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9章 鬼兵劫饷,胡广血书托!(3)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时过半月扬州暮色里华灯初上,河道两端人烟云云。几名富家子弟围着贵族千金巡游河畔。这天灯市游玩人很多,几名富家公子哥平日里欺男霸女没少干。尤其陈不奂作弄老百姓手段层出不穷,逢带有姑娘的男子,威胁学狗叫若是不然,一阵毒打不算还被棒打鸳鸯。有次甚至作弄巡抚,当街强行扒人裤头,令人当面出丑颜面扫地。事后没有半点追究,可见背景宏大不容小觑。今儿带着臭味相投游手好闲的执侉子弟。闻着吴府千金左右。

    吴清莲扬州第一国色,集美貌功夫于一身的女子,无数人梦中情人,只因她刻薄精酸让人敬而远之。反到陈不奂对她百般讨好。

    吴清莲道:“灯市真没趣好玩东西都没有。”

    陈不奂心道,说来也是你说无趣的也是你。像只摇尾巴狗讨好你三个月,还不是为了雀双飞鸳鸯合水之事。脸上却微微笑道:“你看那人长得歪瓜裂枣,还带着姑娘好不好笑?”

    “不好笑~”

    陈不奂锐光闪动,带着恶人走了过去。三言两语吓得那人跪地求饶。还学狗叫几声,惹来吴清莲嫣然一笑。这才罢手放那人离去。

    “莲儿你笑了?嘿嘿今儿灯市。据闻吟诗作对比赛,胜者有今晚灯王相送。咱们去看看凭我才华,那不是小菜一碟。”吴清莲点点头。何谓灯王,明代江南盛行放灯花,将纸灯放入小河漂流,灯市那天成千上万花灯迎水流淌。风景逊美不亚于名山名峰。对赋诗词胜出,将获得秘制灯王,可像孔明灯迎风而起,在天空放出烟花字。追求者惯用来讨姑娘家芳心而倍受青睐。

    ……………………

    灯市末尾,汇聚成百文人雅士。不乏有陆十一身在其中。依旧目光淡漠提着酒壶不时喝上一口。万众瞩目下从灯楼走出老者,头发蓬松体态干瘦,已年过古稀花甲之岁末。“诸位今年花灯大赛正式开始,规则恒古不变。由老夫出题抢对,再由获胜者出对,直至没人答上。即可获得本届花灯王。”老者说完话,陆十一目光一扫楼顶灯王,高五丈宽八尺实在霸气冲天。

    老者出对道:“日日携空布袋,少米无钱,却剩得大肚宽肠,不知众檀越信心时,用何物供养。”

    人群中一人答道:“年年坐冷山门,接张待李,总见他欢天喜地,请问这头陀得意处,是甚私来由。”

    “好!”人群中喝彩不断,出题就将难度登峰造极。可见大会藏龙卧虎,只有无上才华横溢者方能一问春秋。

    上联:进退一身关社稷,英灵千古镇湖山。

    下联:福州西湖开化寺,桑柘几家湖上社。

    上联:芙蓉十里水边城,福州乌山琵琶亭。

    下联:一弹流水一弹月半入江风半入云。

    比拼已经到达白热化,场中文豪雅士皆数词穷。

    群英荟萃中白面书生脱颖而出,这人不但白净文采斐然。复姓公孙单名一个乾字,建文六年考中举人。自幼天资聪慧。尤为擅长推理乃扬州府衙常有坐上宾。已扬州小诸葛自居。花灯王眼看就要花落公孙乾手,青莺瞥着小嘴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在场诸位若没人对得上来,那今年花灯王就要属于公孙先生了。”老者如此叫道。

    “且慢再下想碰碰运气,请公孙先生出题。”陆十一走上楼台与公孙乾相视。

    公孙乾:“百善孝为先,常回家看看。

    陆十一:万恶淫为首,常去青楼逛逛。

    公孙乾:男人,女人,穷酸人,茫茫人海。

    陆十一:初恋,热恋,三角恋,恋恋不舍。

    公孙乾:风声雨声读书声,我不出声。

    陆十一:家事国事天下事,干我屁事。

    公孙乾:看背影急煞千军万马

    陆十一:转过头吓退百万雄师。

    雷鸣般喝彩带有掌声响彻台下,两人争锋相对一决雌雄。公孙乾每出上联都被陆十一巧妙化解。心有不甘堂堂扬州小诸葛,居然被一酒鬼对得哑口无言。更让公孙乾不可思议的是陆十一居然一直在饮酒,居然精神抖擞没有醉意。

    陆十一见公孙乾脸色铁青,呼吸急促必然乱了心神,于是乎开口道。“现在轮到我上联了,红面关黑面张白面子龙面面护着刘先生。”台下议论纷纷指指点点,公孙乾心道,此人别看像个酒鬼却才华横溢。的确不好对付,可又不能认输丢了扬州小诸葛称号。陆十一猜到对方没法接于是说出下联。“奸心曹雄心瑜阴心董卓心心夺取汉江山。”

    “恭喜这位仁兄,荣获今年花灯对对王称号。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好在花灯楼提笔千古留名。”“江湖人”陆十一心有顾忌,名号道出波及无关事端,只好自称江湖人。老者自然不会过多盘问,毕竟到了古稀这岁数,阅人无数早瞧出陆十一非寻常小辈。“我宣布今年花灯对对王是江湖人。请随我上楼稍坐片刻。”

    花灯结束聚集众人也相应散了,有不甘心者有羡慕仰慕者。

    落下帷幕最欢喜的,不是陆十一而是青莺。这丫头忍不住窃喜吵着要提语,待灯王飞天名现扬州上空,简直少女心泛滥成灾。

    老者正沏茶与陆十一唠嗑,却被手下来耳中嘀咕几句,原本笑脸变得阴沉。

    老者干咳一声道:“不知仁兄可否将灯王卖出?”

    这话青莺不爱听了怒道:“难道你们要耍赖不成,我们可是凭本事得来的。”

    老者继续道:“小姑娘有所不知,我们扬州陈家势力盘大,不是我这种小老百姓惹得起的。陈公子想要六万两买下灯王,老夫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得罪这方权贵吧?”

    青莺冷哼一声,“给多少都没商量不卖!”

    “小姑娘初生牛犊不怕虎,出来闯荡江湖不晓得弱肉残食这道理吗?”说这话之人从阁楼后屏风走出,正是陈不奂与吴清莲等人。老者见状吓得不敢说话,悄然退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