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11章 鬼兵劫饷,胡广血书托!(5)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大战一触即发以一敌三金幼孜难以招架。胜算难握间眼光一亮,东南大队火光人马犹如最后的救命稻草。让金幼孜松了一口气,赵一阳怒目而视。

    只见大批人马相至,领头将士拧紧缰绳吁声而止“金先生我等姗姗来迟。”此人正是扬州都统总兵吴桂芳,亲率五百骑兵莅临。啼声响彻深谷。金幼孜欣然笑道:“吴将军严重了,金某只是遇见三位故人。被拦下轮起一些随风往事。”赵一阳默不作声,就算通天本领也要三头六臂才敌五百骑兵。

    吴桂芳道:“罗刹主人赵一阳,据闻使剑凌风决然不同凡响,要不到寒舍喝茶常饮一杯如何。”

    赵一阳冷声道:“那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请动我。”

    罗二微微一笑缓和道:“我等路过恰逢金先生,相行见拙。闲聊三两句,吴将军日理万机就不做打扰了。”

    吴桂芳虽有五百骑兵,可罗刹三恶武功盖世威名赫赫。尤其赵一阳,不能硬碰五百骑兵,可一剑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信手而来。这让吴桂芳颇为忌惮。何况没到狭路相逢地步没必要挣个你死我活。赵一阳冷哼一声三人穆然离去。

    金幼孜抱拳道:“吴将军若晚半步金某就要马革裹尸为国尽忠了。”

    吴桂芳道:“同朝为臣解缙迫害忠良贤士已然到了明目张胆地步,莫不是密探来报后果不堪设想。金先生到府上歇息,耳目消息陆十一已经到扬州。待明日在做安排。”金幼孜道:“如此甚好!”

    ………………

    入夜三更半夜,扬州陈府内院深处书房。一名中年汉子正愁眉苦脸,桌上除了笔墨纸砚还有一份书信。只见他干咳一声,屏风九叠云锦后走出一黑衣人。“有消息了吗?”中年汉子开口问道。“禀陈主陆十一已经进城半月多,今晚在花灯楼与公子发生口角。”听到这陈主焦急道:“奂儿没事吧?”

    黑衣人道:“没有发生争夺陈公子相安无事。还有一事胡广客卿金幼孜今夜也到扬州城,与罗刹sha shou组织相遇,不幸被吴桂芳带兵救去。”

    陈主闻言面色皂青不安,“陆十一身在何处?”

    “回陈主陆十一身在福临客栈,身边带着一个丫头底细不详。你放心陆十一逃不出我们眼线。”

    陈主长乎一口气道:“千万不能让金幼孜与陆十一相遇,否则坏了大计,你派二十ming dao斧手。带上软胫错骨散,陆十一剑法深不可测。以免出了差池。”黑衣人点头会心一笑,退了下去。话说陆十一入住福临客栈。青莺在左手一间,而他则右边一间喝着酒。行走江湖多年练就超乎寻常的观察能力。周边眼线埋伏早已被看穿得尽力淋漓尽致。

    在那静夜里埋藏着杀戮,几十道黑影借着月色掩饰纷纷出动,跳到福临客栈四周。

    带头黑衣人从怀中取出一支mi xiang,抬起手挖通窗户纸。将mi xiang往里面一吹,过了半时辰不到。露出窃喜的笑容看去那陆十一已从打坐转而成斜趟,瞧着这阵势软筋错骨散起了作用。几ren mian视相窥点了点头。抽出兵器踹开房门冲了进去,却被震惊得惊慌失措。不可思议陆十一不在床上。几十ming dao客铮铮茫然。

    一见其中一人悄无声息倒在血泊中,没有丝毫征兆与前奏,接二连三不断有人陆陆续续死在房内。领头黑衣人看向房梁,只见一袭白衣左手拎着酒瓶,又手握着可斩山河断乾坤的利剑。

    黑衣人举止吃惊道:“怎么可能,我亲眼看见你被软胫错骨散毒倒在地。”

    “听过六段吐纳术吗?可惜晚了。”陆十一挥剑跳下房梁,一剑刺穿两人胸膛,剩下十余众目睽睽而惊。陆十一冷笑一声。数十名黑衣人不约而同攻向陆十一,只见他身子一撇捺侧挥剑,划过几人脖颈无不当场丧命。

    剩下三五人畏畏缩缩进退两艰,他们所面对的不是寻常剑客,是威名江湖撼动四海八荒的十一剑客陆十一,岂是这等三六sha shou能所匹敌。

    没等几名sha shou动,陆十一再次压轴横扫。除了领头黑衣人全部死在当场。说时迟那时快,黑衣人提剑自刎刹那,陆十一举掌打断握剑之手。“陆某在扬州与人素无恩怨纠葛,是谁指使你来的。”

    黑衣人阴冷一笑,“你”这人直接咬破口含毒丸发作而死。信仰之可怕,他能鞭策人永往直前,也能使人堕落不堪直到腐朽。而这些sha ren正是如此,陆十一认为这个世界,能救自己的,能成就自己的,也只有自己,救别人无法胜造七级浮屠,杀几个挡在路上的,也绝不下十八层地狱。一场暴风将要来临之际,总有几滴甘露先锋到达。夜静天明青莺睡得很香,昨夜之事她根本不知道。

    日出东方,清晨安静祥和扬州城,被一群官差衙役所打破,他们将福临客栈包围,这不出陆十一所料。“好你个大胆狂徒,居然一夜杀死无辜百姓二十多。来人给我绑啦。”带头官员挺着大肚腩道。

    青莺想要开口被陆十一所制止“再下有一事不明,既然是无辜百姓为何穿着夜行服。”

    “放肆你敢质疑本府信口雌黄,来人把他俩给我绑了带回衙门。”

    “我看谁敢绑他。”大队军兵陆续包围福临客栈,说话带兵者正是吴桂芳。

    官员干咳一声,心知自己官差和当兵的动起手来,不在一个层次,那是久经沙场军队,而官差都是酒囊饭袋鱼肉乡里之辈。“吴将军此人涉嫌sha ren,让你带走恐有不妥吧?”

    吴桂芳怒目圆睁道:“张大人本将要带陆大侠回营调查,难道还要经过你官府应许。”

    张姓官员吓得汗如雨下连忙道:“这到不用,将军带走并是。”

    “陆大侠请把!”吴桂芳命令一声兵卒骑着一匹马来。陆十一没有猜忌带着青莺上了马,扬州暗流涌动派系薮立,只是给为其主罢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