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十一剑客 第6章 恩怨十六年东海古族女(2)篇终

时间:2017-12-17作者:本物怒唱九州

    念头出现瞬间利剑出窍,一招指向丁老脖颈。顾忌不了一众疑惑。细碎线索穿成一条线。一个结论顺其而生。

    “陆兄你疯了,还不敢快放下剑!”丁少卿吃惊道。

    “陆十一你聪明绝顶,不会认为天寒门丁老就是铁面大盗吧?”金春刀疑问道。

    只有梅三娘青莺闭口不言,其他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有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陆十一举动毫无预兆。全部在一边,只剩青莺一人站在陆十一身后。

    “丁老鬼你想杀死所有,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陆十一冷声说道。“铁面大盗不是老朽,何况犬子婚妻落在他手中。有什么理由要杀你们?”

    “铁面大盗不是你没错,可是与十六年前一段因果有关,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铁面大盗就在我等其中,而你却没把我等带出禁地,这间密室暗不透风,机关重重。你的确不想杀死所有人,然而铁血大盗就在其中,你不知道是谁,只有将我等一众全部铲除。铁面大盗也就死在这里了。”陆十一句句如履薄冰,一针见血道出个明了。

    “没错陆十一果然绝非浪泽虚名,可是晚了。”说时迟那时快,趁其不备。丁老突然一掌击向陆十一。危急关头梅三娘突然出现挡在陆十一身前。挨了这掌。紧接着丁老冲向众人拽起丁少卿飞到上首石座中。

    “为什么救我?”陆十一抱起重伤的梅三娘,这一掌丁老用了八成内力,可见威力非同小可。梅三娘脸很快苍白,“这是你的解药。我想你已经明白了。”一瓶蓝色药瓶递在陆十一手中。

    “我应该早就想到,从苏州郊外救下金春刀那一剑,那股熟悉气息,只是我不愿意相信你就是铁面大盗罢了。丁府惜字如金,不是你不愿意说话,而是你动用内力改变声音,从而消耗过度。”

    “原来是东海古族余孽,十六年前老夫就应该赶尽杀绝。”丁老狰狞道。

    十六年前江湖传闻,东海岛礁有一灵猴,血不但治愈百病,还能增强功力,丁老与三派高手合谋。来到岛礁,却发现岛上生活着人,古老族部。四人因此受到盛情款待,当他们询问灵猴下落时,古族人说出灵猴是神兽,不可打主意。四人萌生歹意。将古族人全部杀死,准备带走灵猴。却遭到蛟龙阻拦,四人与龙大战几日,终于将其杀死,从蛟龙体内得到四颗夜明珠。几经辗转,灵猴不过是古族人流传下的传说而已。

    然而天无绝人之路,一位年轻女子带着八岁女童躲过一劫来到中原。女子则没过几年并去世,剩下八岁女童流落江湖,女童饿得奄奄一息时,罗刹四恶之首罗一乾,在梅花树下救了女童。

    在当时只有罗刹两恶,加上女童,又在梅花树下捡得,故而取名梅三娘。从此她勤加习武,开了间客栈。暗中调查当年往事,从开始复仇。

    “古族一脉今日消亡,有一杆江湖豪杰陪葬,你应该值得骄傲。卿儿发动机关。”此时丁老早已不是那和蔼可亲的老人。

    “丁老贼你当年作恶多端,事到如今还不思悔改。谁能笑道最后还不一定呢。”梅三娘重伤在身义正言辞道。

    “卿儿快按机关,杀了这些人。”

    就在此时丁少卿突然一剑刺穿丁老身体。“啊~你……你到底是谁?”丁老捂着伤口,眼神中充满着不可自信。

    丁少卿抬手撕下人皮面具,这一刻所有人拼住呼吸,无比震惊,这正是消失的丁少卿之妻。

    “怎么可能?你不是被铁面大盗给劫去了吗?”

    事件不出陆十一猜测,丁少卿娶的玉灵儿,是自己消失的,一切都是为了混淆视听。玉灵儿从嫁入丁府之前,并是梅三娘手下,一切都是为了梅三娘的计划。

    “那丁少卿呢?”原来丁少卿在苏州城反回途中,就被玉灵儿打昏调包。在婚房催发机会掉入禁地,也是出自玉灵儿。

    “主人你的伤。”玉灵儿跑到陆十一身前对着梅三娘说道。

    “灵儿谢谢你能帮我,我中了丁老贼寒冰掌,坚持不了多久。从此之后你自由了。”

    玉灵儿道:“主人是你救了,我这条命是你的。”

    “都给我住口,今儿我要让你们和这个秘密永远埋葬,为了天寒门在江湖中名声,你们都必须死。陆十一你不想她死吧。”丁老突然一把抓住青莺威胁道。

    青莺心知如此下去,陆十一根本无法出手,于是咬了一口丁老手,挣脱而出,“你这丫头竟敢咬我,去死吧!”于是乎运起内力准备打死青莺。

    就在这危急关头,陆十一猛然出手,一剑出窍。十一息间丁老人头落地。

    这一剑如疾风没人看清。正是陆十一必杀技一剑封喉。杀死丁老梅三娘也随着死去。一段恩怨就此画下结局。丁少卿听说父辈所为,无比羞愧,没把陆十一当作仇人,却爱上玉灵儿,两人假戏真做。成就一段姻缘。

    离开丁府,陆十一带着青莺骑着白马,奔向扬州,用夜明珠换来三坛醉仙酿。转程回到翠萍湖,与无极老人喝起酒。

    “前辈你说世间人,为何要贪慕利益呢?悟不透看不穿啊。”陆十一提起酒坛喝了一口,擦擦嘴边说道。

    “远看山它是山,近看山它依然是山,而喝醉在看或许它就不是山了,你可有悟透。”

    陆十一脑中回想起哪夜客栈与梅三娘,人心叵测世事无常。清醒着却是醉着,醉着反倒清醒着。倒不如众人皆醉我独醒,众人皆清我独浊。

    “陆小友青莺那丫头情窦初开了。”无极老人这么一说,陆十一看去,青莺脸红润起来。

    山中有柴夫唱着歌打着柴火,烈日当空万里无云。

    一匹快马加鞭而过,上面坐着个酒鬼,背着一把凤鸣剑。偶尔拿起酒壶喝上一口。

    “陆十一等等我,”后方跟着一匹黑马,有一倾城少女。青莺咬着嘴唇。“陆十一我追你三天三夜,就那么恐惧我么?”

    陆十一闻声大惊,“我的个乖乖~这姑娘赖住我了。”说着抽鞭飞过峡谷另一头。留下青莺气得直撇嘴。

    (篇终)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