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34章 不要惹道士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去西湖市之前,我得去一趟无为子的老家,八李村。

    他曾经是前任茅山派掌门,没点儿厉害的道器是不可能的。

    我现在全身上下能拿得出来的也就是我爷爷传下来的那一把雷劈的桃木剑。

    安排好了家里的一切,我坐火车前往茅山。

    我坐的是绿皮火车,我旁边是个帅哥,我对面是个美女,美女旁边还是美女,看模样应该还是大学生。

    帅哥很帅,就是网络上的那种细皮嫩肉的娘炮帅哥,这类型的很受广大女性的喜欢,我对面的两位美女也不例外。

    帅哥是个很健谈的人,口才又幽默,斗的两位美女阵阵娇笑。

    “哥们,能换个坐吗?”他拍了我一下,:“我有个朋友想跟我坐在一起。”

    我抬眼看去,过道另一边的座位上有个青年满眼渴望的看着我这边。

    我:“不换。”

    帅哥冷笑了一下,跟对面那两位美女:“现在这没素质的人真多,我有个朋友就是,平时穷的抽1块钱的烟,突然有一天我们聚会,竟然买了一部前几天刚发售的iphone xs,你们猜怎么着?”

    两名女大学生瞪着一双美眸期待的看着帅哥。

    帅哥继续:“竟然是高仿的,哈哈哈,当时还有很多女性朋友,那个糗大了啊。”

    我低头看着我手里的iphone xs,李凤露事件的时候,我的手机藏在了她家的沙发里录音,没手机用,也正巧苹果手机出售新款的,当时也有点钱就买了一部。

    这家伙含沙射影啊,是在我用的苹果手机是高仿的。

    他完之后,以至于那两名女大学生看向我手里的新款苹果手机。

    我被气笑了,转过去脸盯着他,上下仔仔细细打量着他。

    既然敢以嘲笑我为乐趣,好吧,那我也刺激刺激你。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没见过帅哥。”他自认为很幽默的讥讽道。

    我摇头叹息:“你不是帅,是衰啊,可惜了这么好的孩子。”

    帅哥不耐烦的:“你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有病啊?”

    “敢问你是回家吧?”

    “是啊,回家。”

    “回家奔丧吧?”

    帅哥一怔,错愕道:“你是咋知道的?”

    我故作深沉的没有理他,趴在桌子上假装睡觉。

    话了一半,着实的让人难受,他如坐针毡的晃来晃去。

    对面的俩女大学生也是期待的看着我。

    我成功的把他仨给吸引住了。

    “咳咳咳。”帅哥轻轻的拍了拍我,语气也缓和了很多:“大哥,先别睡,你还没完呢。”

    我坐了起来,摇头:“我不能跟你太多,多了就泄露天机,而且你也没法做人。”

    “你怎么知道我回家奔丧呢?”

    我问:“你真的要我?”

    帅哥点点头。

    “好,我就给你一。”我清了清嗓子指着他:“你看看你穿得全身上下都是名牌,这一身名牌不低于五千吧?”

    帅哥骄傲的指着鞋:“我这一双鞋都快五千了。”

    我问:“你去哪?”

    “中海市。”

    “中海市距离雾都也不过七八百里,坐动车也不过一两百块钱,你穿这么多的名牌却非要坐绿皮火车,可见你表里不一,你不急着回家奔丧,却在火车上泡妹子,我想你肯定家庭不和睦。”

    帅哥脸色一沉:“你别胡啊,你怎么知道是我家里人去世了啊,也许是我堂亲呢。”

    “如果是你堂亲的话,你也不会回去奔丧。”

    帅哥被我中了心事,但也是嘴硬,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神色:“你错了,我不是奔丧的。”

    我又问:“你是在夜总会领班的吧?专门骗那些社会单纯的姑娘去夜总会上班。”

    那俩女大学生当即就警惕了起来,对帅哥表现出了厌恶的神情。

    “你胡什么呢,信不信我在火车上就打你。”

    我继续:“你让六个女孩为你堕过胎,你跟三十五个女孩有过染,跟十三个中年妇女有染,我想那十三个中年妇女应该是富婆吧?”

    我的一番话让帅哥发飙了,“噌”的一下子站起来就要打我。

    我怒视着他:“你后爸死了,所以你才不愿意回去,但又执拗不过你母亲,对吗?”

    帅哥满脸惊恐的看着我:“这你也知道?”

    “茅山站到了,请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

    我提起背包冷哼一声,离开的座位。

    我背包上的桃木剑明了一切。

    茅山之下有一村庄,名为八李村。

    无为子就是这村的。

    村里的青年都出去打工了,只留下一些老弱残病。

    村口有个大爷在晒暖,我弯腰问:“大爷知道无为子吗?”

    “谁?”

    “就是以前茅山派的掌门,无为子。”

    “他死了。”

    “坟在哪里呢?”

    “在后面。”

    老大爷就给我模糊的指了一个方向,我顺着这个方向找去。

    找了一圈发现了一大片坟地,这里埋葬着全村死去的人。

    我挨个的检查墓碑,并没有发现无为子的墓碑。

    “也是,无为子只是道号,只是不知道他真实的名字叫什么。”

    这个时候,两个孩躲在树后面偷偷的观察我。

    我转过身走向他们。

    也许是这个村很久没有来过陌生人了,他们看见陌生人转身就跑。

    我喊道:“站住,我有个事想问你们一下,如果你们告诉我,我满足你们一个心愿。”

    他俩站住了。

    我走过去蹲下来,这两个孩也就十岁左右,穿得相当破旧,脸蛋脏兮兮的,脚下穿着露着大脚趾的鞋子。

    “你们知道谁是无为子吗?就是以前在茅山上做道士的。”

    “那是我们爷爷。”

    我暗喜:“那能带我去他的坟墓吗?”

    在两个孩的带领下,我找到了无为子的墓。

    原来无为子的俗名叫王建军。

    我又问无为子的俩孙子:“现在我可以满足你们俩每人一个愿望,吧。”

    女孩:“我想要爸爸妈妈回来陪我们。”

    我问向男孩:“你呢?”

    “我也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