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42章 半山医院 4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日本女孩见我出现在她身后,吓的直哆嗦,惊恐的看着我:“纳尼?”

    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从她腰间解开红绳,再把我身上的红绳解开系在一起,我咬破手指,将血抹在接口上。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急急如律令,疾!”

    嗡。

    红绳剧烈的晃动,淡淡金光萦绕红绳上,整条通道的瘴气都在消散。

    我看到了尽头的墙壁时,才松了口气,收起红绳:“行了,你们是从哪里分散的?”

    她指了指这里:“咪咪三楼了。”

    我:“跟在我后面。”

    我背了一个包,斜挎着两个包,我摘下来一个递给她:“帮我一下。”

    “嗨。”

    日本姑娘拽着我的背包跟我身后,我俩上了三楼。

    三楼不是牢房,而是类似于手术室的场地,一张张急救推车床,白色的床单挂满了整个三层。

    阵阵阴风吹过,白色床单在黑暗中飞舞着。

    “没有窗户哪来的风啊?”

    我环顾四周,看到一个四方的通风窗口,透过通风窗口看到外面已经黑了。

    咯咯咯……

    突然一阵磨牙的声音响起。

    我的心猛地一紧,端着呲水枪警惕的左右观察。

    咯咯咯……

    这种声音此起彼伏,显然不是一只鬼。

    呼。

    一阵阴风掠起。

    我刚转过去就看到眼前一个黑影闪过,将我扑倒在地上。

    一只瘦的皮包骨的恶鬼站在我的肚子上,它狰狞的盯着我,它的那张犹如橘皮一样的脸近在咫尺。

    呲呲。

    我赶紧扣动扳机,呲水枪对着它一顿猛呲,黑狗血喷射在它身上发出“滋滋滋”的烤肉声音,一股烧焦的气味扑鼻而来。

    “嗷嗷嗷…………”

    恶鬼捂着肚子惨叫起来。

    我顺势一脚踹开它,忙不迭的爬起来。

    嘭。

    我背后又被狠狠的撞击了一下,我整个人趴着摔出去五米多远,把我摔的头晕目眩。

    我翻过身抬起呲水枪刚要开枪,恶鬼抓住我的呲水枪扔到一边去,锋利的指甲抓住我的肩膀。

    “卧槽!疼。”

    指甲深陷我的肉里,它的十指指甲长五厘米,就像十把锋利的刀子一样扎进我的肩膀里。

    我蓄力一拳打在它的脑袋上。

    没有击退它,反而激怒了它。

    它将我高举起了,猛地扔在墙壁上。

    嘭。

    这一下子把我摔的浑身骨骼像是散了架似的。

    我这才看清楚它俩的全貌,两只恶鬼,身型都瘦的只剩下褐色而干枯的皮包裹着它们的骨架,头发稀疏,满脸橘皮,硕大的眼球在眼眶里凸出来,它们的牙齿却是跟我儿子张土蛋的牙齿一样,满嘴的鲨鱼牙齿。

    这俩恶鬼竟然朝那个日本姑娘走去。

    我挣扎爬了起来,不顾身体的疼痛,拔出祖传的桃木剑冲他俩吼道:“喂!草拟吗的,老子还没死。”

    完我咬破手指,抹在剑身上。

    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

    上呼玉女,收摄不祥

    。登山石裂,佩带印章。

    头戴华盖,足蹑魁罡,

    左扶六甲,右卫六丁。

    前有黄神,后有越章。

    神师杀伐,不避豪强,

    先杀恶鬼,后斩夜光。

    何神不伏,何鬼敢当

    急急如律令。

    杀鬼咒念完,结印拍了一下剑身,桃木剑登时金光绽放。

    呼。

    两只恶鬼似乎被我激怒,速度极快的扑过来。

    我扬剑挥斩,一击未中,迅速后退躲闪。

    嘭。

    一只恶鬼扑在了我身上,抓住了我的头发,锋利的指甲要扎在我的脑袋上,硬是要扎进我坚硬的脑壳。

    我朝着头顶挥了一剑。

    噗嗤。

    这声音是砍中了恶鬼,一股冰凉的液体滴落在我脑袋上。

    我伸手摸了一下,竟然是黑血。

    我惊愕的后退几步,看着那只被我砍伤的恶鬼:“这怎么可能?实体?”

    眼前的这两只恶鬼远比我想象的要恐怖的多,我本以为它们是恶鬼,但是恶鬼也是魂魄体,并没有血肉之躯,然而我面前这两只恶鬼竟然有血肉之躯。

    “怎么回事?”

    我又好奇又害怕,这两只鬼显然是超出了我认知的范畴。

    “嗷嗷嗷嗷……”

    另外一只恶鬼看到同伴被砍伤,愤怒咆哮,嘴巴都裂开了。

    我忍不住打了寒颤,这叫声震耳欲聋,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呼。

    恶鬼冲我扑过来,我挥剑格挡。

    嘭。

    我以为它不敢扑过来,毕竟我有开了光的桃木剑防身,不料,它即便是宁愿被桃木剑烧伤了一次,也要将我扑到坚硬的墙壁上

    咳咳咳。

    巨大的冲击力让我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在墙壁上,喉咙一热,体内的血涌了出来,我硬撑着没有喷出来。

    我对着它那张狰狞的脸吐了一口血。

    “啊!!!!”

    血吐在它脸上就如同强效硫酸一样泼在人的身上那种效果是一样的,它惨叫着倒在地上,抓着被烧伤的脸。

    我用桃木剑硬撑着站了起来,走到它面前,举起桃木剑扎进了它的身体。

    “嗷嗷嗷……”

    它发出了尖锐的最后的叫声,顷刻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了黑色的灰尘。

    剩下一只被我砍伤的恶鬼,此刻并没有多大的战斗力。

    我提着桃木剑走向它。

    嗷。

    它怒吼一声,在地上趴着,双脚,双手和蜘蛛一样将身体支撑起来,双眼猩红的怒视着我,嘴里发出低呜的声音。

    哒哒哒……

    它飞速的向我爬过来。

    我一咬牙,挥剑劈斩。

    这一剑砍了个空,它却在我面前消失了。

    呼。

    我一抬眼,它像壁虎一样趴在头顶的天花板上。

    我刚要后退,它落在我的肩膀上,张开血盆大口咬住了我扬起来的手臂。

    我痛的大叫不止,甩着手臂想要把它给甩掉。

    但是它双手双腿紧紧的抱住我,越抱越紧,仿佛要把我的骨头给勒到一起似的。

    “去拿枪!”我冲日本姑娘喊道:“去拿枪射它!”

    日本姑娘很慌乱,美眸惊恐的看着我。

    咔。

    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它的牙齿又咬进了一些,我的手臂快要断了。

    “拿枪啊!!”

    我被他勒的喘不上气,感觉肋骨都要断了。

    我的意识逐渐的迷糊了起来,我要玩完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