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31章 嗨不嗨?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彪哥开车载着我去了夕阳红宾馆。

    这几个社会青年一看我是个开宾馆的,都觉得我是个大客户了,对我的态度也不再那么社会了。

    我请他们进宾馆:“先进去,我去楼上拿钱。”

    彪哥一行人六个人,还有我在魔幻夜总会认识的那两位太妹,还有那个瘦弱病态的少年,加上商务车上的三名膀大腰圆的壮汉。

    我上了楼把情况跟他们讲了一遍,无为子他们自然义不容辞了。

    毕竟做鬼很寂寞,偶尔有个娱乐项目,耍耍人类,他们个个争先恐后。

    李凤露一挥手,宾馆门“嘭”的一声关上了。

    我笑眯眯的走下来:“诸位,我跟你们介绍一款我研制的药,比你们的劲儿猛。”着,我掏出了牛眼泪。

    彪哥愕然的看着我:“原来你也是贩毒啊?”

    “错,我是做毒的,而且我制作的这款毒,不抽不吸,抹在眼皮上就有效果。”

    “真的假的啊?有这么神奇的毒?”

    “不信可以试试嘛。”

    彪哥倒出一点牛眼泪抹在眼皮子上。

    我又掏出一:“来来,都试一下,绝对刺激。”

    六个人,四男两女跃跃欲试的抹上了牛眼泪。

    他们缓缓睁开眼。

    彪哥疑惑道:“咋没感觉呢?不嗨啊。”

    “稍等,马上就嗨。”我拍了拍手,喊道:“出来接客咯,让他们嗨一嗨。”

    呼……

    阴风忽作,无为子,李凤露,杨成成,柳飘飘,我儿子张土蛋,甚至为了吓唬这六个人,那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也用手指头抠着眼睛和嘴巴扮起鬼脸。

    我指了指他俩:“你俩本来就是鬼,扮鬼脸那是装可爱用的。”

    我儿子张土蛋咧嘴笑了起来,嘴角裂到耳根处,满嘴的鲨鱼牙齿,血盆大口。

    杨成成把脑袋的匕首拔出来又插进去,拔出来再插进去,三进三出,周而复始,脑浆子掉一地。

    柳飘飘的脑袋36度大旋转。

    李凤露抓住自己的脑袋,猛地一提,拽住头发甩了两圈:“艾玛,不行,有点晕。”

    我定睛一瞧,六个人昏过去了五个,只有社会彪哥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鬼。

    我问:“怎么样?嗨了吗?”

    彪哥的脑袋机械似的转向我,猛地吸气,紧接着就是一道女人应该发出的细腻尖叫声:“呀!!!!!!”

    他“噌”的一下子跳了起来,接着就往门的方向跑。

    双手拽住门把,死拉硬拽。

    我打了个响指,对无为子:“差不多了,你们回去继续打麻将吧,再吓的话,估计要出人命。”

    我突然闻到一股尿骚味掺杂恶臭味。

    社会表哥尿裤裆了,不仅是他,沙发上躺着的那三男两女也是各种不同程度的吓尿吓屙了。

    我找来凉水泼醒沙发上的这些人。

    “啊!!”

    “鬼啊!!”

    “阿弥陀佛……”

    “急急如律令……”

    “主啊,我敬爱的主啊……”

    各种尖叫声伴随着各种教派的咒语充斥着整个宾馆大厅。

    “喂!!”我大喝一声,拍着桌子喊道:“都给我静一静,不然让鬼吃了你们!”

    顿时鸦雀无声。

    我指着彪哥:“坐过来。”

    彪哥夹着腿,抹了抹鼻涕和眼泪坐在沙发上。

    这六个人脸上都是一个表情,恐惧!

    彪哥鼓起勇气,拱手道:“大哥,你混哪条道上的?”

    “我跟三清始祖混。”我白了他一眼,喝叱道:“现在言归正传,我问什么你们答什么,如果敢撒谎的话,我让你们都变成鬼!”

    我掏出杨韬的照片放在桌子上。

    “都给我仔细的看看,认识不认识这个人。”

    他们六个忙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低头仔细的看着照片。

    “我知道!”彪哥因为自己认识杨韬而感到兴奋:“大哥,我认识他,他叫杨韬,以前经常从我这里买毒。”

    而剩下的那五个人因自己不认识杨韬而感到惶恐,纷纷向我解释。

    “大哥,我也认识,只是没有他回答的早。”

    “我也认识,但是我有点近视,刚才没看清。”

    “大哥,我不认识,哇呜呜……大哥,求求你,别让鬼吃了我。”

    “都给我闭嘴!”我对彪哥:“你继续。”

    彪哥眉飞色舞的了起来:“这家伙还欠我还几万的毒钱呢,我也一直在找他,但是我听他杀了人。”

    我问:“从他杀了人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他?”

    “好像见过。”

    “什么是好像啊,见就是见过,没见就是没见过。”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我看着像他,本想追上去要他还钱,没追几步就丢了。”

    我问:“在哪里见到的?”

    “在余村。”

    “郊区?”

    余村都在五环以外了,那里是工业区,到处都是工厂,人口密集又杂,想要在余村找到这家伙有点困难。

    我又问:“你去余村干嘛?”

    彪哥:“我有几个兄弟在余村驻扎,卖毒给那些打工仔们啊。”

    我照脸两巴掌打的他双眼冒星星:“呸!你们这些社会毒虫,害虫,卖毒都卖到工业区了,那工厂能赚几个钱啊。”

    噗通。

    彪哥捂着脸跪在地上:“我再也不敢了,大哥,我回去以后就自首,行不行?你别放鬼出来。”

    “你带我去余村,你们几个回去吧。”

    宾馆门自动打开,他们五个连滚带爬的跑出了宾馆,一边跑一边释放着呐喊。

    彪哥羡慕的目送他们离开。

    我:“把我带到余村见了你的那几个兄弟,我就放你走。”

    “好好好,咱们走吧。”

    我把彪哥眼皮上的牛眼泪擦掉,冲我儿子张土蛋摆摆手。

    张土蛋跳到我的肩膀上,抱住我的脖子。

    彪哥浑身一震:“大,大哥,你跟谁摆手呢?”

    “鬼!”

    彪哥猛地打了激灵,又尿了。

    我拍着他的肩膀:“别害怕,没我的命令,他们不会吃你,好好的开车。”

    “好,我一定好好的开车,好好的做人。”

    彪哥开着他的商务车,一路向五环余村工业区驶去。

    一路上无话,抵达余村后,彪哥就带着我去了他兄弟们租住的房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