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38章 如此斗法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我并没有逃远,就在一楼。

    我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别墅里破旧的沙发和家具,将棺材全都推倒。

    所有的棺材都被凶猛的火势给吞没了。

    我跑出别墅对二楼的马春喜喊:“马春喜,别做傻事了,跟我走吧。”

    马春喜看到被烧掉的棺材,急得破口大骂:“张盘根,你他妈就是贱,你有种站那个别动。”

    “我不动,下来吧。”

    马春喜从别墅的后面跑了出来,手里提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她美眸凶狠的瞪着我,第一次感受到马春喜的怒火,确实挺吓人的。

    我惶恐的后退几步:“春喜,你忘了吗?我还借给你过你钱呢。”

    “你给我死去吧。”

    话音落地,马春喜举起匕首扎向我。

    我转身就跑,马春喜已经被怒火占据了理智,死追着不放。

    我俩一前一后的跑进山林,却看到江松领着两个人在那一片陵园搞事情。

    我突然站住脚,纵身跃起,一记回旋踢,踢在马春喜的脸上。

    当场就踢晕过去了。

    江松跟另外两个人在对着每座坟墓做标号。

    江松:“把车上的东西抬过来,准备开挖。”

    “师兄,别挖了吧,咱们上次的事情挺轰动的,搞得那些道士都对咱们有意见了。”

    “切!他们有意见咋了?能把咱们怎么样?打又打不过我们。”

    江松满嘴的对道士的不屑一顾,他的也不错,巫师的巫术很歹毒,各种阴招耍的很阴险,让人防不胜防。

    “咳咳咳,哈喽,江松。”我走出去,手里攥着桃木剑:“别挖了,你的血尸都被我烧了。”

    “啥?”江松抬眼看去,只看到山林中火红的一片,他气急败坏的吼道:“两位师弟给我抓住他,我去看看。”

    言罢,江松奔跑而去。

    他的两位师弟纷纷扬起铁锹,严阵以待。

    “妈的,整死他。”

    他俩左右向我跑过来。

    我知道桃木剑对他俩没有啥效果,收起桃木剑,我掰断一根手腕粗的树枝。

    我边打边退,其实我们打架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各种炫酷的招式,我们打架就像普通人打架一样,他俩拿着铁锹砸我,我躲闪,回身又用棍子砸他们。

    我知道江松很快就会回来,这个时候必须要跟他俩拼一下了。

    一人扬起铁锹就砸我,我一咬牙,举起手臂硬是挡住铁锹,疼的我呲牙咧嘴的叫了起来,回手抓住铁锹猛地一拽,把铁锹抢了过来。

    我挥舞着铁锹砸在他的脑袋上,顿时血流如注,倒地惨叫。

    剩下一个巫师,他惶恐的看着我,脚步后退。

    我:“我练过的,你们这些巫师没练过吧?”

    “你等着,我师兄很快就会回来。”

    我提着铁锹就冲过去。

    他丢了铁锹就跑。

    我俩在陵园里追打起来,也幸好我体力好点,追上了就是一顿毒打,用铁锹猛砸他的身体。

    “别打了,我知道错了,哥。”

    我把铁锹扔在地上,找来绳子将他俩都捆住。

    江松回来就看到他的两位师弟被我踩在脚下,气得暴跳如雷向我跑过来。

    “张盘根,你三番五次的跟我作对,我今天就让你死在这。”

    江松拔出他的黑色桃木剑,掏出一张黑色符箓。

    千鬼万魂,随我杀人。

    阴间不收,阳间永存。

    厉鬼恶鬼,天鬼神鬼。

    听我号令,恭请诸鬼。

    江松念了一段咒语,黑符猛地燃烧起来。

    四周阴风阵阵,卷起枯叶在空中打转。

    我拔出背后桃木剑,凝重的:“江松,今天就让知道什么是野路子。”

    大量鬼魂飘然而至,男女老少,老弱病残的各种鬼凶狠的盯着我,将我包围。

    江松阴险一笑:“你先活过今晚吧。”

    我从裤兜里要出两沓冥币扔上空中。

    这些不肯去地府报道的黑户们,我太了解它们了,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多正统的道士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不屑与此。

    看到冥钱的鬼蜂拥而上,像一群饿狼一样在争抢。

    江松愕然,失声叫道:“卧槽!这,这也行?”

    我冲过去,抬脚就踹在江松的肚子上。

    江松被我踹倒,旋即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挥剑砍向我。

    我一脚踢开他的黑色桃木剑,扑了上去,撕住他的头发在他脸上打了一拳。

    江松抱住我的腰,将我摔倒在地上,骑在我身上打我的脸。

    我一手抓住他的右手,另一只手拽他的头发,屁股和腰猛地用力,将他翻了下去,换我骑在他身上一顿乱拳。

    我俩一会儿他骑在我身上,一会儿我骑在他身上,足足打了一个多时。

    到最后我俩都被打的鼻青脸肿,谁也没力气骑在谁的身上了,我俩就这样并排的躺在地上,我有气无力的拍他一巴掌,他有气无力的拍我一巴掌。

    再最后,我俩连抬手的力气都没了。

    “呵……呸。”

    我一口浓痰吐在他脸上。

    “呵……呸。”

    他一口浓痰吐在我脸上。

    我俩就这样相互吐了十多分钟,后来连痰也吐不出来了。

    我俩喘着粗气,望着星空。

    江松:“你他妈就是个贱人。”

    我:“我贱,也比你这个恶人好。”

    江松:“咱俩能不能别斗了?”

    我:“不能。”

    我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过来。

    马春喜苏醒了过来,她看到我俩鼻青脸肿的样子,似乎是在犹豫救谁?

    我:“春喜,现在帮我捆住他,把他交给警察。”

    江松:“马春喜,难道你忘了咱俩之间的约定吗?”

    “啥约定啊?”我紧张了起来:“春喜,难道你忘了我借给你钱了吗?上千万啊。”

    江松:“没有我,你爸妈永远活不过来。”

    这句话让我彻底绝望了,也明白马春喜为什么帮着江松盗墓了,原来是因为她死去的爸妈,这女人到现在还不肯放弃她爸妈。

    我:“你爸妈都去地府报道了,你在这瞎使什么劲儿啊?”

    江松冲我阴险的笑了起来:“我有办法。”

    “你有你妈的办法啊!春喜,千万别听他的,他不会有办法的,你爸妈估计现在都转世投胎了。”

    马春喜犹豫再三,拖着江松离开了。

    我气急败坏的吼了起来:“马春喜,你是个傻x吗?你他妈就是个沙雕!憨熊!草你大爷。”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