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深夜宾馆 第22章 我有个鬼儿子

时间:2019-09-18作者:巨鸡子

    我趴在窗户前看了有一会儿,发现在这么多鬼魂中,鬼娃是个老大,所有的鬼魂都听它的,有了新来的鬼魂,都是它先吃。

    我掏出四张黄符贴在窗户上,再在门口摆下茅山封魂阵。

    从背包抽出爷爷遗留下来的桃木剑,一脚踹开了门。

    鬼们冲我睚眦欲裂要吓唬我。

    我怒指鬼娃:“给我老实点都!你给我过来。”

    鬼娃冲我呲牙咧嘴,尖锐的牙齿竟然又长出来两颗。

    呜呜呜……

    这些鬼们四处分散开了,有的像壁虎一样趴在天花板上,有的趴在柜子上,嘴里发出猫一样的“呜呜呜”声。

    我咬破手指,抹血在剑身。

    嗡。

    剑身金光乍现。

    呼。

    两只鬼飞扑过来。

    我挥剑斩杀。

    哇哇哇……

    鬼惨叫几声,化为烟灰。

    嗷……

    突然,鬼娃发出一道尖锐的叫声。

    哗哗。

    片刻间,我听到哗哗的脚步声。

    回头一看。

    密密麻麻的鬼魂出现在这栋楼里。

    我惊恐的咽了口唾沫,我低估了鬼娃在这里的领导能力,竟然有那么多鬼魂跟着它。

    “鬼娃!你给老子适可而止!别逼老子大开杀戒。”

    鬼娃丝毫不惧我,狞笑起来。

    呼。

    是以,在鬼娃的指挥下,大量的鬼魂犹如飞蛾扑火一样向我冲过来。

    不过,它们都葬送在了封魂阵里。

    鬼娃神情慌乱。

    我得意的笑道:“怎么样?还打吗?”

    哇呜。

    鬼娃突然扑过来。

    我挥剑劈斩。

    一剑斩空。

    旋即横斩一剑。

    鬼娃极为敏捷,吃了那么多鬼魂,实力大增。

    连续躲过我的几次挥斩。

    其实我也没有出全力,我还是有些舍不得杀了它。

    嗷呜。

    鬼娃抓住身边的鬼魂就吃,狼吞虎咽。

    “给我住嘴!”

    我不能再让它吃下去了,挥剑劈斩。

    鬼娃纵身跃到墙壁上,双腿弯曲,弹跳到我身上,双手抓住我的头发,在我肩膀上猛地咬了一口。

    硬生生的给我咬掉了一块肉。

    我痛叫了一声,抓住它摔了出去。

    我急忙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糯米按在伤口上。

    滋滋滋……

    伤口冒起了一股黑烟。

    我咬着牙忍着剧痛。

    嘭。

    这时候,封魂阵终于抵挡不住那么多鬼魂的冲击,被摧毁了。

    大量的鬼魂冲了进来。

    我一边挥动桃木剑斩杀着这些鬼魂,一边撒着大量的黄符。

    这些只是很普通的鬼魂,一张黄符就可以杀掉。

    尽管如此,它们仿佛着了魔似的扑向我。

    鬼娃站在一旁,双眼冷漠的看着我要被这些鬼魂给耗死。

    “兔崽子,你以为这样就能搞死老子吗?”

    我怒了,我他妈竟然被一只鬼搞得如此狼狈,不出大招,你还真以为我没点东西啊。

    我摘掉背包,脱去上衣,光着膀子,身上的纹身显露出来。

    我把桃木剑插在地上,双手结印:“临兵斗者,皆阵前行,启!”

    我咬破手指,血抹在胸前。

    全身的咒文泛起了金光。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万劫,证吾神通,金光速现,覆护吾神,急急如律令!”

    这是金光神咒,而我身上纹的则是金光神咒文,在我10岁那年,我爹花了一千五百块钱去纹身店给我纹的。

    嗡。

    金光刺眼,这些鬼魂在金光中惨叫不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灰飞烟灭着。

    鬼娃也是被吓到浑身直哆嗦,想要逃跑。

    我拔出地上的桃木剑,怒视着鬼娃:“敢逃走的话,我一剑杀了你!”

    鬼娃不敢再动了,匍匐在地上,一脸楚楚可怜的模样,大大的眼睛泛着泪花。

    “又他妈来这一套。”

    我掏出乾坤袋将鬼娃收了进去。

    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金光消失。

    我背上背包,走出这栋楼,双脚一软,险些栽倒在地上。

    我蹲下来扶着脑袋:“这金光神咒太耗精气神了。”

    以我现在的体力,勉强能撑个十分钟左右,过了十分钟如果硬撑的话,我会直接晕过去。

    我蹲了一会儿,等脑袋不晕才站起来离开。

    回到夕阳红宾馆,我把鬼娃放进了坛子里,用八卦布封印,再贴四张黄符。

    “放我出去,爸爸。”

    听到坛子里的响起的声音,我傻眼了,我慌忙打开坛子,鬼娃从坛子里出来,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扑在我身上,抱住我的脖子。

    我拽开它,错愕的问:“你刚才开口话了?”

    “爸爸……”

    完蛋,这鬼娃竟然认为我是他爸了。

    “爸爸,我错了。”

    鬼娃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表情。

    这一声爸爸叫的我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但又让我心软,不忍心把它封印在坛子里了。

    我故作严肃的:“你要是再敢出去害人或者吃鬼的话,我会永久的把你封印在坛子里。”

    鬼娃的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爸爸,我不敢了。”

    我幽幽一叹:“妈的,这算什么事啊,媳妇还没着落呢,孩子先有了,还是一只鬼。”

    我想了想,又:“你也没个名字,既然你都叫我爸了,那就跟我姓吧,看你这么可爱伶俐讨人喜欢,你就叫张土蛋吧。”

    “蛋子?”鬼娃很不满意这个名字。

    我义正言辞的:“我爷爷叫张金柱,我爹叫张水旺,我叫张盘根,这金木水火土都要整齐了,所以你叫张土蛋,你不能拒绝。”

    张土蛋在我教育下同意了这个名字。

    “行了,你先玩着,我去你给你点香。”

    我把张土蛋放在沙发上,去了柜台给它点上香。

    “呦呵!养鬼。”

    突然门口一道声音吓得我一震,旋即转身拿起桃木剑。

    在门口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老头,岁数约有80岁,依旧精神抖擞,黑皮鞋擦的锃亮,花白的头发梳的一丝不苟。

    不过,这老头是一只鬼,那我就放心了。

    我还以为是道教协会的道士监视我呢。

    我问:“住宿?”

    老头点点头,走到张土蛋面前,伸手捏了捏张土蛋圆润的脸颊:“啧啧啧,可惜这么好的孩子了,竟然体有邪种。”

    闻言,我知道这老头是个行家。

    我凑过去问:“生前是个道士吧?”

    (本章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深夜宾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