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33章 开始恐怖了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为了庆祝我抓到了杨韬,我特意从饭店订了两千多块钱的大餐,摆满了两张圆桌。

    无为子,李凤露,杨成成,柳飘飘他们依次落座。

    我倒上三杯白酒,对柳飘飘:“你们不喝白酒,可以喝饮料。”

    无为子接过我倒的酒,猛地一吸鼻子。

    我“啧”了一声:“我还没讲两句呢,你就喝了。”

    我把他那杯酒泼在地上,又重新倒一杯。

    鬼不仅闻香火,还闻阳间的食物,刚才那一杯酒无为子闻了一下,把酒味都吸进肚子里,剩下的就是一杯水。

    杨成成的一对可爱的龙凤胎闻着我买来的甜品,鬼闻过之后,再给人吃的话,那如同嚼蜡一样。

    我端起酒杯,站起来:“认识你们,我很开心,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你们也不可能永远的住下去,尤其是杨成成夫妇,你们要去投胎转世,所以相处一天开心一天,我敬你们。”

    我一饮而尽,他们也是一闻而劲。

    杨成成端起酒杯:“这杯酒我得敬盘根道长,谢谢你帮我们了却的心愿。”

    “哪里哪里。”

    我又是一饮而尽。

    接着是柳飘飘要敬我酒,我来者不拒。

    一圈下来,我喝的差不多了,菜一口都没吃,醉醺醺的躺在沙发上。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从她粗壮的体积来看,应该是消失几个月的马春喜。

    我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果然是马春喜。

    “马春喜?你怎么回来了?”

    我双手撑住沙发要坐起来,却发现身体被绳索捆绑住了。

    “额?你这是几个意思啊?”

    马春喜突然哭了起来:“盘根,我死的好惨啊。”

    话音未落,马春喜突然性情大变,她双眼冒出了猩红的血液,嘴巴缓缓张开,越张越大,我能清楚的看到她嘴巴里的喉咙。

    她趴在我脸上,大嘴巴近在咫尺。

    咯咯咯……

    一阵磨牙的声音从马春喜的喉咙里响起。

    呼。

    马春喜的喉咙竟然猛地睁开了一只眼睛,眼睛充满了阴厉。

    “马春喜!!”我惊恐的大叫了起来。

    “我死的好惨啊。”

    她的喉咙里传来了凄厉的呼喊声,一只枯手从喉咙里探出来。

    我惊恐的大叫起来,浑身一震,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刚才只是个梦。

    我坐起来喘着粗气,伸手摸了一下脑门,满脸的冷汗。

    “醒了,刚才坐的什么噩梦啊?”

    无为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两个明星款的丫鬟站在其左右。

    我揉了揉眼:“你能不能把你这俩丫鬟放起来啊?”

    “咋滴了?”

    “两位一线女星经常在我宾馆里走来走去,而且还尼玛穿着比基尼,看得我都想死了。”

    这两个明星款的丫鬟,那可都是国内大牌女星。 一流站首发

    (名字我都就不了,留给你们足够的想象空间,喜欢谁就想成谁咯。)

    我摊手道:“就算你不收起来,至少给她俩穿件衣服吧?每天换一身比基尼,妈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搞维多利亚的秘密呢。”

    “别贫了,正事。”无为子神情郁闷的:“杨成成和柳飘飘昨晚上去地府报道了。”

    我耸了耸肩:“那又能怎么样啊?你以为都像你一样留恋阳间啊。”

    我一点也不惊讶,毕竟人家拖家带口的在阳间已然没有了留恋,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去地府报道,这也算是圆满。

    无为子:“打麻将的不够啦。”

    “不够再找啊,不过我没时间给你找,我刚从做了一个梦,梦见马春喜死了,哭着告诉我,她死的很惨。”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估计她是遇到什么困难了,等会儿给巨鸡子打个电话问问。”

    无为子:“我发现你很贱,你觉得你自己贱吗?”

    我问:“你以前的道器放在哪里了?你还没告诉我呢。”

    “我坟里。”

    “你的坟在哪啊?”

    “茅山脚下,八李村。”

    我洗漱完毕,把道器装进双肩包里:“香火在柜台后面,你们自己解决伙食,我得去找找马春喜了。”

    我很少做梦,但每次做梦都很灵验。

    我之所以那么爱马春喜,是因为我第一次见她就是在梦里见的,第二天就真真的在现实中见到了梦中的女孩。

    无为子喊道:“你把你儿子也带上啊,我可懒得管他。”

    “你吃我的,住我的,让你看着孩子咋了?”

    无为子撇了撇嘴:“李大姐让你帮她烧四个纸人,国内男明星,这是名字。”

    我接过纸条,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国内大咖男星的名字。

    我抓狂起来:“李凤露呢?她怎么不自己跟我啊?”

    “她她羞涩。”

    “都要四个了,还羞涩啊,比你都会玩。”

    我给我师叔牛玉春打过电话,把男星的名字报了一下,让他先扎着,等我回来再给他钱。

    我原本想在道士群里问一下马春喜最近的情况,刚点了一下就发现他们已经把我踢了出来,气得我指着无为子破口大骂。

    “什么狗屁名门正派啊,心眼真。”

    无为子摊手道:“我现在又不是道士了,你跟我嚷嚷有意思吗?还有,我劝你一句,最好不要去找马春喜了,那妮子不是个省油的灯,他连阴司都敢得罪,你跟她在一起就是找不自在。”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本打算不再招惹她,但是昨晚上的梦让我放心不下她。

    无为子:“你有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她被阴司勾了魂。”

    我吓的一激灵,这个确实没有想到,马春喜这个人就是太孤傲了,所以才会遭到那么多同行的反感。

    我给巨鸡子打过去电话,在业内,我也只有巨鸡子这一个朋友了。

    “鸡哥,在忙什么呢?”

    “西湖市有一片陵园里的公墓屡屡被盗,我跟几个师兄弟正在查呢。”

    “被盗?盗尸体吗?”

    “嗯,你有什么事?”

    “最近你有马春喜的消息吗?”

    我把我昨晚上的梦给他讲述了一遍。

    “马春喜我几天前还见过她呢,你别多想,她生龙活虎的会有什么麻烦啊。”

    “你在哪见的她啊?”

    “西湖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