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41章 半山医院 3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半山医院的后院更加阴森恐怖,枯叶堆深,没过脚脖,这四方型的城堡式楼房曾经是关押犯人的地方。

    整栋楼没有一扇窗户,进出也只有一扇门。

    门是生锈的铁栅栏,院子里有一棵巨大的老槐树,茂密的枝叶上栖息着大群黑乌鸦,它们明亮的眼睛时刻的在盯着我,仿佛鬼怪的眼睛一样监视着我。

    我掏出两张黄符贴在铁栅栏上,心翼翼的进了楼房。

    楼房的一层很黑暗,因为没有窗户,也没有一丝光亮。

    我从背包里掏出矿灯戴在脑袋上,手里攥着呲水枪高喊:“李咪咪,你在吗?”

    声音在一楼回荡着。

    一楼是一间间钢筋隔开的牢房,地面上的老鼠比跟成年兔子一样肥硕,它们根本不惧怕我,反而在我脚边嗅着陌生的气味。

    咕咚。

    我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心里后悔了。

    我不该来这里,我不该逞强,我不该为了那一段没有在一起睡过的感情赌上自己的命,六七年没见李咪咪,实话,我甚至都忘了她是什么样子了,可以在大街上我俩面对面的碰到一起,我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她。

    所以,我想退出去。

    嘭。

    一道巨响,铁栅栏自动关上了,堵住了我的后路。

    我把心一横:“妈蛋!既然不让我走,老子就陪你们玩玩!”

    我从手提包里把买来的大公鸡拽出来,掏出匕首抹了脖子,提着扑棱的大公鸡上了二楼,鸡血顺着鸡脖子在流,从一楼的楼梯一直流到二楼。闪舞网w

    在二楼的南北走廊尽头,我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站在那里。

    “谁?”

    我脑袋上的矿灯照过去,却发现那么刺眼的强光竟然照不到尽头。

    我打开一把型手电筒,扔了过去。

    趁着光亮我看到那是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黑种人,这应该是李咪咪的美国朋友了。

    “额,那个,哈喽?what are you弄啥嘞?”

    我会的英文单词两只手都能查的过来,根本无法交流啊。

    我向前走了几步,尽量让我脑袋上的矿灯能照到他的模样。

    我的左右两边都是牢房,每一间幽深黑暗,总觉得每一间牢房里都有一双阴厉的眼睛在盯着我。

    靠近这位黑人兄弟,我又喊了一句:“哈喽?man!”

    他慢慢的转过身来,牛一样的大眼睛充满了惊骇,嘴巴张的能看到他的喉咙。

    叽叽叽。

    一群血淋淋老鼠从他喉咙里爬出来,发出愉快的欢叫声。闪舞网w

    啵。

    一只调皮的老鼠拱掉了他的大眼珠子,从黑漆漆的眼眶里钻出来。

    “**!法克!草!!”

    我惊吓的爆了句粗口,胃里一阵翻腾,捂着嘴巴往回跑。

    跑到楼梯口,我提起地上的公鸡,将血撒在楼梯口,以防有鬼追过来,我转身跑上了三楼。

    “李咪咪!你到底还活着吗?”

    我近乎崩溃,黑人兄弟死了,我不知道剩下的那些人能否安全的活下来。

    呼啦。

    我的喊声引起了一阵响动声,我赶紧寻着响动声跑过去。

    响动一直在响,我也一直在跑,跑着跑着我就站住了,因为这条南北通道也不过有十几米远,我刚从跑的速度和时间足以跑出了二十米的距离。

    我看着南边幽深的通道,仿佛没有尽头一样。

    这一刻我知道,我可能遇到了鬼打墙,这么跑下去的话,累死也不会跑到尽头。

    我掏出十张黄符,贴在两边的牢门上。

    贴着,走着,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牢房里。

    我一抬头,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娃娃脸女孩,她满脸惊恐的表情,眼神又渴望的看着我,刚才我在这叫了几声,这女孩就一句话也没回我。

    我问:“你是李咪咪的表姐?”

    因为她是亚洲面孔。

    她摇了摇头。

    我又问:“你是李咪咪的日本朋友?”

    李成功过李咪咪跟一个迪拜人,一个美国人,一个日本人以及她表姐来探险的,美国人已经死了,那么这个亚洲面孔的女孩要么是李咪咪的表姐,要么是李咪咪的日本朋友。

    她仍然摇摇头。

    我的心旋即提了起来,怒喝道:“你是鬼幻化的?”我旋即举起呲水枪,对着她猛射黑狗血。

    额……

    没作用?

    她擦了擦脸上的黑狗血,声:“死你妈塞。”

    我举起呲水枪又呲了她一脸:“死你妈,你怎么骂人呢。”

    她捂着脸后退一步,用蹩脚的中文:“我是日本人。”

    “额……不好意思啊,死你妈赛。”

    死你妈赛是一句日语,不好意思,对不起的意思。

    我打开牢门把她拽出来:“你地刚才怎么不话?没听到我地声音?”

    她点点头:“听到了,不能出声音,有那个东西。”着她一脸惊恐的往我身上依靠。

    我把一叠黄符递给她:“你地,用这个地,贴鬼地干活,黄符地,大大地厉害。”

    她攥紧黄符,向我一鞠躬:“嗨,阿里嘎多,狗杂你妈死。”

    虽然我知道这一句日语是“谢谢”但是我听着就是骂人。

    “你地不要用日语地跟我讲话,用中文地干活。”

    “嗨。”

    我对她竖起拇指:“你很卡哇伊。”

    她脸蛋一红,又向我鞠躬:“阿里嘎多,狗杂……”

    没等她完,我捂住了她的嘴巴:“后面那一句就别了。”

    我又递给她一支手电筒,问:“李咪咪在哪?”

    她摇摇头。

    我还想问什么,一想到我俩交流困难,也就没问下去了。

    想要离开这里,就必须破了这鬼打墙。

    我掏出一捆红绳,红绳上每隔20厘米系着一枚铜钱,我把红绳的一头拴在她的腰上。

    “走。”

    我指了指前方幽深的黑暗。

    她惶恐的摇头,不肯往前走。

    我把红绳的另一头拴在我的腰上,对她:“你不要动,我走。”

    我向着黑暗走去,这一次我观察着两边的牢房,她们很可能是因为有鬼才不敢吭声的,不定就在哪间牢房里藏着呢。

    我边走边观察,随手贴上黄符。

    走了大概有十分钟,我看到了前面站着的那位日本女孩。

    “又转回来了?”

    (本章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