掌怒道:“是不你蛮惯骄横还强词夺理。”

    吴清莲见青莺不为让步,怒气冲冲拔剑而来。

    陆十一给吴桂芳使了个眼神才知无所大碍。两个女人蛮横无理时,就放手让她们打,两人拆招几个回合平分秋色喘着粗气。

    吴清莲道“不行太累人了,我口渴了。”

    青莺手插着腰也是一副上气不接下气样子。“我也是累得半死,要是能有西瓜吃就好了。”

    吴清莲惊讶道:“你也喜欢吃西瓜吗?要不我们吃了西瓜在打如何?”

    “好呀!”

    两人想约而同聊得相谈甚欢,牵着手离开。

    惊呆陆十一等人,从你死我活到说笑没有半时辰。这就是女人这种生物奥妙之处,用正常思维逻辑根本无法去评判。

    三日里陆十一让吴桂芳调查那日福临客栈行刺幕后黑手。经眼线回报是扬州第一大户陈家所为,陈姓男子那日灯楼有所关联,陈不奂陈家大少是个膏梁子弟不务正业。为了这事出动sha shou,这解释有些牵强。有一定可以肯定,陈家与扬州知府张兴傣有所关联。鬼兵劫饷矛头指向势力背景错综复杂得陈家,当下只是猜测并无实至证据。罗刹sha shou团折了一枚梅三娘,也出现在扬州。其头领赵一阳剑法不再陆十一之下,手握剑谱排行第六的纯钩剑。此剑为春秋时人欧冶子所铸《淮南子修务》记载夫纯钩,鱼肠之始下型,击则不能断,刺则不能入,及加之砥砺,摩其锋鄂,则水断龙舟,陆团犀甲。乃是一方神兵利器不容轻视。

    陆十一深知解缙布制这张大网,最终目的肯定不是兵饷这么简单。而入局关键在陈家,扬州第一大户背后有多少难见天日秘密,只有靠陆十一去挖掘了。

    陆十一道:“陈家主要经营那些生意?”

    吴桂芳回道:“陈家主要海上贸易往来为主,不知为何在三个月前,突然断了海上船只出海。”

    “一个靠航海贸易家族,忽然停止运行。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陆十一的话让吴桂芳若有所思。“陆大侠我立刻派人去查,带船员水手盘问。”

    陆十一呵呵一笑提起酒壶喝上一口道:“如果不出我所料,这些船员都已经离奇死亡。”吴桂芳与金幼孜由衷佩服得五体投地,调查下来陆十一料事如神,最后一次出海航行水手全部离奇死亡或失踪。显而易见从中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

    听书轩阁楼细龙竹结构,让走入中人神游竹海忘却凡尘琐事沉寂在诗歌如画的文采世界里。听书轩中人不作大声喧哗,更不会交头接耳。人人低头迷醉在文章海洋里不可自拔。其中一人格外天资聪慧,此人扬州小诸葛公孙乾是也,父母早亡年少吃苦,做过木匠学徒,师父嫌他耍小聪明,没几个月把他扫地出门。饥寒交迫下遇到听轩阁阁主,拜于门下,没想到聪明绝顶,熟读四书五经。跟把春秋战国倒背如流,赋予穹高评价百年不可一遇旷世奇才。屡次破断扬州大小案件,名气及盛。

    “公孙兄我父亲回来了,你快去看看神志不清。”寂静读书点被另一名书生打破。

    公孙乾不慌不忙道:“徐子镜你可知听书轩阁三大戒律。”

    徐子镜稳住激动情绪道:“进听书轩不可鲁莽冠衣不整,不可大声喧哗,不可交头接耳。”

    公孙乾干咳一声,“既然知道为何大声喧哗。”

    徐子镜低头而跪伸出双手,公孙乾拿出木尺打了三下。这才一同走出听轩阁。徐子镜之父徐田洸陈家商贸水夫总督。三个月前回航离奇失踪了无音讯。

    徐子镜家颇有些财力,位于西城。公孙乾两人到达时,徐家上下急得团团转。只见徐田洸衣裳破败不堪,身上多有条痕浴伤,披头散发胡言乱语着“不要抓我……不要抓我……好一个无头大王。”徐田洸语无伦次间突然抓紧公孙乾胳膊,“是无头鬼王带着鬼兵来索命了,报应啊,天理循环报应不爽啊。”

    公孙乾被吓得一愣神,“快把徐老爷扶下去歇息。”几名家丁一前一后架着徐子镜退了下。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叫奴家以后可怎么活啊,你在的时候二太太还不敢拿我怎么,现在你神志不清我以后日子可怎么过呀老爷!”一名中年女子饰着手绢泣不成声。

    “你这狐狸精瞎猫哭什么死耗子,明摆作做,别以为我不知你和城东王铁匠暗地里瓜葛。”另一名中年女子怒声骂道。

    “你血口喷人,谁不知道你和管家偷偷摸摸……”

    “住口你们都给我下去。”徐子镜大声呵斥。几房太太嘀嘀咕咕才从客厅离开。公孙乾终于长乎一口气。鬼兵传闻不是一朝一夕事,前阵子朝廷拨款灾银,传闻就被鬼兵给劫了去,公孙乾不信鬼神之说。只是从徐田洸口中再次听到二字,之间存在某种联系不得而知。

    “少爷将军府来人了。”一名家丁跌跌撞撞来报。

    徐子镜道“慌什么我等问心无愧。”

    公孙乾冷静道:“徐兄此方将军府来人,定是为了令尊。你我且看看他们目的在做结论不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